《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7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样的纯粹的眼神,仿佛容不下一丝杂质。
  目光微闪,不知怎么的,他不想避开她,直接接起了电话。
  从上官映雪选择了墨潇然的那一天开始,他便没有再打过这个电话,也从来没有再接过。
  上官映雪看上官景辰已经把那个女人送去了墨子寒的别墅,得知墨子寒已经看到了那个女人是什么样子。
  忍不住想要打电话过来,试探一下墨子寒,想要他们是什么情形。

  墨子寒已经很久没有接过她的电话了,她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
  可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高兴极了,忍不住脱口而出,“寒,你终于愿意接我电话了,我好高兴,我……”
  墨子寒面无表情的听着她有些兴奋的话,什么也没说,也没出声打断,就那么冷冷的听着。
  直到最后,上官映雪说了半天,得不到他任何回应,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子寒哥,你在听吗?”
  墨子寒冷冷的哼了一声。
  “子寒哥,你,是不是和白小姐在一起,她,还好吧?”上官映雪有些恶毒的问道。
  “你们今天下午在一块?”墨子寒终于,冷冷的问道。
  白明月眸光骤然凝聚,听到这句话,她立刻便明白,墨子寒接的,是上官映雪的电话。
  眼里不由得露出强烈的恨意,她不明白,如果这些事情真是上官映雪做的,她到底哪里得罪了她,要让她下这样的死手对付她。

  白明月忍不住,紧紧的攥起了拳。
  愤怒的盯着墨子寒看。
  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也没有对他这么大胆过。
  墨子寒凝眸看她片刻,缓缓拿下手机,按了免提。
  上官映雪轻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似乎很平静,“是呀,我确实约了白小姐陪我去逛街,还好心请她喝下午茶。”
  上官映雪如实的说道,在回家的时候,她早就想过无数遍,为自己开脱的说辞。
  她早就想好了一套最合适的说法,不然她也不敢打电话给墨子寒。
  白明月没想到她居然承认了,不由得有些意外,她抿了抿唇,脸色更加苍白。

  只听话筒里,上官映雪的声音顿了片刻,继续道:“不过,白小姐就喝了一杯果汁,她好像有点不舒服,我就把她送到楼上酒店房间休息。不过……”
  上官映雪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子寒哥,有两个男人说白小姐是他们的朋友,主动带白小姐去休息,我看白小姐没有拒绝,所以以为他们认识……”
  她不急不徐,娓娓道来,最后,有些自责。
  “白小姐都和你说了吧?是我太粗心了,也没有多问,就把她交给了他们,没想到会出事。子寒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有些委屈而自责的道。
  白明月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
  果然是她把自己交给那两个男人,差点害她被人**?她不由得气得浑身发抖。
  上官映雪说她不是故意的,这话她能信吗?
  即使她能信,也不可能不恨她,要不是她,她怎么会被弄得这么惨。
  她愤怒的张了张嘴,可看着墨子寒冷酷的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说什么呢?说上官映雪撒谎,还是说她狠毒?是大声与她对质,还是痛骂她一顿?
  她悲哀的发现,就是想告她,也没有任何证据,何况,以上官映雪的身家背景,她斗得过她吗?
  她悲伤的看着墨子寒,绝望而难过,何况,上官映雪还是墨子寒爱过的女人。
  他们是同一类人,高高在上的那一类人。
  而她呢,只能任由他们欺负。
  眼睛瞬间蓄满眼眶,她咬着唇,含泪愤恨的看着墨子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恨过,她好恨,真的好恨好恨。
  她眼里的恨意,让墨子寒感觉被刺痛般,生硬的移开了视线。
  “子寒哥,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真的不信我吗?”上官映雪的声音,此刻有说不出的哀伤,“我可是你曾经,最重要的女人,你忘了吗?”

  白明月闻言,心下一痛。
  他曾经最重要的女人?
  所以,墨子寒他……
  白明月惨白着脸看着墨子寒,墨子寒已经沉了脸,许久,才冷声出口,眼神有狠有厉,“不管你有没有份,记住,别再有下次。”
  说着,他便直接切了电话。
  眼里又是愤怒,又是失望。
  白明月闻言,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脸色苍白如死,更加失望,还有心碎。

  他的意思很明白,无论这件事情是不是上官映雪做的,他都不会追究。
  只因为那个人,是上官映雪,哪怕是她做的,他依然维护她。
  明知道不该抱有希望,可此刻,她却还是感到绝望而痛苦。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客厅一片死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墨子寒只觉得心里就像有把火在烧,他不是没有看到白明月的伤心绝望。
  自始至终,上官映雪都在为自己开脱,哪怕听起来没有一丝破绽。
  “你听到了,是她说的这样吗?”墨子寒迎着白明月愤恨的目光,冷静的问她,她能肯定是上官映雪做的吗?
  如果不能肯定,那么……
  他死死的攥着手机,骨节泛白,他用了很大力气在忍耐,仿佛要把手机捏碎。
  上官家和墨家毕竟是世交,他和上官映雪又是一起长大,何况她还是好友上官景辰的亲妹妹。
  种种情份,都没有办法让上官映雪付出代价。
  “你说呢?”白明月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笑着反问。

  何必问我呢,你如果选择相信她,根本不用多问。
  “我在问你。”她眼里的失望和不信任刺痛了他,墨子寒骤然低喝。
  “她撒谎,她分明是故意的。”
  白明月决然的直着他,既然你一定要问我,那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我敢肯定,这件事情,绝对和她脱不了关系,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想不出她这么做的理由。”
  她悲哀的想,为什么她要这么对她,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为什么要被她这样对待?

  白明月的世界,其实一直很单纯,非黑即白。
  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哪怕经历了过一些事情。也因为还没有走上社会,依旧过份的单纯着。
  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有时候根本就是没道理可讲的。
  “愚蠢。”墨子寒气得不行,被她有时候,过份的单纯感到无语。
  她被人坑了就是被坑了,坑人的人不需要理由,被坑的人更不需要理由。

  眼泪终于掉下来,“对,我是愚蠢,我愚蠢的会对你这样的人抱有希望。”
  她含泪的眼神让他有些刺痛:“什么意思?白明月,你跟她很熟吗?她约你,你就去?”
  如果她直接拒绝上官映雪,也不会让她有可趁之机,更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白明月气噎,抬手抹了一把泪。动作幅度有点大,扯动了伤口,疼得不住吸气。
  墨子寒瞳孔微缩,眼里闪过一丝后悔,下意识的朝她走过去。
  白明月却从沙发上站起来,退后一步,心里有说不出的愤怒,望着他却怒极反笑,“我有拒绝的权利吗?她提出让我今天陪她逛街的时候,你也在场,难道不是默许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