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4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的时候。面具楼主和归不归二人同时角力,开始争夺长剑的控制权。就在这个时候,楼主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松开了手中的长剑。身子瞬间向后暴退了七八丈远,重新站稳之后的楼主脸上的面具已经已经断成了两半。这位楼主本来已经严重凹陷的脸上出现了一到血槽,鲜血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如果他晚退一步的话,这个时候脑袋已经变成两半了。
  “看看,心急了吧?”归不归这句话是对着站在刚刚楼主所在位置的吴勉说的。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将原本属于楼主的长剑拿在了手里。将这柄长剑递给了吴勉之后,他继续说道:“刚才你再考前半步动手,现在这位楼主的脑袋已经拼不起来了。可惜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吴勉没有搭理老家伙,打量了一眼手中的长剑之后,他慢慢向着脸上已经止住血的楼主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我和老家伙打了个赌,本来还以为你们会看在燕哀侯的份上,不会难为那个小孩子。不过看起来是我猜错了……”
  “你们俩都猜错了”看到吴勉再次向着自己走过来。楼主反而镇定了不少。擦了擦留在脸上的鲜血之后,楼主的肚子继续发出来说话的声音:“不过今天我和燕哀侯的恩怨也要有个了结,不要以为一次偷袭就能拦得住我。我不和你们纠缠。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从黑暗当中突然出现了十几个和他一摸一样人影。这些人身上都穿着和楼主一摸一样的黑色斗篷,从斗篷里面。能看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摸一样的面具。当初两位楼主都是以傀儡的面目出现,看来这次他又重新捡起来了老本行。

  “我看看你们拦得住几个。”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对面的宫殿之后,说道:“宫殿里面所有的人,一个不留……”
  他的话音未落,十几个和他一摸一样的傀儡同时向着宫殿的位置曝了过来。而吴勉和归不归并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只是这些傀儡从两个身边冲过去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同时挥了挥手。一片血光当中一半的傀儡身边断成了两半,剩下一半的傀儡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向着宫殿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十几个傀儡向着宫殿冲过去的同时,楼主也混在傀儡里面,本来想着出其不意给归不归一下的。只要制住了这个老家伙,剩下的吴勉只要小心他手中的蛛丝链便不堪一击。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干掉了一半的傀儡之后。竟然同时冲着面具楼主去了,吴勉更是将长剑连在了蛛丝链上面,将本来属于楼主的长剑对着他本人甩了出去。
  一个带着蛛丝链的归不归已经让无脸楼主头疼了,加上一个同样使用蛛丝链的吴勉楼主不敢轻易找架。当下只能再次向后退去,远远的和这两个人游斗。不过这样只要缠住了两个人,就算给那些傀儡创造了时间,燕哀侯女儿的魂魄便要彻底了结。

  不过和无脸楼主预想的不一样,七八个傀儡冲进了宫殿之中便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时候,楼主已经感觉到不对头了。当下他不再理会那几个傀儡,一转身,向着后退了下去,同时开始催动了五行遁法……
  眼前着楼主就要消失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没有古怪的抽动了一下。随后已经虚化的身体瞬间清晰起来,无脸楼主的身体直挺挺的摔倒在了地上。
  “这里可不是你们的问天楼,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归不归冲着已经已经倒地的楼主说了一句之后,突然回过头来,冲着身后的一排空房子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里是皇宫大内,这里包括整个天下只有皇帝一个人说的算。他说你走,你才可以离开这里。”
  归不归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空房子里面正有人扒着窗缝向他这边看去。扒着门缝的人正是中兴汉室的皇帝刘秀,听了老家伙这句话之后,刘秀怔了怔,随后对着身后装扮成内侍的修士使了一个眼色。
  修士明白刘秀的意思,当下躬身施礼说道:“陛下,请说无妨,我在这座偏殿里面是下了禁制的。就算是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也不会听到这里有一点声音。”

  听了修士的话之后,刘秀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不管这里是不是真的被下了禁制,既然修士已经开了口,那么也没有装哑巴的必要了。当下,刘秀对着修士说道:“这话你说了多少次了,你越说朕的心里越没底。不是你以为他们听不到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秀顿了一下,品了品归不归刚才的话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刚才那几句话怎么好像是说给朕听的……”刘秀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心中微微的有些寒意。不过看到了坐在墙角中一个人的影子之后,刘秀才算稳住了心神,继续扒着门缝看着外面那些人的一举一动。
  看着已经没有了意识的无脸楼主,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楼主身边的空气说道:“本来老人家我还以为两位大方师是想放他走,去钓另外那位楼主的。想不到你们直接动手了,那样的话,你们倒是早点动手啊。也不用我们俩在这里忙乎半天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广仁、火山两个人凭空出现在无脸楼主倒地的旁边。火山的手里握着一根细如发丝的细线。这根细线的另外一头连在无脸楼主的身上。线头上应该还有什么东西已经扎进了楼主的肉里。就是这个和蛛丝链一类的小法器,让仓皇出逃无脸楼主吃了大亏的。
  看了一眼吴勉和归不归之后,火山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不过挨着他大方师的身份。还是笑吟吟的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笑了一下。说道:“既然是姬牢的事情,又是归先生亲自差人送的信。我和广仁大方师怎么敢大意?这样的人还是关起来好一点,如果不是看在他们都是首任大方师的弟子。后世弟子对燕哀侯大方师心存敬畏之心,他们两个人就算是长生不老,也早死多时了。”
  “到底是做了大方师的人,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小火山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火山身边笑而不语的广仁说道:“那么广仁大方师准备如何处置这位楼主?当年他可是数次成为方士一门阶下囚的,大方师如果还是打算继续囚禁他,还不如现在就把这位楼主放了。说不定还能换另外以为楼主的人情。”
  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归先生不要在称呼广仁大方师了,现在方士一门的大方师火山。整个方士一门都以他为尊,大方师如果还有什么问的,请问火山大方师。称呼我可以叫做方士广仁,万万不可以再用大方师相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