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3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握住她的手,她还没反应过来,长长的蕾丝手套被摘掉,露出她手指的豁口。
  薄夜渊从裤袋里掏出OK绷,小心地贴她的手指:
  【希望他们离婚吗?】
  “如果这是你报复的一种方式……我受着。”
  黎七羽心口震颤!他都知道了?
  薄夜渊黑幽的目光盯着她,当然知道她在作弊。
  她这一整天去了赌场练习,坚硬的扑克牌在她的手指割破了一道道痕迹。
  她从来天赋聪明,学什么都快,而且这扑克牌是魔术表演道具,本来暗藏玄机的,她原以为她演绎得毫无破绽。
  “哥,你输了,签字吧!”薄野薰从兴奋的余味回过神。
  薄夜渊炙热的手指,轻轻擦过黎七羽贴着OK绷的手指,她的皮肤那么柔嫩,吹弹可破,每次情事他极近温柔,还是会在她身留下轻轻点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黎七羽甩开自己的手,不肯承认。
  薄夜渊殷红的唇勾起冷峻:“出老千,算不算数?”

  满场哗然,出老千?
  薄老太拿着笔亲自送来,正眼巴巴等着薄夜渊签字呢,闻言老脸一黑。
  “薄夜渊,你哪只眼睛看我出老千?”
  “要我把你身的证据,搜出来才甘心么?”他低声问,每一个字都有着沉甸甸的分量!
  “……”
  “如果你真想离这个婚,我如你所愿。”薄夜渊接过钢笔,“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瞎子,很多时候选择故意看不见。我也不是蠢,如果放纵你被你戏弄会降低智商,我情愿让你高兴。”

  他能做的,都做了。低声下气哀求,最终她还是要离开。
  黎七羽长长的睫毛垂下,心情极度复杂,她不许自己多想,冷漠地硬起嗓音:“既然你答应离婚,签字吧!”
  薄老太忙不迭地招手:“还不拿过来!”
  律师端着盛放协议的托盘走到薄夜渊面前……
  大堂格外安静,笔筒拧开的声音都那么响!
  薄夜渊在最后一栏停留,像树一样笔直站着,钉钉地看着她。

  黎七羽别开脸,只觉得每一秒都是世界末日的窒息。
  薄老太紧张地捂着胸口,手颤抖着:“给我吸一口鼻烟壶……”
  她紧张得哮喘都快要发作了。
  佩蒂奶妈还没拿出鼻烟壶,薄帝大笔一挥,签下大名,薄老太立即病好了,激动地第一时间抢过签好字的协议书。

  “一式三份,”黎七羽提醒,“薄先生别忘了。”
  薄夜渊握笔的手爆出青筋,蓦然扯唇笑出了声,笑声诡异到令人心悚。
  黎七羽背脊发冷,心脏像电钻一样击过。
  薄野薰很道,一直没讲话,静静地观察着他们。
  “夜渊啊,你别伤心,祖母一定给你寻一门好亲事。”薄老太喜气洋洋地说。
  最后一份协议书签下字,薄野薰拿走了,看了几眼,确认无误递给黎七羽:“小七七,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黎七羽脑子缺氧地眩晕,密密麻麻的字在她眼前晃,根本看不清。
  她麻木地点了点头:“这生效了吧?”
  律师团收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还有一些琐碎程序,薄太太不必挂心,我们会办好。”
  “她已经是丢出去的破鞋,还配叫薄太太?”
  黎七羽的目光落在薄老太的身边,抬起手扇去——
  大掌倏然攥住她的手腕,薄夜渊握住了她。
  黎七羽蹩眉,薄老太惊道:“你想打我?”

  整个宴会厅顿时愤然喧哗起来,几个长辈激动得站了起来。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公然打薄老太?不想活了!
  薄夜渊视线冷眯:“黎小姐,你似乎逾矩了。”
  黎七羽抿了唇,她只是想打薄绯儿,这一耳光冷了很久!薄绯儿一直陪在薄老太身边,从始至终不动声色,那目光却挑衅奚落极了。
  当然,黎七羽也真的很想打薄老太的……只是她分得清场合。

  “薄夜渊,我打谁,要你管?”没想到拦着她的,是薄夜渊。
  这种感觉仿佛一把刀狠狠插.进来。
  薄夜渊放了手,清淡地说:“既然签署了离婚协议,你不再隶属于我的太太,从今以后,什么事该做不该做好好用脑子。没有人再给你收拾烂摊子,闯出祸你怎么承受?”
  黎七羽抿了唇,好一个隶属于(受级的管辖,统治的意思)——
  他的用词暴露了她一直是他的附属品。
  而且,才离婚,他帮着薄家,冷漠地站在她的对立面,与她划清界限。

  薄野薰按住黎七羽的肩膀:“哥,你别担心了,以后小七七我罩着。她闯出天大的窟窿,我去给她填。”
  “你的能力,拿什么填?”薄夜渊掀了掀唇角。
  “夜渊,你看到了,她当着大家的面想打我,”薄老太厉声喊道,“那天她拿枪,是想杀我的。”
  “小七七,你这不对了,”薄野薰低声说,“你打我祖母,有理我们也变得没理了。”

  薄氏家族的人权在场,公众场合,黎七羽怎么能欺负一个老太太,还是薄夜渊的祖母,她的长辈。
  黎七羽轻笑道,扫了薄绯儿一眼:“我要打的是老夫人身边的……一条狗。”
  薄绯儿还是那副乖巧懂事的样子,扶着薄老太慰问。
  “黎小姐,你现在已经跟我们大少爷离婚了,无权无势,最好担心着点。以你这个性,以后莽撞得罪了人,恐怕很难生存下去啊。”薄家老总管站出来说话,“别说薄家一条狗,是薄家的蚂蚁,也都轮不到你踩踏。”
  “把本少爷当死人了?”薄野薰护着黎七羽,英气的眉皱起,“有我在哪轮得到你说话,滚。”

  “野薰哥哥,老总管说得很对,”薄绯儿说道,“七羽姐姐生性豪爽,嫉恶如仇,这脾气很容易招惹是非。没有薄家的庇佑,她再不收敛个性,肯定会出大事的。”
  “女人之间不用吵架,她漂亮行了……”薄野薰挑眉讽刺,“小七七你漂亮,有的是男人为你保驾护航!我首当其冲第一!嫁给我,你还是薄家的少奶奶。”
  “老二,”薄老太冷笑,“只要我活着,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进薄家的门!想娶她,死了这条心。”
  薄野薰:“……”
  薄夜渊清淡别开脸:“雷克,送客。”
  薄夜渊的表态,让在场所有人大快人心!那些原本愤怒的叔辈,欣慰地笑了,妇女人们则露出奚落讥讽的目光。
  看吧,薄大少都要赶人了……
  黎七羽这被踹出家门是板钉钉的,她在薄少面前已经是外人了!

  “哥,你脑子是抽了吧?”薄野薰火冒三丈。马的,竟帮着别人来欺负小七七。
  黎七羽冷笑了起来,一双双嘲讽她的眼睛,将她众所矢之。
  薄老太笑得眉飞色舞,薄绯儿更得意了。
  黎七羽手心发痒,内心里滔天巨浪的失望——“薄夜渊。”
  薄夜渊转过脸,应声一记耳光。
  黎七羽手掌火辣辣的:“我有手有脚,不必送自己会走。”
  “黎七羽,你有什么资格打他?”薄老太抬起拐杖要打过来。

  薄野薰移到她身后,挡了那一棍,别看老太年纪大了,这一棍打下来很有力道!沉闷地疼!
  薄老太心疼:“老二……你这是进水了,抱着你哥不要的破鞋!”
  “离婚程序还没走完,我还有权利打你。而且,对于一个才流产的女人,这一耳光也该打。宝宝要是活着,它也会让我打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