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2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想起她画过,因为在梦里梦过几次!
  再也压抑不住悲恸的情绪,黎七羽捂住唇,眼泪大颗大颗砸在相片。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那么期待这个孩子,原本她还动过扼杀它的念头。可它真的死了,她痛彻心扉……像家的感觉,幻灭了。

  她无法原谅黎母,因为血缘之浓烈;无法原谅盛十年,因为深深爱过,才最疼痛!
  薄夜渊,对他也一样,痛过的路,即便原谅,也不敢再重走第二次了。
  “七羽,”薄夜渊五指抵着门,头深深垂下,“未来如果你还想要孩子,他们叫这个名字?我想了几天几夜……”
  砰,门突然拉开。
  薄夜渊一个不稳,差点踉跄摔地。
  黎七羽冷眼看着他的狼狈,红红的眼清明,泪水已擦干了:“薄初盛,薄十里?原来你对盛十年如此深情不讳……”

  薄夜渊刚站稳,她的话是一个暴击!
  英俊的眉头揪起,他难以置信地盯着她——
  “这可是你取的,还想了三天三夜。要是你生了一对双胞胎,叫这个不错、如果生了两对,薄念枫和薄枫思,也能候补用得。”
  薄夜渊的脸色岂止是惨淡来形容,简直像见了鬼!
  “恭喜啊,你已经有四个孩子了。”

  “……”
  “还有,”黎七羽将相册摔在他身,“春风十里,不如睡你?这份礼物,我无福消受,给我滚!”
  薄夜渊气得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胸口大力起伏了几下。门再次无情关!
  黎七羽倒在床,才沾枕头眼泪滴了下来。像开了水阀似的,泪水失控。

  一夜未眠。清晨,黎七羽洗浴、装扮,精神奕奕地走出房间。
  薄夜渊坐在门边,脸色病态,昏睡了一夜。
  她一脚过去,不小心踩到他的手臂,像踩在自己心!
  脚步未曾停留,她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泪水属于弱者,黎七羽恨透了懦弱的自己,更厌烦束手无策的悲伤,她要做强大女王!
  夜晚,会客大厅灯火辉煌,可容纳几千人的大殿璀璨闪耀。
  庭布置着长长的赌桌,所有赌具都分门别类推了来……
  8点之前,薄氏家族的人陆续都到齐了!

  薄老太坐着轮椅,由薄绯儿推出来,脸是好久未见的喜庆。在场所有人,都只知道大少爷输了,将把黎七羽扫地出门,并不知道他赢了的代价——
  “少爷,律师团也都到场了。”雷克小心翼翼道,“现在差少奶奶,她不会临阵脱逃了吧?”
  黎七羽一大早离开了庄园,神秘不知所踪。
  薄夜渊状态颓靡,像遭遇过家暴伤痕累累,令一众亲友惊诧!这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薄帝么?
  扯了扯唇:“她不会。”
  他太了解她,这一天她等了多久!
  会客厅一圈圈的走廊都站满了人,绕着赌桌排排坐着位高权重的长辈。
  薄家两位少爷相对而坐,很巧,他们今晚都穿了黑色西装,除了发型不同,像一个人分饰两角。
  双排大门口,骄傲的高跟鞋清脆响起。
  黎七羽穿裸背长款黑色礼服,同系列小羊皮手拿包,钻石链子从她消瘦的肩骨弯到臀部,从侧面看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诱.惑而性感。
  一排黑衣保镖随她进来,她戴着大墨镜,仿佛黑社会老大。
  薄野薰一看到她笑了,满脸的迷恋。
  黎七羽摘下墨镜,妖娆的眼眸眯了一眼大堂,面对薄家这么多人,她一点也不露怯,气场强大!
  薄老太寿辰那天后,薄家的人没见过黎七羽了,没想到短短时间,她变得更锋芒毕露,美艳动人。
  薄野薰扫了一眼她身后:“从哪弄来的这些人?”
  “我高薪聘请的,”黎七羽微笑,“有谁敢对我不敬,我灭了谁。”
  没想到她在薄家的地盘,敢这么嚣张!
  薄家人不可思议地震惊,薄老太冷笑一声,跺跺拐杖:“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两排保镖跑到赌桌前,替黎七羽拉开椅子,毕恭毕敬的姿势。
  “今晚赌梭哈,在场的都会。赌牌全凭运气,都没意见吧?”
  保镖弯下腰,递出一副新扑克……
  黎七羽戴着黑色长手套,优雅洗牌,从容不迫的高贵。
  三局两胜,黎七羽派牌,前两局一人赢一次,平手。场面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只有黎七羽,嘴角是那一副掌控全局般淡定的笑意,手心却在发汗。。
  她能感觉到薄夜渊看她的目光,每一把牌他都全然不在意一般,底牌看也不看揭开。不管输赢,他脸没有一丝表情。
  薄野薰正好相反,紧紧捂着底牌。
  平时玩世不恭的那表情收敛了,满脸严肃得像跟薄夜渊换了一张脸。谁都看得出他多紧张!

  黎七羽要派最后一张牌了,薄野薰忽然急了起来:“我想尿尿!”
  “你事怎么那么多?”黎七羽眯眼。
  薄野薰挤眉弄眼,离开赌桌。
  黎七羽轻轻吐出口气,该死的薄野薰,这么不信任她么?
  她一点也不想延长这折磨人的时光,薄夜渊一整晚那目光跟刀子似的,在她的身横七竖八地划着。
  “少奶奶。”雷克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她心脏一跳!
  这难道是做贼心虚的感觉?她凭什么会对薄夜渊心虚!
  “你一早出门了,是不是忘了吃药?”温水,还有药粒递到她面前。
  黎七羽回过神,掩下眼的失望:“不必了,我没病。”

  “你才流产,不好好调养怎么行。把药吃了吧,不然少爷不放心。”
  “我的事不必他多管。”
  “你一天还是少奶奶,是少爷的妻子。他当然要照顾你。”
  整个大殿里的人都看着她,薄老太脸色很臭,所有人都在祈祷薄夜渊输,黎七羽好赶快滚出薄家。
  她沉默地接过水杯,当年薄夜渊有这悟性,何至于此?

  水甘甜的,加了一勺蜂蜜。
  今晚的薄夜渊异常沉默,沉默得她心慌!
  薄野薰跑去厕所掏出手机给黎七羽发短信,妈.的不回他,他等了十几分钟又懊恼回来,满脸哀怨瞪着黎七羽。老子要黑桃A!
  牌面,薄夜渊很可能出“葫芦”,由「三条」加一个「对子」所组成的牌。
  而薄野薰很可能出“同花顺”,同花色的「顺子」。
  薄野薰的屁股刚坐下,黎七羽把牌发过来了,心心念念的黑桃A落入囊!

  难道是他的意念传达给了黎七羽?
  “野薰,快看看你的底牌,是不是顺子。”薄老太很是激动,薄野薰的牌这么好,赢的机会很大啊。
  薄野薰如坐针毡跳了起来,揭开底牌:“同花顺!!!”
  薄夜渊的底牌都不用开了,不管是什么牌都大不过薄野薰。

  整个大厅顿时激动起来,举国同庆的欢腾。
  太好了,黎七羽终于可以滚出薄家!!
  薄野薰激动地狂吻底牌。
  “离婚协议书呢?拿过来让夜渊签字。”老太太好多年没这么高兴了,脸的褶子笑成一朵花。
  律师团提着公包走前,递离婚协议书——
  薄夜渊坐在那里,从始至终都平静到过分,像一个旁观者。
  好像死囚犯,等待被最后处决。死亡通知书下来了,他眼里只有死寂。
  “薄先生,这么多人见证,你不会耍赖吧?”

  协议书她早签好字了,等薄夜渊……
  他终于站起来,走到黎七羽面前,喧哗的大堂一下又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