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父亲挠挠头道:“哦,上回那个确实不咋样,不过这次肯定行,而且你一定会喜欢。”
  “你咋知道,咱俩喜欢的又不是一个类型。”
  父亲凑到耳边神秘地道:“你猜谁回来了?”
  “谁?”

  “说出来多没意思,你猜!”
  我想了半天情绪激动地吐口而出:“雯雯?”
  父亲一巴掌重重地拍到背上,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果然还惦记着她,没错,雯雯回来了。”
  我蹭地站起来,拼命摇头道:“不可能,她不是在美国吗,回来干什么?”
  “回来探亲。”

  我松了一口气道:“哦,我还以为她不走了呢。”
  “你不想见她?”
  我思索许久淡然一笑道:“就那样吧,我好多年没见过她了,都记不起长什么样了,依然停留在小时候的模样,一定长高了吧?”
  “嗯,我也好多年没见了,不过我见照片了,愈发漂亮了。她要是不去国外,你冯姨一准让嫁给你。”
  叶雯雯就是前面提到的当年的厂花,小时候特别漂亮,眼睛的,水汪汪的,小鼻头小嘴唇,典型的中国式美伢子。梳着长长的麻花辫,喜欢穿花裙,性格活泼开朗,很招人喜欢。

  因为长得漂亮,自然招蜂引蝶,玩泥巴的时候就引来许多追求者。我和袁野都很爱慕,平时聊得最多的是她,不过仅仅停留在想的层面。不像李文涛,上小学就死乞白赖地缠着人家,公然对外宣称是他媳妇儿,谁都不能碰。初二那年竟然在操场上大胆表白,引起一阵轰动。
  后果有三个,李文涛被他父亲狠狠揍了一顿,而叶雯雯跟随厂长父亲出国了,与此同时,1258厂随之倒闭。
  后来我们才知道,她父亲和她母亲离婚了。她母亲冯雪琴为了让她接受更好的教育,忍痛割爱把法院判给自己的女儿送到美国。
  叶雯雯临走时,她悄悄地见了我,塞给我一封信。里面写道,她一直喜欢我,希望以后友谊长存。
  这个结果是我始料未及的,没想到她在我们三人中间选择了我。她去美国后,我们之间通过一次信,此后杳无音信。而当年的“情书”,我依然保存着。
  懵懂的爱在一刹那间宛如夕月流觞,散发着淡淡的稚嫩的苦涩的清香,也正是曾经的美好如此刻骨铭心。即便是过了多少年,都无法忘记一起在海边捡贝壳,一起在美丽的夜晚许愿,一起捡了一只流浪狗……
  之后,她就走了,没有再见过面。有一次听我爸说她回来了,而我当时正好在广州出差,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再后来,听说她从加州大学毕业了,进入花旗银行工作,而且找了个华裔男朋友,过得十分惬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说不想见她是假话,可又不想见面。生怕打破梦境中的那份纯真和记忆深处的青涩。
  父亲见我不说话,推了推道:“喂,你怎么了?”
  我回过神变得语无伦次,道:“她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人家现在是美国人,能瞧得起咱小人物吗,还是算了。”
  “别介啊,你冯姨在电话里说雯雯想见你一面,过两天她就走了,想要再见面不是猴年马月了。”
  我们老家是京城的,即便过了多少年,父亲依然一口京腔。
  “这样吧,我把你的手机号码给雯雯,让她和你联系吧。”
  父亲走后,我一上午坐在那里发呆。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然而,她没有打过来。

  活了这么大,除了家人我没牵挂过某个人,即便是大学时期的那场恋爱如同过眼云烟尘封在记忆中。唯独叶雯雯,时常在某个时候偶尔想起她。或许,这就是初恋的味道。
  都说童年的记忆是最深刻的,而我的童年过得灿烂无比。那时候厂子里有几千人,来自五湖四海支援祖国建设。厂子建在山沟里,与外界与世隔绝,可里面什么都有,电影院,商店,图书馆,医院,学校,篮球场……我们这些厂矿子弟每天都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地度过最美好的童年。
  一直到九十年代末期,曾经热闹非凡的厂子在经历了曾经的辉煌后黯淡收场,几千人如同当年一般背起行囊依依不舍离去。
  如同坐监狱般的世外桃源,看不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自然把目光集中到厂里为数不多的女人身上。因为我们厂是兵工厂,男性居多,女性成了稀缺物种,即便再丑再矬的女人的追求者都一大堆,严重的狼多肉少。
  即便是我们小屁孩,居然也是男孩子居多。叶雯雯以出众的外表和甜美的微笑成功荣获“厂花”的称号。然而,她有个当厂长的老爹,以至于很多人都敬而远之。

  我和她同龄同班又是同桌,如此安排是因为我学习好,遭到许多男生的嫉妒。李文涛常常警告我,不准我和她说话,更不准做出亲昵的举动。一到下课,旁边围满了男生,施舍般地追着聊天。
  即便是同桌,我很少与她讲话,一直到那年的元旦文艺晚会。她邀请我一起唱《七子之歌》,第一次与她手牵着手站在舞台上,以至于很长时间舍不得洗手。
  回忆总是青涩的,如白驹过隙从指尖悄然溜走,爱情的种子还来不及发芽就消失在烟雨风尘中。叶雯雯走后,袁野比我还伤心,非要拉着我喝酒,直接喝到医院洗胃。
  童年就这样结束了,我没有再见到她,但那份淡淡的情愫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遗忘,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然而,她突然又出现了。
  我内心是复杂矛盾的,既想迫切地重逢,又不想打破心底的记忆。害怕一见面触发潘多拉盒子,陷入灵魂深处的情锁闸门。
  叶雯雯的归来彻底扰乱了我的思绪,以至于忘记了乔菲交办的事。等她黑着脸出现在门口时,我才魂不守舍回到现实。强颜欢笑道:“我马上弄,十分钟后亲自交到您办公室。”
  刚打开电脑,手机不适时宜响了。看到陌生的号码在跃动,仿佛叶雯雯在挥手致意。犹豫许久,颤抖着手接了起来。

  没有像电视情节里沉默几分钟然后含情脉脉地说你还好吗,就像再熟悉不过的老友在打招呼:“徐朗,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在哪呢?”
  叶雯雯的随意反而让我有些局促,结巴道:“呃……我在单位呢。”
  “哦,是不是蓝天大厦?”
  “嗯。”
  “几楼啊。”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连忙坐起来道:“你该不会来公司了吧?”
  “不用了,我看到你公司的指示牌了,马上就到,出来接一下我。”说罢,匆忙挂了电话。
  我整个人都懵了,有些不知所措。冷静片刻后,快速整理衣服,昂首挺胸出了门。

  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叶雯雯穿着雪纺衫荷花裙亭亭玉立站在那里,带着婴儿肥的脸颊洋溢着久违的笑容,温婉迷人。唇齿浅露洁白整齐的牙齿如皓月挂空,清澈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昨日的故事。恍然间,似乎穿越时空回到了孩提时代,而站在面前的,是梳着麻花辫穿着碎花裙的豁牙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