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64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官景辰似乎明白了,摊摊手,挑眉冷眼看着对方,“她说不认识你们,抱歉,人你们不能带走。”
  “不行,人我们一定要带走。你想怎么样?”男人不甘心到手的肥肉就这么飞了,发狠问道。
  上官景辰丝毫不惧,“不怎么样,这个女人我刚好认识,她不愿意,所以我不能让她被你们带走。”
  “臭小子,你找死吗?”其中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晃着拳头上前一步。
  “哥……”上官映雪吓得脸都白了,抓着上官景辰的胳膊,十分害怕的样子。
  上官景辰安抚道:“映雪,有哥在,别怕。”
  上官映雪摇了摇头,急切的道:“哥,太危险了。”
  心思电转,竭力想要找到最合适的说法,好让上官景辰放弃救这个女人,可一时之间,越是急她便越是想不出来,不由得心头暗恨,恼怒不已。
  这两个男人太没用了,枉费她费尽心思的一手安排好这些。
  “你可以试试。”
  上官景辰冷然的看着对方挑衅的姿态,拿起手机晃了晃,“要不要我报警?告你们意图伤人,要是我真有什么事,你们可就是故意伤人,想坐牢是吗?嗯?”
  对方吓了一跳,他们都是混混流氓,身上还有犯罪前科,可不想再被抓住吃牢饭。

  两个男人迅速对视了一眼,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气度不凡的男人并不好对付。
  丢下一句“算你狠。”
  便恶狠狠的,犹自不甘心的转身快步离开。
  “白小姐,你怎么样?”

  眼见着对方离开,上官景辰松了一口气,转身去问抓着他衣角不放的白明月。
  她眼神涣散,抓着他,不断的说着“救我……救我……”
  上官景辰问她什么,她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身体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要倒下,可不知道又是什么在支撑着她,虚软的站着。
  她脸色苍白如纸,汗水湿透鬓发,衣背,虚弱而又绝望。
  “哥,我看她身体好像不舒服,不如就在这里开个房间,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上官映雪咬咬牙,温声道。

  上官景辰看着白明月的样子,不由得皱眉,“你看她这个样子,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怎么行?万一那两个男人再来找她麻烦怎么办,还是先把她带回家吧。”
  顿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晚点我打电话给子寒,让他过来接人,他的人,该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说着,便将白明月扶起来,架着她往外面走,白明月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又过度惊吓,能勉强站立已经很不容易,更不用说走路。
  上官景辰无法,只好皱着眉头,勉为其难的将她打横抱起来便走。
  怎么说也是子寒的女朋友,看在好友的面子上,他也不能坐视不管。
  先带回去再说吧。

  上官映雪恨恨的看着被上官景辰带走的白明月,一咬牙,不甘心的跟了上来。
  上官景辰把白明月塞到自己的车上,正想去开车,白明月却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怎么也不肯松开。
  她脸色红得厉害,意识似乎也很不清楚,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无论他费多大劲,都没有办法把她的手挣开。
  好说歹说的劝她,白明月却似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固执的攥紧他的衣角,死活不撒手。
  上官景辰无法,只好看向一旁的上官映雪,上官映雪看她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恨意,秀眉微蹙,淡淡的道:“我来开车吧。”
  上官景辰要把这个女人带回家,她当然要跟着去看看。
  上官景辰只能和白明月一起坐在后车座,见她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忍不住皱着眉头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怎么会这么烫?难道是发高烧了吗?

  他有些焦急,正想让上官映雪开车去医院,白明月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抓得很紧,指甲几乎抓破了他的皮肤。
  他不由得愣住,白明月下意识的朝着他贴了过来,身不由已的,意识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上官景辰吓了一跳,赶紧坐开,和她保持距离,忍不住蹙眉,冷声喝道:“白小姐!”
  白明月茫然的看着他,那双眼睛没有任何焦距,仿佛失去了意识。
  上官景辰不由得糊涂了,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救……我。”她无意识的喃喃。
  “放心,你现在很安全。”看到他无助又迷茫的样子,上官景辰忍不住,出声安排她。

  “救我……我……好难受。”
  她一手依然无意识的紧紧揪住他的衣角不放,另一只手胡乱的扯着自己的衣服,身体不安的在车座上扭动着,表情十分痛苦。
  “白小姐,白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你哪里难受,告诉我。”上官景辰有些焦急,却得不到任何回复。
  只能转头对开车的上官映雪道:“映雪,我看还是先把她送到医院吧。”
  “不行。”上官映雪断然拒绝,要是把她送到医院,那她被下药的事情一定很快就会被查出来。
  而这事,最终一定还会查到她头上,绝不能送这个女人去医院。

  上官映雪一踩油门,加快了车速,朝着家里的方向快速驶去,现在,也只能按照上官景辰的意思,把人先带回家。
  上官景辰哪里知道上官映雪的心思,不由得有些诧异,“映雪?”
  “哥,你不能把她送去医院,你想想,她毕竟是子寒哥的女人,子寒知道了会怎么想?”上官映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找了个借口。
  上官景辰一想也是,只好暂时放弃这个念头,打算一把人带到家,就给墨子寒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人。
  “哥,到了。”

  上官映雪冷声道,低垂着眸,掩饰自己内心复杂的情绪。
  她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快的车,十几分钟就开车到了家。
  上官景辰推开车门,白明月依旧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不放,他只能俯下身,弯腰将她抱起来,朝着自己家里走去。
  边走边焦急的对上官映雪道:“映雪,先把她送到你以前住的房间。”
  上官映雪已经出嫁,她回来的很少,她以前住过的房间现在也住得很少。
  上官映雪却咬着牙,看着白明月毫不掩饰自己的嫌恶,“不行,我不喜欢别人睡我房间。”
  她眸光闪烁,目光不断的在白明月和上官景辰身上来回度量,心里在快速的算计着什么,哪怕明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亲哥哥,也毫不犹豫的算计其中。
  哥哥还不知道这个女人被下了春药,如果让这个女人呆在哥哥的房间,那么……
  一想到会有什么可能,她便忍不住有些期待起来。
  “映雪?”上官景辰焦急。
  上官映雪却径直转身,大步离开。
  她掏出手机,想了想,咬牙暗自给墨子寒发了一条短信。

  当初她背叛了他,他有多么恨她,就有多么痛恨女人的背弃。
  上官映雪咬牙,粉拳紧握,再次遭到背叛的子寒哥,能轻易原谅这个女人吗?
  她不由得冷笑,冷冷的看着被上官景辰抱着的白明月。
  上官景辰没办法,只好将人暂时带到自己房间。
  心里想着赶紧把人放下来,立刻给墨子寒打电话去解释清楚。
  人一放到床上,他便用力的去掰开白明月揪着他衣角的手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