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0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宇文明走后,那燕东岳原地怔怔的站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转过身,直接朝着阴气通道这边走了过来,最后停在山壁之旁,目光灼灼的看着窗外。
  透过那山壁上的孔洞,我甚至能看清燕东岳脸上最细微的表情。
  原本我听完他俩对话准备立刻撤离的,此时却蓦然停住了动作,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山壁孔洞虽然从里面很难看到外面,但燕东岳毕竟有天师级别甚至更高的修为,他究竟能不能发现我实在难说。
  就这么僵硬的站了几分钟,山壁那边的燕东岳依然没有任何动作。我小心翼翼的偏转身体,透过孔洞看向燕东岳的眼睛。

  他的眼睛虽然盯着外面,但却没有一丝焦距,不像是发现了我的模样。
  于是我咬了咬牙,屏住呼吸,快速从那山壁旁撤离。只是离开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从那山壁的孔洞里看到,燕东岳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个极为诡谲的笑容,也不知是发现了我还是怎么的。
  我内心莫名有一种极为惶恐的感觉,不敢多想,更不敢在这里多呆,急匆匆的沿着原路匆忙返回了自己的洞府。
  洞府这边倒是一切安然无恙,我将山壁上的破损之处重新修补好,跟瞳瞳闲聊几句,等她回到玉环中继续修行之后,我才盘膝坐到床上,陷入了沉思。
  根据今天探听到的消息,我暂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至少在大比结束之前,那些长老们不可能来管我。

  我思索的是燕东岳对宇文明说的那番话。
  不管从尸阴宗九大长老的排序,还是他们当时对话时的情形,都能很明显的看出。燕东岳在尸阴宗中的地位比宗主宇文明更高。
  燕东岳的那番话,牵涉到了他两人,牵涉到了我,甚至牵涉到了燕南天和那个神秘的老祖宗。
  他话里的意思,即便我此时绞尽脑汁的思索也不能完全想明白,但我能确认的一点是,尸阴宗之内,绝非是铁板一块,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昭示着一个阴谋。
  这个阴谋应该在多年前就已经产生,原本跟我没什么关系,但现在,我似乎已经莽撞的一脚踏了进去。
  此时我在尸阴宗之中已经算是危机重重,现在又无意踏入了这个积蓄多年的阴谋之中,接下来的路途对我来说愈发迷茫,会发生什么、会遇到什么,我根本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燕东岳的阴谋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在这个阴谋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思索良久之后,我唯一得出来的结论便是,自己接下来一定要谨小慎微,谋定后动,否则自己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接下来的许多天里,我都呆在自己的洞府内没有外出。每日盘膝打坐,服食玄阴液来调理自己的身体,识曜圆满的修为越来越稳定。而祭祀恶灵那边,也日夜不停的修行,利用前些天吸收来的那些阴气,恢复着自己的修为,实力每日都有精进。

  跟我推测的一样,尸阴宗的高层并未来找我,而那天曾威胁让我去紫僵洞上殿走一趟的徐应瞿,也没有了下文。就连那个恼人的徐威也没再来找我,一切都平静到了极点。
  而我心里很清楚,在这看似平静的气氛之中,尸阴宗内的许多人,都抱着各自的目的和心思,暗中酝酿筹备着。无声之中,暗蕴惊雷。
  修行无岁月,眨眼之间,一个月便已过去。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我已经习惯了目前的平静局面,心里也愈发沉稳,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修行上。
  尸阴宗内局势日益复杂,想在这错综复杂的局势中保住性命,终究还是得依仗自身修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当然,在苦修的同时,我要没忘向祭祀恶灵讨教修行上的问题。
  祭祀恶灵的修为极高,虽然他没亲口说过自己的修为,但根据当初在殷商王陵内那一众天师的对话,我大概知道。祭祀恶灵的修为似乎在“霞举”境界。
  这个“霞举”境界究竟是不是所谓的“霞举飞升”,至今我依然不曾知晓,但不管是不是,这种比天师还要高出许多的修行境界,莫说对普通人,就连对我这种修行之人来说,也与飞升的仙人没有多大区别。

  修为决定眼界和见识,以祭祀恶灵的修为,随便对我点拨几句,都能让我受益匪浅。
  抱着这种心思,我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没少跟他讨教,但结果却让我有些傻眼。
  祭祀恶灵对我的态度极好,几乎是有问必答,有时候甚至放弃修行来跟我讨论,但无奈的是,他给我的答案尽是艰涩玄奥的话语,绝大多数我都听不懂,就算偶有听懂的,也与我一直以来学到的道法基础不甚相符。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该不该采纳他给的答案。
  到后来,我慢慢明白了,道玄之法,在数千年的流传过程中,必然有衍化更改,祭祀恶灵乃是先秦之前的人物,他所修习的道法,与后世道法根本就是两种东西了,我听不明白也很正常。
  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后,我不再拿修行上遇到的事情去求问,而是闲暇之时,跟他聊一些远古道玄典籍,譬如三易等。

  三易乃是指《连山》、《归藏》、《易经》三书。其中《易经》最为后世推崇,知名度也更高,但实际上,《易经》又名《周易》,只是三易之一。《周礼》曾云:“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易,二曰归藏易,三曰周易。”
  《连山》、《归藏》又称《夏易》和《商易》。乃是夏朝和商朝的易经,属先天之易,现已失传,仅有些许残篇留下。
  跟祭祀恶灵讨论起三易,我原本还以为能从他口中得知失传的夏商二易。却不曾想,说起这些东西,祭祀恶灵一脸茫然无所知的表情,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他不知道《周易》还则罢了,毕竟成书已是周文王之时,可《连山》、《归藏》,一为夏易,一为商易,都是祭祀恶灵生前成书,他怎么会完全不知道?
  尤其是《归藏》一书。本是商易,祭祀恶灵身为商朝祭祀,却不知商易,着实让人想不明白。
  我好奇的询问其中原因,祭祀恶灵却明显不想多说。我也不好再问,转而说起了巫道之争。
  通过南宫给我提供的消息,加上我在其他地方搜集的材料来看,巫道之争乃是先古神话乃至洪荒之时便已开始的事,不过利用人祭之礼开始灭巫运动,却是从商朝开始的,祭祀恶灵身为商朝祭祀,定然对这方面比较了解。
  跟我推测的一样,祭祀恶灵的确对这方面比较了解,但说起这个话题之后,还不等我多问,祭祀恶灵忽然开口对我问道,“你体内巫道二炁皆有,为何不齐头并进,共同修行?”

  我微微一怔,齐头并进共同修行?我倒是想,当时南宫也跟我说过要同时识曜,可道炁遭遇天障,至今也无解决办法。
  我苦笑着把自己道炁天障之事说了出来,谁知祭祀恶灵马上又道。“天障之事不难解决,你身上便携带着一条相柳,怎么不拿来用?”
  相柳?他不说我几乎都要忘了,自当初从燕南天手里拿到那条相柳,我一直携带在身上,迄今已有半年之久。
  日期:2016-12-1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