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2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野薰穿过若大的宴会厅,走舞台:“别以为小七七娘家没人,可以尽情地欺负她。以后她有我哥两罩着,谁敢给她小鞋穿,我让他没脚穿鞋!”

  这些年,薄老太在薄家作威作福惯了,薄家两个少爷,从来视若无睹没有顶撞过她……
  这是第一次,为了同一个女人,站出来维护到底!
  家族大会散了,这次不了了之,但不代表以后!
  “哥,我没想到你阴险狠毒,对小七七下得了重手,拿掉我们的孩子。”
  “那是我的孩子——”薄夜渊像负伤的兽,被捅到了要害,蓦然低吼。
  “我的!”薄野薰吼声更重,猛然朝他扑过去,每一拳头死命揍下去——
  一个小时,薄野薰揍到精疲力尽,累到胳膊再也挥不动。
  薄夜渊躺在地,从始至终没有还手,青肿擦伤、面目全非。
  从小到大他们打架,薄野薰没输过。因为才开始打,薄夜渊认输了……
  “可恶!”薄野薰狠狠地倒在他身边,拳头沾着血,悲恸地痛哭起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悲伤得像个孩子。
  薄夜渊空洞的脸慢慢抬起,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半坐而起。
  薄野薰重重抹了一把泪:“卑鄙……狭隘!无耻!”
  薄夜渊一言不发,撑着疼痛欲裂的身体摇晃起来,跟他千疮百孔的心起来,皮肉伤他毫不觉得痛。
  “哥,最后一次,把小七让给我!”
  薄夜渊低沉地喘息,抬手按住左眼:“我欠你的眼睛,还给你。”
  薄野薰蓦然抬头,盯着他的背影:“还?你怎么还?”
  薄夜渊幽冷地转过身:“当年瞎的是我,可能会更好过。”
  “哈……”薄野薰笑着按住头,厚重的刘海遮住左眼。
  “这么多年,够了。”薄夜渊牵起绯红的薄唇,“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黎七羽,让不起。”把最好的都让给了他……
  “你以为你还了?都是你自以为!”薄野薰的眼深陷在阴暗的刘海,“你让给我的,没有一样是我要的!你问过我要什么?”

  薄夜渊感到负担深重,终于说出心里话了……
  薄野薰何尝没有觉得负担?
  被一味地塞给那些他不要的“好”!他偏偏还只能受着!
  怕薄夜渊觉得愧疚,怕他深陷迷雾,薄野薰像个骄纵的孩子挖空了薄夜渊。可到头来,他们都没有更好过。

  “你想要的,恐怕为这辈子都给不起。”薄夜渊眼神空洞,“现在把眼睛还给你,两清。”
  “哥,我的左眼肌肉萎靡,神经坏死,算你把眼睛摘下来,也按不到我身。”薄野薰异地笑,如果可以装眼睛,早在当年薄家花尽一切办法,都会给他植的。
  “如果有的选择,你以为我想被你欠么!”薄野薰低声戾吼,一步步走过去,“悲剧发生了,我们谁都没法选!”
  一场惊世骇俗的绑匪案,差点摧毁了整个薄家。
  最后以薄母惨死告终……
  “我原本想过把七七给你,是你辜负了她,你对她不好!”薄野薰重重地攥起他的领子,“戴不进的皇冠你别硬挤,挤坏了你的脑袋,也伤了她!小七七交给我来守护,你必须退出!”

  “让我退出,除非我死。”薄夜渊冷厉地站着,面容紧绷。
  雷克静候在远处,从来没见过两少爷都这么悲伤!
  大少爷让了一辈子,二少爷虽然表面不说,可有什么好的都第一时间想到大少。他们从来是心连在一起的!
  雷克深怕薄夜渊当场抽风,慌忙说道:“少奶奶醒了,好像不舒服,要不要回去看看?”
  “你的眼睛我没法还给你了……至少我可以配你一起瞎。”薄夜渊坚定而阴戾道,“如果我是歹徒,应该两个孩子一起挖。公平?”
  薄野薰眼眸里吞噬了震惊,身体被推开。
  “这笔账,迟早都要清算。算清楚了,我们划分家产,送你去德国继承祖业!”
  薄夜渊再不用被愧疚感逼到窒息,压弯他的躯体。
  薄野薰顿了顿,如果一只眼,能让兄弟平等,能让薄夜渊从愧疚的泥潭里拔出来,能消除过往的阴霾,他早愿意再瞎一只——

  雷克听到大少爷要挖眼睛,一下子急了:“你快劝劝少爷!这眼睛挖了没有了,非同小可!”
  薄野薰却诡谲地笑道:“挖了对我们都好,我答应了!再说了,我哥决定的事,谁拦得住?”
  雷克差点摔一跤。
  薄夜渊已经大步朝宴会门口走去,多年以来,他卸下心重担,从未有过的如释重负。
  “不过哥,我还有个条件。”
  薄夜渊的身形站住,冷冷地问:“说。”
  “三局两胜……你赢了,把眼睛留给我,你才能够带走七七!如果你输了,眼睛留给你,你退出,七七我带走。”薄野薰眯起你眼问,“凭什么七七从出生是你的候选者,如果重来一次,把我们的命运交给帝,最公平!?”
  黎七羽睁开眼,对一只肿成核桃的眼。

  薄野薰坐在病床边,紧紧握住她一只手,跟金鱼眼似的又红又肿,脸色憔悴还有重重的泪痕。
  他听说黎七羽连夜为薄夜渊准备生日惊喜,他同一天出生,却被她遗忘到角落里,越想越难受,跑出去喝酒了。
  等他得知消息,黎七羽已经流产了……
  “你打架了?”她盯着他手、额头的伤痕问。
  薄野薰在揍薄夜渊的时候,自己不小心砸到地板、摔到时留下来的。
  薄野薰握住她的手,脸埋在她小小的掌心里,滚烫的泪水滴下。
  黎七羽心口动容,她明明再三警告过自己,薄野薰只是几滴鳄鱼的眼泪,她又要沉沦吗?到底是有多缺爱,才会谁对她只一点点的好,她忍不住动摇!
  薄夜渊浑身是伤,颓然走进厨房。
  亚瑟管家跪在地,由几个保镖轮流招呼着——

  “老夫人没有让人给少奶奶下药!你们不能冤枉我,更不能冤枉老夫人……”
  “少爷说是你,这孩子是你蓄意谋杀的。还敢不承认?”保镖重重一拳下去。
  “我要见老夫人,你们屈打成招,我死也不会承认的!”
  保镖长正无计可施,薄老太的心腹,他们不敢动狠手。
  薄夜渊森然走来,皮鞋冷叩在地,从托盘拿起一把西式刀……
  亚瑟管家背对跪着,昂着头。凭她在薄家的威望,有老夫人撑腰,料定没有人敢对她怎么样的。

  突然她的耳朵被捏住,锋利的刀刃切下整只耳朵!
  亚瑟管家痛到撕心裂肺,看到薄夜渊残酷嗜血的脸:“耳朵听不懂话,留着也是废物。”
  “大……大少爷……”亚瑟管家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痛得几近眩晕。
  “好好教她怎么听话。”薄夜渊冷然走到流理台前,冷色冷硬没有一丝表情,展开双手。
  雷克亲自拿了围裙,小心为少爷系。
  亚瑟晕倒在地,又被抓起来揍醒,痛苦地哀求!
  “少爷,我问过医生了,少奶奶刚流产,炖鸡汤是最补的。”
  薄夜渊面色无情,打开水龙头冲洗干净鲜血,从冰柜里拿出最新鲜食材。
  他从来没下过厨房,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
  伤痕累累的手臂,每一次钝钝下刀都仿佛耗光他的力气。
  黎七羽倒在血泊的画面重放……

  【你以为孩子是我和薄野薰的,所以才设计杀死它。薄夜渊,我恨你……】
  每个字,都残忍地切到他心口。
  薄夜渊麻木地切着姜片,双眼湿透。他像是冷极了,肩膀止不住地颤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