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2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诡异地发出笑声,她没忘记雷克说的话,孩子不该来!所以死了最好不是么?
  薄夜渊没信过她!
  他想悄无声息地做掉孩子,推给“意外”,再重新和她要一个孩子。
  好阴险啊薄夜渊,演绎得完美无缺,她都差点信了。

  薄夜渊眼眸里蕴含着水光,浑身抽动:“我原以为……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你,黎七羽。可现在变成我最痛的一天。”
  “你的确该痛,因为——”
  轰隆,一声巨响,雷声滚过。
  “孩子是你的。”
  漫天的繁星早被乌云遮蔽,黑漆漆的,仿佛整个世界都没有一丝光亮。

  薄夜渊慢动作抬起头看她,面容呆滞:“你说什么?”
  “是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
  雷声震响,狂风吹起广场花瓣飞舞。
  薄夜渊像傻了一样,空茫地看着她。
  黎七羽从他怀里起身,浑身像要窒息,只想逃离这个血腥之地……
  “少奶奶……”雷克抬了抬手想拦她。

  黎七羽从他腰间抽出手枪,枪口直指他的头:“滚开。”
  所有保镖闪开,雷克站的笔直,迎着枪口解释:“少爷不知情,这孩子真的是意外流产,从头至尾都跟他没关系。”
  “你闭嘴。”黎七羽颓然无力,手枪口一划,指向了薄夜渊。
  一枪崩了他,他死了,她再自杀,所有复仇都结束了!
  她纤白的手死死扣着扳手,怎么也下不去手——
  薄夜渊面对着她的枪,像雕塑一样跪在地,身的黑礼服、紫色领带,都是她亲手为他挑选,此时沾着他的血。

  这整个广场都是她参与布置,她精心为他准备惊喜,却没想到成为宝宝葬送的坟场!
  “薄夜渊,你对不起我。”
  黎七羽往后退,长裙还在滴血,她的脚印在地漫开。
  她手里拿着枪,没有一个保镖敢拦她。
  她一步步朝后退,再也不想看到薄夜渊……看到他的脸,她会想到梦里鲜血淋漓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薄夜渊拧着眉,像陷入可怕的噩梦,后知后觉地呢喃,“是我的孩子?”
  “少爷,少奶奶走了!”
  “我亲手杀了孩子?”薄夜渊喉头猩甜,他们明明好好地抱在一起,她怎么会突然开始流血,突然流产了。为什么会变成他杀了孩子,孩子又怎么成了他的?
  突然而至的大雨倾盆,大雨从蜡烛杯口落下,广场几十万只蜡烛杯,相继被雨水熄灭。
  雨水落在薄夜渊的脸,他才猛地清醒过来一般!
  黎七羽按着腹部,脚步虚浮,高跟鞋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偌大的广场阶梯长长,她高盘的长发散落下来,苍白的脸失血地狼狈,心脏剧烈地抽痛起来。

  一股狂妄的力量袭来!薄夜渊从身后死死地抱住她——
  黎七羽虚弱得挣扎不开,抬手将手枪顶住他的脑门。
  薄夜渊任由她用枪指着,脱下外套罩在她头。
  黎七羽攥着枪,眼眸嗜血瞪着他,雨水打湿了她的妆容,她的长发滑落滴着水。
  薄夜渊抬起衬衣袖子小心地擦拭她脸的雨水……
  她才大流产,不能碰雨水!
  “伞——!!!”

  雷克快步走来,这场雨来得太突然,他让保镖将广场附近夜市场的台式大伞扛了过来……
  超大的伞成为暂时的避雨港,薄夜渊慌乱地擦去黎七羽身的雨水:“不是我……我没碰过孩子!”
  黎七羽抬着握枪的手,唇死死咬紧。
  “小心擦枪走火!”雷克想拿走枪。
  “谁也别碰她!”薄夜渊阴霾地吼道,身形巍然,“如果她开枪,谁也不许为难她……”
  “少爷……”
  “黎七羽,你流了那么多血!我带你回家?”
  薄夜渊长长的睫毛滴下来水珠,滂沱的大雨浇透整个滨城,他的世界也是狂妄的暴雨。
  家?哪里才是她的家?
  黎七羽冷笑起来,她从出生没有家的归属感,所有人都不要她……

  薄家是她的家吗?薄老太、薄绯儿,哪个一个不是恨着她要死?
  黎七羽眼神恍惚,体力不支地摇晃,却强扯着不允许自己倒下去!
  雨越下越大,薄夜渊打横将她抱起——
  黎七羽紧紧攥着手枪指着他的头,一路她的手没放下去过。

  几个保镖抬着巨型大伞,艰难地顶着风雨下了广场……
  长排车龙已经列队停在雨雾,薄夜渊小心地将她放进车里,避免她淋到雨。
  黎七羽昏昏沉沉,感觉自己在瞬间病重,浑身又烫又冷。
  薄夜渊拿了大毛毯裹着她,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男性的热度传递给她……
  但这依然无法驱除她全身的寒意!
  黎七羽嘴唇青白地哆嗦,却仍然不许任何人碰她拿枪的手。
  听说黎七羽流产了,最开心的莫过于薄绯儿和薄老太了……
  佣人时刻关注着,发生异常第一时间传来消息。
  “消息告诉二少爷了?”薄绯儿微笑看着镜子,涂魇丽的口红。
  “已经想办法通知了,二少爷正在赶回庄园的路。”

  “那太好了,好戏要开场了。”薄绯儿眼眸里划过一丝深意。
  据说黎七羽流产后,第一时间怀疑是薄少做的……
  还没等她下手“引导”黎七羽,黎七羽倒是很知趣么!
  暴雨之夜,庄园主堡一片兵荒马乱!
  黎七羽浑身发软,刚流产过后气血很虚……
  薄夜渊将她抱进大厅,原本守候在大厅里的医生迎前。
  薄绯儿带着几个佣人下楼,看着黎七羽黑色长裙沾了不少鲜血:“夜渊哥哥,出什么事啦?怎么流那么多血,不会是流产了吧?”
  黎七羽羸弱地躺在薄夜渊怀里,埋在男人胸口的那张脸突然转过来,抬起了右臂的手。
  薄绯儿拎着裙摆正走来——黎七羽,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没有孩子做护身符,等着滚出薄家。
  突然她脸色微变,看到黎七羽突然抬枪!
  她甚至没来得及避开,只听到枪响声,肩膀痛得刺骨!
  “啊——!”薄绯儿朝后跌了两步,直接摔在地,鲜血顺着她的肩甲漫流出鲜红的血。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黎七羽竟有开枪的力气。
  黎七羽冷笑,呵,她怎么会忘了。死之前怎么也要拉一群垫背的。
  可她恨自己手发抖,偏移了目标。不然这一枪要了薄绯儿的命!
  薄夜渊皱起眉,凝视着怀里的女人还没缓过神——
  楼薄老太得知消息,也带着几个管家、佣人下楼来。
  “真是苍保佑,这血脉不明的野种,不该生下来。一定是外面哪个男人流下来的,我薄家又不是慈善机构,下贱的血脉绝不收养。”

  来得正好!
  黎七羽躺在薄夜渊的怀里,手臂对薄老太的额心!
  没有人想到黎七羽会接连发枪——更没想到她会有噬天胆量,想要取老太太的命!
  千钧一发之际,佩蒂奶妈推了薄老太一把:“老太太,担心啊!”

  薄老太一个趔趄,朝楼梯下滚去。
  还好陪同的佣人多,手忙脚乱地拉住她……
  “哎唷!”薄老太的拐杖飞出去,摔在缓步台,只是两层阶梯但也让她摔得晕头撞向,脚骨脆响。
  要是多几层阶梯,还不要了她的老命?
  黎七羽还要发枪,薄夜渊按下她的手臂,雷克也带着保镖紧急冲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