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62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30 19:45:00
  第146章:安置杨老蔫
  金牙旭翻身放开了杨老蔫,杨老蔫躲在老山之中好几个月了,今天终于见到了人,还是泽城的,顿时情绪激动异常,直接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楚震东问道:“老蔫叔,你咋变成这样了呢?”一句话刚出口,杨老蔫一把就抱住了楚震东,放声大哭。
  杨老蔫心里苦啊!
  咱国家战乱了好多年,一直到了1949年10月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才正式成立,成立后也天灾人祸了好多年,像他们那辈人,四十多岁,都是从苦水里泡出来的,老实巴交的人,半辈子不容易,好不容易等到国家政策开放了,开了个面馆,眼瞅着日子一天一天的好起来了,却出了这事,家破人亡不说,还背上了人命,有家不能回,面都不敢露,藏身荒山,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摆谁身上,这苦水都能生生泡出一颗黄莲来。

  这猛的一下见着自己家乡的孩子了,哪里还忍得住,抱着楚震东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楚震东别看对混子们下刀时,心比铁石都硬,可就见不得这些老实人伤心,被杨老蔫哭的,眼圈也红了起来,一把抱住杨老蔫道:“老蔫叔,咱不哭了,以后我会照顾你,只要我有一丝办法,一定帮你把这事给平了!”
  当下楚震东慢慢劝停了杨老蔫的哭声,问道:“老蔫叔,你怎么到了这里呢?又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硬是不敢认你了。”
  杨老蔫自从逃离了泽城之后,就一直躲在这荒山上,从他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也有几个月,这几个月里,就没和人说过话,舌头都不怎么好使了,结结巴巴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当天杨老蔫砍伤老嫖,杀了自家婆娘和老嫖媳妇,又砍伤了三河小白龙之后,就一路逃蹿,他老实了一辈子,猛的一下成了杀人犯了,虽然当时血性冲昏了头脑,可这一冷静下来,就害怕了,走着哭着,哭着走着,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从泽城一路向北,一直逃到了老山,也跑不动了,干脆就躲进了老山里。
  老山当年连军队围起来找土匪都找不到,几个丨警丨察到哪找他去,所以追到老山失去了杨老蔫的踪迹之后,也只好作罢了。可杨老蔫本来就是老实人,藏进老山之中后,根本就不敢露面了。
  好在老山里山果不少,每天饿了就吃些山果充饥,渴了就喝点山泉水,找了个山洞躲风避雨,晚上就住在山洞里,日起日落,开始还能记得日期,后来自己都忘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生生成了一个野人。
  一直等到前两天,孙明亮让人在山脚下安扎帐篷,人声鼎沸的,才将杨老蔫吸引了过去,猛的一下看到了人,杨老蔫激动啊!本来想冲出去的,可一想到自己是杀人犯,出去了逮到就是个枪毙,又硬生生忍住了,每天就悄悄的去周围看看,不敢出去说话,看一眼同类也是好的。
  可这一看,就看到饭盒了,杨老蔫躲在荒山里可几个月没吃过饭菜了,整天山果吃的,嘴里都能淡出鸟来,说句难听的,山果子乍吃好吃,一天到晚吃那玩意,连吃几个月,人都能生出绿毛来,这一看到人间的饭菜,口水都流了出来。

  中国有句话,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财真的重要吗?实际上那是人类的贪婪!真正的需求,也就吃饱穿暖而已,食物对人类,是最具有本能性的诱惑力的,何况是杨老蔫这种几个月没吃过人间烟火的,所以壮着胆子就偷了三盒。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才引起了楚震东的注意,才有了现在这档子事,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杨老蔫要在这荒山里呆上多久。
  一知道了前因后果,楚震东就和兄弟三个商量上了,总不能让杨老蔫继续在荒山里生活下去啊!虽然说这段时间里,自己几个可以照顾杨老蔫,可自己几个在这里,也就两个月,两个月后呢?得给杨老蔫琢磨条出路。
  当时还是八十年代初期,也就八二、八三左右,有户口了,但身份证这玩意,还没开始正式实行,特别是偏远地区,对人的辨识全靠一张脸,比如杨老蔫,在泽城人家知道他是杨老蔫,到了别的地方,他说自己叫王老五,也没谁不相信的。
  说实话,当年有很大一批犯了事的人,都是这么逃了的!有很多老死了都没找到。
  所以小兄弟几个一商量,决定将杨老蔫送走,送哪去呢?首先这个地方得没人认识杨老蔫,甚至都不知道泽城才好,当时小兄弟几个也没见过世面,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到了老山,可这老山是王庆魁的地盘,以后一争斗起来,杨老蔫在老山,又是小兄弟几个安排的,只怕王庆魁少不得要拿杨老蔫做文章,所以老山是不行的。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王朗给了个主意,他父母在外地大城市做生意,做的什么生意呢?中药材!经常往南方一些山区里跑,山区里很多地方,几乎都是无法律状态,杨老蔫虽然四十多了,可人还是很结实的,到了那里,搞不好还能入个赘啥的,虽然说回不去泽城了,可也能安稳生活一辈子。
  可哥几个自己都没去过,怎么送杨老蔫去呢?这就得靠王庆魁了。
  王庆魁当时的蜂蜜生意,已经做的不小了,虽然不能说遍布全国,可那些卡车司机,跑过的地方可不少,这事得从这方面下手,不过不能急,得缓一下,等楚震东道了王庆魁的蜂蜜公司,就好安排了。
  当下哥几个带着杨老蔫就在山泉里洗了一下,就用匕首将他头发削了,胡子没动,多少能掩饰一下面目,哥几个没人凑一件,让杨老蔫换了身衣服,直接就将杨老蔫带回了营地,杨老蔫是开过面馆的,就说是自己几个人在当地山民里找的一个厨子,让人跟孙明亮也这么说,孙明亮也没往心里去,还省他自己事了,从此只需要按时送米面和菜去就行了,就这样,杨老蔫暂时在营地里安了身。
  有人说一个杨老蔫,介绍这么详细干什么?这个杨老蔫,后来可不得了!要不是有他,小兄弟几个尸骨应该都烂光了。
  杨老蔫的事情告一段落,楚震东就开始琢磨了,按时间算,也来老山几天了,自己差不多应该要混到王庆魁的公司里去了,但在这之前,得先让金牙旭回去一趟,看看大龙死了之后,泽城有什么动静,自己好按实际情况的变化,对计划加以调整。
  为什么不打电话呢?那时候电话其实还是满稀罕的,王庆魁这边肯定有,可想找到大宝却不容易。
  当下找孙明亮要了辆二八大杠,就让金牙旭回去了,等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金牙旭又骑车回来了,一进帐篷就往被褥上一坐,揉着屁股喊疼,他又胖,这一来一回两百多里路,自行车骑的能好受嘛!
  楚震东可没时间听他絮叨,急忙让他说说泽城里的事情,并且不许吹牛,情报这玩意,可不是乱吹的,一点点的差别,都可以直接导致对局势的误判。
  金牙旭难得的没有吹牛,将泽城的事情说了一遍。
  白天金牙旭没敢回去,骑车到了距离泽城还有十来里路的时候,就停下来歇着了,一直等到天黑,才骑车进了泽城,找到了大宝,大宝将泽城最近的动态,都告诉了金牙旭。

  大龙的尸体,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被发现,由于耳朵少了一只,很容易就联想到了范年的身上,他有这癖好啊!喜欢割人耳朵,所以说这个名声,有好处就有坏处,凡事都一定会有双面性,割人耳朵确实容易使人害怕,可也容易惹上事。
  当下王波就不愿意了,大龙可是他手下的干将,这莫名其妙死了,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立即就去找红桃k了,红桃k奸猾如鬼的家伙,一听就猜到是有人嫁祸,毕竟大龙也不是一般的角色,范年真要动大龙,事先一定会向自己报告的,当下就让人将范年叫了去,一问,这范年也该走运,昨夜赌场来了几个大客,就是上回输光了才走人的几个外地老板,这回带来的现金更多,范年是受过红桃k指点的,对赌这一门上来说,手段还是相当可以的,亲自上阵,陪那几个外地老板赌了一夜。

  这事可不是一两个人看见的,几乎整个赌场的人都可以作证,这样一来,范年的嫌疑就撇干净了,当下王波也没办法了,割人耳朵谁都会啊!又没个证据,总不能硬要红桃k给他交代吧!何况他的势力根本就不如红桃k。
  就在王波准备告辞的时候,红桃k来了一句:“老王啊!你有没有想过,大龙和谁结过什么解不开的梁子呢?我可听说了,砍的可不是一刀啊!整个人都成血葫芦了,这就不是失手了,是有人故意要大龙的命啊!脏水泼给范年,可只是障眼法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