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办公室顷刻安静了,牛投来捉摸不定的眼神,而我也打量着她,对其看法有所改变。没想到她主动承担责任,着实有些意外。
  牛会心一笑,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道:“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到此为止吧。好在赵董给我面子,没多说什么。乔总,事关与沟通的事就交给客服部刘总吧,你这边安心做项目就行。”
  牛在抱怨乔菲C`ha 手其他部门的事,这要是让刘彤知道了肯定不高兴。我连忙道:“牛总,乔总是想与李文涛沟通一下方案思路,没别的意思。”
  牛脸上稍微松弛了些,笑着道:“你俩一唱一和,不愧是一个部门的。行了,剩下的交给刘彤吧。你的方案我看了,还可以,待会让徐朗看看那里需要修改,集思广益嘛。”
  从牛办公室出来,乔菲恢复了冷冰冰的脸色,甩着臂膀往创意部走去。我追上去嘿嘿笑道:“谢谢啊。”
  乔菲停止脚步,圆规似的转过身,黑着脸道:“徐总,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工作方式,也不管你和牛总什么关系,但我现在是你的上司,学会服从是第一,明白吗?”

  我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从今往后我要高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伟大旗帜,紧紧围绕在乔总周围,以严的纪律,实的作风不折不扣完成你交办的任务。”
  乔菲没有搭理我,踩着高跟鞋进了办公室。公共办公区传来一阵大笑,徐璐跑上前道:“哎哟,徐总,你这拍马屁功夫不减当年啊,昨天还不是和乔总对着干吗,怎么今天认怂了。”
  我挺直腰板甩甩头发道:“你懂什么,这叫策略,毕竟她是我领导,我们创意部要津诚团结,那像你们客服部勾心斗角。”
  “啧啧啧,你的心胸真大啊,秦总监抢走你的单子这要叫津诚团结啊,呸!你俩平时明争暗斗还少啊。”
  “说谁呢,说谁呢。”
  秦凡不适时宜出现了。扭着侉子来到徐璐面前道:“徐璐,平时不见你业务做得有多好,嚼舌头功夫可够挺积极的,这就是刘总监的部下吗,真给客服部丢人。”
  徐璐脸一下子红了,试图与其理论,我急忙拦着道:“好了好了,该干嘛干嘛吧。”说着,拉着秦凡进了创意部。

  其实我也秦凡私底下没什么过节,大部分是工作上的。他恃才自傲,目中无人,仗着自己是从奥美出来的对我的作品瞧不上眼。我虽然没他优越的背景,但每次的方案都能顺利通过,业绩远远在他之上。或许是因为这个,对我百看不顺眼。
  金沙湾项目落到他手里,甭提多得意,扭捏着道:“徐总啊,告诉你个好消息,金沙湾的方案今早在大会上已经通过了,牛总特别满意,如果不出意外,这次竞标非蓝天莫属,到时候白董嘉奖的是我,开心不?”
  “哦,那太好了,我衷心地祝福你竞标成功。”我搂着他瘦小的肩膀道,“秦凡,这人呢自信是好事,但要是自信过头不见得是好事。就好比过马路,你掐着秒表预判能冲过去,结果吧唧飞出三米远撞死了,多惨啊。”
  秦凡顿时脸色大变,推开我道:“你才被车撞死呢,说话没这么损的。哦,我知道了,你是在嫉妒,呵呵,嫉妒好啊,我不在乎。别的不说,只要我拿下这个项目,今年的业绩就完成了,不知你要拿多少项目才能超过我们二部,我替你担心哦。”
  我轻松地道:“多谢关心,我尽量努力,还需要秦总多多指点啊。”
  “切!”

  一个白眼,秦凡夸张地扭着屁股出去了。
  我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从来没和他竞争过,是他一厢情愿非要比。即便如此,都被我远远甩在背后。作为蓝天的元老,我手里有着绝对的客户资源,而且在行业内名声远远超过他,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吹着口哨回到办公室,隔着玻璃看到乔菲在认真伏案工作。柔轮如丝的头发滑下来,翘着兰花指轻轻勾上去,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十分美丽动人。
  考虑再三,我来到门外敲了敲门。她看到是我,好像不欢迎似的,又低头工作。
  我走过去慵懒地坐在对面,笑着道:“刚才感谢你为我开脱,要不中午请你吃饭怎么样?”
  “你多虑了,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我坐起来凑上前道:“乔总,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为什么每次见了我都像见了仇人似的板着个脸,好像没得罪你吧。”
  乔菲合上文件夹,抬起头道:“我喜欢干工作的人,而不是油嘴滑舌不着调的人,这点看秦总比你踏实多了。”
  “哦,我知道了,你还在记恨那天的事。不是说了嘛,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够了!”

  乔菲似乎生气了,站起来道:“徐朗,请你以后不要再提此事。”
  “好好好,不提了,那说说昨晚的事吧,我怎么去你房间了,是你帮我脱衣服吗?”
  乔菲似笑非笑,冷冷地道:“徐朗,我觉得你脸皮真够厚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自以为很帅吗?”
  我趴在桌子上,手托着下巴道:“这么和你说吧,有一次去餐厅吃饭,邻桌一对小情侣在闹分手。女的扬手一指我说,你要是有他一半帅就不分手了。男的立马答道,我要是有他一半帅怎么可能看上你。足以显现我的魅力,你觉得我不帅吗?”

  乔菲似乎觉得此话题有些无聊,白了一眼道:“现在是工作时间,如果没有其他事请你出去,我还要工作了。”
  “那昨晚的事可以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你想多了,服务生帮你脱得衣服。”
  “哦,可惜了。你的脚好点了没,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需要你的关心,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乔菲冷漠的态度拒人千里之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搭茬。我不想自讨没趣,起身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道:“我昨天下午给你的方案看了没?”
  “还没顾得上看,也没必要了,秦凡设计的方案已经通过了。”说话间,她并没有看我。
  我颇为失望,道:“哦,好吧,那可以还给我吗?”
  乔菲从一摞资料找到方案递给我,欲言又止,露出牵强的一抹微笑。

  “祝你竞标成功。”
  “不是我,而是我们。”
  回到办公室,我把方案直接投进碎纸机里,不被采纳,再好的方案都是废纸一张。
  牛说得没错,我对金沙湾项目不是太上心,总监位置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开发这个项目的人是李文涛。
  前面听到过,我和李文涛是一个大院长大的,他父亲级别高,喜欢打架,在厂里自然是孩子王。从小就调戏女生,打架斗殴,一身匪气。
  我家虽然条件一般,但家教良好,从来不主动招惹是非。不过李文涛似乎和我杠上了,因为当年的厂花小雯几次挑起事端,后来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和袁野把孙子暴揍了一顿才算老实点。
  时隔多年,都是孩提懵懂之事,亦或青春期的荷尔蒙躁动,但独特的成长环境让人无法忘却那曾经的一幕幕。

  另外,他父亲当年因腐败问题被抓,一口咬定是我父亲举报的,本来不友好的关系站在了对立面。所以,李文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