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6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奇怪,墨子寒是他爸爸亲生的吧?为什么他爸爸对他和对墨潇然的态度,截然不同。
  她就是再傻也看出来了。
  墨子寒面沉如水,薄唇微抿,他视线静静的看着前方,却没有任何焦距。
  他一身的酒气,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怎么,微微合眼,似乎在闭目养神。
  没多久,车子终于开到悠然园别墅停下。
  白明月见他依旧闭着眼睛,似乎并不知道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提醒他,“墨少,我们到了。”
  墨子寒闭着眼睛,靠在轮椅上,一动不动。
  他薄唇微抿,闭着眼睛,眉心微蹙,安静的样子,看起来有说不出的忧郁,俊美的脸,却多了几分蛊惑,让人情不自禁的被他深深吸引。
  墨子寒的长相出众,一向无可否认。
  白明月回过神来,暗骂自己花痴。
  车厢的门被拉开,苏哲看着他们坐着不动的样子,不由得皱眉。
  “墨少好像睡着了。”白明月指了指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的墨子寒。
  苏哲闻到他一身的酒气,心里不由得叹气,又是这样,每次回去,他都要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作为他的私人医生兼助理,他不得不每次都跟着他回去一趟,直到安全的把他带回来。
  以前是想要演戏给墨潇然看,好让他确信,他的腿确实已经治不好,并且因此逐渐颓,不惜借酒浇愁。
  可戏都演了这么多年,墨潇然对他早就没了戒心,不明白墨少为什么还要这么装下去。
  这些苏哲都知道,却什么也没有说。
  “墨少喝多了,白小姐,你帮我一把,我们扶他进去。”苏哲跳上车,对白明月道。

  “好。”白明月点头,配合着他把墨子寒架起来,扶下车,朝着别墅走去,直到把墨子寒扶到他自己的房间大床上,两个人都累出了一身汗,不住喘气。
  苏哲抹了一把脸,嗅了嗅自己身上沾到的酒味,嫌恶的皱了皱眉,作为医生,他比一般人都更有洁癖。
  看一眼房间里的古董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一刻,就快十二点了。
  苏哲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明月,笑得颇有几分暧昧,“白小姐,墨少就交给你了,你帮他洗个澡,换个衣服再让他睡,就这么睡他会着凉的,我先回去了。”
  白明月急了,“苏助理,我、我不会……还是你来吧,你都照顾墨少这么多年了,一定更顺手,麻烦你了。”
  开玩笑,让她给墨子寒洗澡换衣服?白明月在心里哀嚎,杀了她吧,她什么时候帮男人做过这些。
  哪怕是初夜都给了墨子寒,姑娘她人还是很纯洁滴。

  苏哲笑得无辜,“白小姐,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做这种事情呢?”
  “你们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的。”白明月脱口而出,忍不住瞪他,难道她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情就好吗?
  苏哲眨了眨眼,看着她笑得暧昧,“当然不好,白小姐和墨少的关系,这些事情自然是您来做最合适。”
  “可是我……”

  白明月脸都红了,尴尬的无地自容,可不等她再说什么,苏哲已经大步离开。
  边走边道:“就这样了,白小姐,墨少就交给你了,他有洁癖,明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要是这副样子,一定会杀人的,你一定要帮他清洗干净哟,太晚了,我就先回去了哦。”
  “你等等……”白明月好不容易将墨子寒横在她肩膀上的手放下去,正想起身去拦住他。
  那个喝得醉醺醺,仿佛无知无觉的男人,却在此刻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白明月惊诧的呆住。
  就这么片刻功夫,苏哲几乎是脚底抹油,迅速拉开房门,赶紧离开了别墅。
  “喂,你……”白明月回过神来,赶紧去叫他,可哪儿还有苏哲的人影。
  她又回头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挣了挣,没能挣开。
  仔细看去,墨子寒的眼睛还是闭着的,身体也没有移动过,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白明月有些疑惑,试探着叫了几声,“墨少,墨少,你醒的吗?”
  少女清丽的声音,轻轻的耳边响起,仿佛带着几分不安,墨子寒微醺的神识,仿佛更加清醒了几分。
  他根本没有喝醉,只不过是因为酒气上涌,又因为家宴的事情,勾起了他刻意忽略的那些,残酷的记忆。
  被设计,出车祸,废了腿,心爱的女人抛弃了他,却因为顾及亲情,无法报仇,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逢场作戏……
  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他表面平静,心里隐忍得有多辛苦。
  身心俱疲的他,借着酒意,根本不想动。
  睁开眼,那张清秀的脸,带着一丝不安的看着他,见他睁开眼睛,白明月似乎松了一口气,开心的道:“墨少,你醒了,你要不要去洗澡,我帮你去放……”
  他要是自己能去洗澡最好不过了,白明月心想,可话还没说完,墨子寒握住她的手倏地用力,她措不及防,惊叫一声,直接栽倒在床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体被重重压住,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
  墨子寒猛地一个翻身,压住女人柔软的娇躯,深邃的眸子,深深看入那双澄澈的眼睛,眼里的清明,哪有一丝喝醉的样子。
  “墨少,你没……”
  没说出口的话,被男人火热的唇舌堵住,唇舌间炙热的呼吸,夹杂着酒气,掠夺了她所有的呼吸。
  白明月再次被他强吻,惊慌的说不出话来。

  试图挣扎的手被他直接抓住,牢牢扣在头顶上方,她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掠夺,墨少在这事上,对她一惯的粗暴,带着几分急切,可和平时不同的是,他仿佛有些发泄一般的,没再啃咬她。
  只是重重的纠缠着她的唇舌,急切的吻着她,似乎想要在她这里,得到什么慰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偏偏却能让她察觉,如此的真切。
  想起在车上,墨子寒脸上一闪而逝的忧伤,他闭着眼睛,看起来的忧郁,让白明月心底某个地方,仿佛瞬间柔软。
  她想起那个从钢琴前缓缓站起身的优雅女子,想起墨子寒看她的眼神,不由得心里酸涩。
  他这样的男人,能对一个女人一往情深至此,让她不由得羡慕,又有些莫名的难过。
  就在她怔愣之际,墨子寒已经不容她抗拒的,直接掀起她的裙子,褪了她的底裤。
  她今天晚上穿的裙子,很方便他为所欲为。
  就在白明月回过神来,忍不住喊了一声“不要”的时候,墨子寒已经加快了动作,呼吸更加急促,人也更加热切起来,
  最私密的地方被他摸索,强烈的羞耻感扑天盖地的向她袭来。
  她还没来得及挣扎,墨子寒已经等不及她的湿润,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白明月闷哼一声,泪水落了下来,她来不及哭,便被撕裂般的疼痛包围。
  这是她继初夜被夺走之后,第二次和他做,而且她的意识还在,人还是清醒的,墨子寒近乎粗暴的动作,没有一丝怜惜的意思,白明月疼得脸都白了,用力抓住身下的床单。
  墨子寒将她的裙子沿着腰部往上急切的推开,几下扯开她的胸衣,埋首在她胸前。
  白明月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明明心里都知道,墨子寒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他一时不会碰她,不代表他真能一直不动她。
  他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她早该知道的,为什么还要抱有希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