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2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克嘴角扯了扯,这个挡枪口的,关键时刻怎么还撞了来!
  少奶奶这几天正得盛宠,算她把天捅个窟窿,少爷也只会拍手称赞。
  果然,黎七羽的目光落到薄绯儿身——
  看到这女人一脸爱慕地盯着薄夜渊,她不舒服,有种自己家的腊肉被猫惦记的感觉。
  呵,她以前从没有这种占有欲,现在是怎么回事?
  “薄夜渊,我想打她。”黎七羽捏起他的下巴,“打么?”
  “打。”薄夜渊毫不迟疑。
  雷克走前,朝薄绯儿行了行礼:“得罪了三小姐。”
  薄绯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个耳光下来!
  “放肆!”薄绯儿被打得蒙头撞向,捂住脸惊诧不已,“你一个下人敢打我!”
  “我现在代表的是少爷……是少爷让我出手的。”雷克又福了福礼。

  薄绯儿含着委屈的泪望着薄夜渊:“夜渊哥哥,我哪儿做错了?为什么要打我?”
  薄夜渊宠溺地抱着怀里的女人,全身血气迸发:“你让我的女人不开心,该打!”
  这理由已足够充分!
  “孕妇心情都不太好,希望薄小姐能理解……她本来不喜欢你,以后你尽量少在她面前走动。”雷克立即搭腔道,“最好别在这一块区域走动。”
  薄绯儿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黎七羽这是要反天了?
  “可我什么也没做啊……”
  “薄小姐,少爷给了少奶奶权利,以后在这庄园,想打谁打谁。包括你!”
  黎七羽一手勾着薄夜渊的脖子,嘴角挽笑:“废话那么多,还没打够呢,继续!”

  以前薄绯儿欺负她黎七羽的时候,需要理由吗?
  不管黎七羽做得多好,在薄家不都是被欺负的份……
  雷克脸色为难,但还是抬手继续打了下去。
  “我不说停,别停下来。打重点。”黎七羽在薄夜渊的怀里晃着腿。
  薄绯儿也不是傻子,被连打了三耳光后,朝后避开,随身的佣人也护主地扑去,代替小姐挡了耳光。
  这三个耳光打得薄绯儿脸颊通红,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偏偏,薄夜渊连正眼都没有看她!
  她心里的恨意发酵,黎七羽不是仗着肚子里的孩子,能这么嚣张?
  “孕者为大,以后别惹少奶奶。”雷克一脸威严。
  薄绯儿眼底掠过仇视无的光芒,黎七羽,你给我等着!
  薄夜渊勾起殷红的唇:“十个耳光,一个也别少。我们回去?”
  反正打人也没什么好看的,黎七羽点了点头,大薄帝抱着她回到起居室,蓄满浴缸里的水,长指一颗颗挑开她的纽扣,准备给她洗澡。
  黎七羽很爱干净,每天都要洗澡,这几天薄夜渊不让她干一点活,细无巨细地照顾她。

  他的大掌抚过她的肌肤,立即浮起粉嫩的颜色……
  孕妇的肌肤很敏.感,这让他忍得非常困难。
  只是闻到她、看到她,他会升起最原始的渴望,眼神如兽地发红,可不管他想要得多厉害,都不会碰她。
  甚至也不会要求她用手给他解决,怕她累着!
  黎七羽只是怀孕,还没有断手断脚,生活完全能够自理……
  薄夜渊恨不得喂饭、端屎端尿,伺候一个瘫痪的方式对她。
  从来没有被这样小心翼翼捧在掌心里,黎七羽每次看到他紧张兮兮的眼神,心脏会揪扯地发疼。

  她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不受掌控……
  薄夜渊炙热的手掌抹着泡泡,抚遍她的全身,滚烫气息喷在她的头顶。
  黎七羽闭眼,竟开始怀念他一下下占有她身体的滋味。
  薄夜渊没有她好过,浑身挥汗如雨,明明在帮她洗澡,他反而被汗水打湿得更彻底。
  黎七羽躺在松软的床,陷落在薄夜渊的怀里,一抬头,他亲吻她的额头、鼻子。

  他眼里看她的目光,柔得要滴出水来……
  一只大掌搭在她腹部,他小心护着他们的宝宝!
  “睡不着?”男性沙哑的嗓音撩情。
  黎七羽心脏紧塞,吻了吻薄夜渊的双唇:“为什么忽然对我好?”

  她难得主动吻他,薄夜渊心间炸开了喜悦,五指插-进她浓密的长发,轻轻啃咬她的耳:“一点也不好,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对你好。黎七羽,我想把你宠到天,你教我?”
  黎七羽的睫毛重重地颤抖,分不清他是真情假意。
  才要下手打掉孩子,转眼他又愿意接受一切……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四肢乏力,头晕眼花……”黎七羽感觉他的手臂越来越沉。
  薄大少眼眸一缩,瞬间意识到什么:“你在牛奶里下了什么?”
  黎七羽双手托着他的脸:“没什么,是一点安眠药,让你睡个好觉。”

  薄夜渊心里涌起郁结之气,快被她逼疯:“你又要怎么折磨我!还是想丢下我又跑——?!”
  “宠你,”黎七羽拿开他的手坐起来,;露出宠溺的微笑,“你这些天对我那么好,换我对你好。”
  她……不想欠他。
  翌日下午6点。

  薄夜渊头疼欲裂,在干涸睁开眼,床两边各站着三个女佣,穿着淡蓝色白围裙女仆装,笑着朝他喷出彩带。
  “少爷,生日快乐。”
  薄夜渊脸色变得可怕,发现自己手腕系着粉色彩带,整个房间也布置得梦幻浪漫,彩色气球聚满了天顶,很有婚庆的感觉。
  薄大少想起昏迷前下药的香槟,沙哑着嗓音怒吼:“黎七羽!”
  “少奶奶在目的地等你,她有惊喜送给你。”
  惊喜?薄夜渊的火气一下蔫了,下床,发现系在腕的彩带很长,长长地拖到门边,穿了出去。黎七羽到底搞什么花样?
  薄夜渊强忍着耐心,顺着彩带走出房间,走廊散漫心形的鲜花,彩带通向走廊尽头……
  薄夜渊顺着彩带走下阶梯,走过大厅,走出城堡。
  雷克穿着得体的西装,恭敬侯在门口,白手套抬了抬,站在院子里的萨克斯乐队奏响了生辰之歌。
  薄夜渊一把攥了他的领子:“黎七羽在哪?”

  “少爷,顺着少奶奶给你的指示,你不但能找到她,还能收到许多礼物!”
  薄夜渊猩红的眼眸一扫,发现彩带另一端远远地挂在树,包装精美的礼物从枝桠垂下来。
  一头小象穿着同款西装,等在门口。
  “少奶奶让你坐象过去。”
  薄夜渊黑脸,这短腿象也不知道黎七羽从哪找来的!哪配得他的高大英武!
  据说少奶奶要提前为少爷过生日,连夜布置了惊喜。

  这动静闹得很大,整个庄园包括薄老太都知道了……
  薄绯儿站在窗前冷冷一笑,黎七羽又想勾.引薄大少了?她会很快把她打回狐狸原形!
  “我让你们做的事,你们乖乖照做了?”薄绯儿冷凝问。
  佣人忙回道:“昨晚少奶奶购置了大量鲜花回来,尤其是主卧妆点簇拥了最多,三小姐你让我们把鲜花混进去,我们全照你的吩咐做了。”

  “那黎七羽现在怎么还好好的!”薄绯儿恼火道。
  她托人买到一种烈性香水,对正常人没关系,但是孕.妇不能闻,很容易造成流产。其实孕妇本来娇弱,要流产不一定非要堕.胎药那么麻烦……
  本来薄绯儿是想,把香水弄在香薰里,让黎七羽闻着睡一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