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1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嗓音像从胸口最深处激荡而出,“但你什么都不做,只是离开我,是对我最残酷狠戾的折磨……”
  他的唇瓣因为胃部的绞痛,已经痛得发紫,全身没有一处不是汗水淋漓……
  薄夜渊痛到昏厥过去了,闭着眼身体还在抽搐。
  她没想到真的那么痛,是不是尝试过流产一遍的滋味了?
  黎七羽让医生给他打了一剂止痛针,看着他大块头蜷着,英挺的眉目紧紧蹩着,像个巨型宝宝。
  到傍晚,薄夜渊缓缓醒来,转过脸看黎七羽坐在椅子画画,他慌乱的眼眸立刻安定下来。
  黎七羽心情很乱,绘画能让心变得宁静……

  忽然有阴影在眼前晃着,她抬头看薄夜渊按着胃,一晃一晃地走过来。
  沙发被他的巨型重量重重一凹,他靠过来抱着她。
  黎七羽冷冷拿着颜料笔:“滚开。”
  “肚子疼。”
  “痛死了最好,我不心疼。”
  “……”
  黎七羽推不开这只无赖,拿起手机打电话给雷克,送吃的来。她早熬了糯糯的牛奶粥,等他醒来吃。
  医生说他的胃伤得厉害,最近几天只能进点流食。活该!

  雷克亲自端着食物来,薄夜渊轻描淡写扫了一眼,搂着黎七羽不肯吃。
  “少爷,你都吐干净了,不吃东西养养胃,会伤得更厉害。”
  “没胃口!”黎七羽不原谅他,他没心情吃东西。他脑子短路,竟想给她下堕胎药,还有脸吃东西?
  “这是少奶奶亲手熬的。”

  薄夜渊毫无生气的脸从黎七羽小小的肩膀抬起来,死死瞪着牛奶粥。
  “不吃,那倒掉好了。”黎七羽伸手去端。
  薄夜渊长手一跃,先拿了过来。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端着粥,死死盯着黎七羽。
  黎七羽微笑:“我对你不好,你问我为什么总是折磨你;我对你好,你又有意见。你到底是欠虐还是欠宠?”
  “都欠……”
  “听说你给薄二少下了巴豆,让他拉了一夜。这粥里我也下了巴豆粉的,你吃不吃?”
  薄夜渊目光黯然,嘴角扯出一抹落寞。

  他不介意吃巴豆还是狗粮,她给他什么他都照单全收。
  但他被薄野薰欺负的时候,黎七羽仿佛看不见,甚至合起来踩他几脚。他罚薄野薰,黎七羽心疼地出头了?
  “巴豆?那不能吃……”雷克脸色大变。
  薄夜渊已经端起粥往嘴里灌着,刚熬制的粥,下面还热着……
  他一口含进去,跟吞了岩浆一样,差点呛出来。
  薄夜渊皱起眉,强行咽了下去。
  黎七羽抿唇,粥里她什么都没有放,没想到他还真吃了。
  “薄夜渊,慢慢吃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她为什么要关心他是不是被烫着了?
  薄夜渊深深地盯着她,明知道她不会是关心,他的心里却该死的升起期待。

  房间里浓浓的粥香味……
  窗口一副画架,黎七羽早晨作的画。
  粉嫩的包子脸,水灵灵的婴儿肥,跟薄夜渊有几分相似。
  薄夜渊盯着画纸,眼眸陷入深邃——
  他查阅过资料,也问过医生,绝大多数情况下,亲子鉴定的准确性可以达到99.99%。但是如果这个人有个双胞胎兄弟的话,情况会变得很复杂。
  薄夜渊和薄野薰是单卵双胎,出自同一个受精卵,接受完全一样的染色体和基因物质,因此他们性别相同,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小时候甚至连父母都难以分辨。这种相似不仅外形相似,某些生理特征,对疾病的易感性等都很一致,有的甚至有心灵感应——双胞胎哥哥发烧了,弟弟也会难受。
  亲子鉴定也不是完全分不出是谁的,但操作起来相当复杂……
  要漫长的时间,无数次的亲子鉴定,提取孩子全身下所有的基因来做验。
  薄夜渊深思熟虑过后,有了决定。
  既然如此,孩子即便是薄野薰的,他也可以说是自己的!
  反正常规的亲自鉴定,也查不出孩子不是他的……
  薄夜渊这顶绿帽子不止要戴,还要戴得稳稳得谁也别想摘下来!
  黎七羽眼神古怪地看着他:“薄夜渊,你在笑什么?”
  明明之前还在悲伤落寞、一脸惨相地喝粥,喝着喝着竟兀自笑了……
  薄夜渊菲薄的唇收敛,眼眸深的望不见底,他堂堂薄帝什么时候到了如此境遇,做个“接盘爸爸”还要耍阴谋手段。
  翌日。
  “大少爷点了万盏道歉灯,飘满整个庄园空。”

  薄绯儿抬起眉,脸有着不敢置信的愤然:“你说什么?”
  薄夜渊还用得着道歉?他不打算弄掉黎七羽的孩子么?那邮件明明发过去,他也看到了,否则不会酗酒、还为黎七羽准备了堕.胎药。
  “少爷派人在改建婴儿房,还计划着要把后院那块空地建个儿童王国出来,他才聚集了建筑师开了会议,打算亲自策划图纸。”
  薄绯儿重重地锤在桌,这孩子是薄二少的,他打算当做自己的养大?看来,是时候她出手了!

  她策划好了这场“意外”,不会让薄夜渊查到是她做的。
  “少爷,你疯了?这孩子不管是谁的你都要?”雷克难以置信问。
  薄夜渊扯唇冷笑:“爱情本来是疯子的游戏。”
  从爱黎七羽那一刻起,他已经失了理智……
  “少爷,不好了,少奶奶跟两位表亲打起来了。”佣人急急忙忙冲进来道。

  薄夜渊放下笔,脸色倏然可怕:“还不快把人关起来?”
  “少奶奶性子那么凶悍,我们哪关得住她!”
  薄夜渊眼神可怖极了,起身的同时一脚踹开椅子:“我说的那些外来狗!”
  什么?那些薄氏表亲……在少爷嘴里变成了外来狗?
  薄夜渊气势勃发走进会客厅,黎七羽翘着腿坐在贵妃椅,两个薄氏表亲女孩顶着红肿的巴掌印,一看到薄夜渊告状:“表哥哥,她打我们!”
  薄夜渊冷笑起来,走前握住黎七羽的手:“下次打人这种粗活,交给下人去做。”

  两个表亲女孩当场傻眼了!
  黎七羽眯起眼,定定地看着他……
  “她们伤到你没有?”薄夜渊下严苛地扫视她,“你现在是个孕.妇,注意安全!我不许你伤到自己!”
  不问问为什么吵架,少奶奶凭什么动手打人,薄夜渊只关心黎七羽。
  “少爷,这表小姐毕竟是贵客……少奶奶动手在先,怎么都是她不对,不道歉的话,我怕两位叔伯会追究。”佩蒂奶妈温软劝道。
  薄夜渊将黎七羽打横抱起来,浑身散发出可怕的戾气:“她想打谁打谁,只要她高兴!”
  “……”
  “在薄家,我给她这个权利!”薄夜渊大步离开客厅,“把这两个人丢出去,以后不准再踏进薄家一步!”
  黎七羽躺在他怀里,抬头是他冷硬迷人的下巴,她的心一阵迷荡。第一次有种少女怀春的怦然感。
  原来被人护着,是这样的感觉……
  黎七羽揪着他的衬衫问:“真的我想打谁打谁?不用理由,哪怕是我不对?”

  这两个表亲在走廊遇到黎七羽,冷嘲热讽,奚落她……
  黎七羽根本不认识,却被她们拦着各种挑事。从她们嘲笑,黎七羽得知,曾经的她没少被欺负!
  所以,她手撕虐贱人了。
  “你想打谁?”薄夜渊长腿迈步。

  薄绯儿正带着她的随身奶妈从对面走来,看到薄夜渊,脸颊绯红:“夜渊哥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