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0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话音刚落,旁边众人就表达了不同的意思,说这么做太莽撞了,最好还是想办法跟那寄身魂接触一下,弄明白具体情况之后再拿主意。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些天师们修为不俗,做事方式难免偏向保守,一番议论之后,支持立刻采取行动的竟只有徐应瞿一人,剩下所有天师全都持观望态度。
  众人表达意见之后,宇文明终于也拿定了主意,点头道,“那就这样吧。暂时不要动那具尸傀,也不要轻易去接触……过些天宗门大比结束之后,老祖宗会醒来一次,到时候这件事就交给老祖宗来裁定吧。”
  他是尸阴宗宗主,拿定主意之后,所有人都点头表示了支持,连刚才持不同意见的徐应瞿也只是撇了撇嘴,没有再出声反对。
  商定好这件事之后,这些天师们便依次离开了宗主洞府。
  我在外面看着,心里也微微吐了一口气,虽然他们的反应跟我推测的差不多,但没听到确定消息之前,我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担忧,直到现在,才算是终于安稳下来。
  吐完气之后,我就准备悄悄离开了,但就在这时候,宇文明却忽然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匆匆离开了自己的洞府,出门之后,往左边一拐,身影便直接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我原本已经向后退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忍不住皱眉思索,宇文明这是要去哪里?他的洞府本就是飞僵洞的最深处,偏偏他出门之后又往左边拐过去……从这阴气通道内看,他去的方向是阴气通道的更深处。
  莫非他现在直接去找那所谓的“老祖宗”了?
  可能找老祖宗的话,他方才为何要诓骗其他几个长老?
  我心里有些想不明白,转头看着飞僵洞的更深处,那里有一片石壁,石壁上有许多裂缝,从这些裂缝钻进去,就是上次我见过的那天道之尸的所在地。
  尸阴宗的老祖宗就在里面修行,我自然不敢贸然进去,但却又对宇文明的举动好奇的不行。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我决定还是往那片石壁处走近些看看。
  才走出去没几步,我眼睛往旁边一瞥,猛然发现那石壁旁,还有一个隐藏在石缝中的凹坑,而那凹坑内,有一块石壁上依稀露出几个小洞。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那里还有一个洞府!
  这可就奇怪了。越靠近那天道之尸的地方,阴气质量便越高,宇文明身为尸阴宗宗主,他的洞府距离那天道之尸已经很近了,却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距离更近的洞府存在。
  我仔细斟酌了一下,那凹坑终究还是在石壁外面,而且距离我的距离很近,若我在这里都没用惊动到尸阴宗老祖宗的话,过去那里似乎也不会有事。
  拿定主意之后,我立刻便动身,来到这凹坑旁,小心贴到墙上,眯眼隔着那小孔一看,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宇文明就在这个洞府里面。
  只是这洞府内还有另外一个人,似乎地位比宇文明还要高一些,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宇文明站在他身前,面容之上带着几分肃穆。
  看到这个人,我心里猛然一惊,这人……赫然是与我结怨颇深的燕南天!
  燕南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他当初说跟尸阴宗有血仇也是在骗我?
  我心里才刚冒出这个念头,立刻便摇了摇头。这人不是燕南天,当初我见到燕南天时,他已经失去了肉体,只是一具阳神残躯,而眼前这人虽然面容身材跟燕南天一模一样,但却是一个骨肉俱全的活人。
  既然排除了燕南天,那另一个人的身影便涌进了我的脑海中。正是之前蒋东成跟我说过的尸阴宗大长老燕东岳。
  当时听到这个名字时,我便猜测燕东岳此人必然跟燕南天有关系,如今看来,当初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我心里纷乱猜测着,那边宇文明与盘膝坐在蒲团上的燕东岳已然交谈了起来。
  此时的宇文明面色远比方才凝重的多,嘴里用极其生硬简洁的话语,把祭祀恶灵吞噬尸傀阴气,以及他们几位长老方才讨论的决定跟燕东岳描述了一遍。
  看着他的模样,我心里有些诧异。祭祀恶灵吞噬尸傀阴气这件事,本身对尸阴宗的影响说不上好坏,就像方才那徐应瞿一般,他对这件事的态度恐怕是喜大于忧。这宇文明此时为何换上了这般态度?
  不等我想明白,那边听完宇文明话语的燕东岳,已经霍然从蒲团上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宇文明,静默良久之后,才用一种极为阴沉的语调,开口道,“果真是吞煞之法?”
  没等宇文明再次确认,那燕东岳便焦灼的在原地来回走动起来,前后走了三四圈之后,他才终于停了下来,面色之中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惊慌,声音略带着几分苦涩,再度说道,“当初我那二弟便是从一具寄身尸上得到的饕餮术,而今又是一具寄身尸用出这秘法……亏得这些年咱们谨小慎微,试图一直将这饕餮术保守下去,如今来看,一切皆成空……罢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都是命数。嘿嘿,只是可惜了我那二弟。”

  听到“饕餮术”三个字,我心里一震,祭祀恶灵跟我说过。他吞食尸傀阴气之时,用的正是这“饕餮术”!
  听燕东岳这意思,很显然,他知道这种方法。而且这件事跟燕南天还有些牵连,似乎很早之前,燕南天就曾从一具寄身尸身上得到了这个法子,而他与宇文明两人也都是知情者。多年来两人一直保守秘密,而现在,随着祭祀恶灵用出这种秘法,他俩的秘密似乎保持不下去了。
  我心里微微有些紧张,对修行之人来说。秘法玄功无疑是比性命还要关紧的东西,我坏了他两人的好事,他们此番秘议,莫非是要对我下手?
  只是听他话里那股萧索之气。似乎又不像要对我动手的样子。
  我有些听不明白,那边宇文明却显然很清楚他在说什么,听他说完,略微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口问道,“那老祖宗那边怎么办?当年你说过,老祖宗若是知道了这个法子,保不齐便会要了咱们尸阴宗上下数千人的性命……”
  燕东岳摇摇头,“这次尸阴宗上下多少人都看到了那秘法,咱们不可能全部除掉,隐藏已经没有意义,老祖宗那里,就听天由命吧。”
  “可是……”

  宇文明明显有些急了,着急想要分辩什么,燕东岳却先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嘴角微微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又道,“当年咱们能瞒住老祖宗,只是巧合。而今以老祖宗的功力,尸阴宗上下大小事务,根本不可能瞒住他。只是你也莫要太过忧虑,嘿嘿……咱们的老祖宗,如今阳寿已历六百余载,天谴旦夕即至,这次能不能顺利出关尚是两说,咱们听天命尽人事。如此便足矣。”
  他这番没头没尾的凌乱话语,我更听不懂了,但他俩没有强行守护饕餮术秘密的意思我却是听明白了,心里不由吐了口气。
  而宇文明听了他的话,沉默了下来,脸上白一阵青一阵的,也不知在想什么,过了大约三四分钟。才忽然叹了口气,对燕东岳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日期:2016-12-19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