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个平淡的夜晚,但好多人却并不平静,有的人是在动脑,有的人则在动嘴,还有的人想动的更多,因此这又是一个不平淡的夜。
  这不,有一个男人正在气极败坏的打电话,在大动肝火:“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的事?……我可告诉你,老头子连着找我三次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小心你小子的狗……问我怎么办?你应该知道。”说到这里,男人狠狠的摁下了手机上的红色挂断按键。等男人手指抬起的时候,那个红按键似乎比其它按键低了一些。
  新的一天开始了,也预示着这周即将结束。
  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他急忙起床,洗脸刷牙后,没来得及吃早点,便坐到了办公桌后。
  今天醒的晚,并不是楚天齐故意睡懒觉,而是昨晚情绪波动太大,睡着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了。在睡觉期间,梦里也一直没闲着,为此还中途醒了两回。
  楚天齐虽然起得很晚,可仍然有些头昏脑胀,不太清醒,于是点燃一支“提神烟”吸了起来。他一直觉得香烟提神,这可能是所有“烟民”的伟大共识吧。

  一支烟刚吸完,李子藤来了。
  李子藤例行汇报完当日工作,并把附有事项分类单的文件夹放下,准备出去。
  楚天齐叫住了对方:“子藤,有消息吗?”
  领导近几天已经多次问过这句话,李子藤当然明白是什么,便摇了摇头:“没有,没有任何消息。政府这里没有,丨党丨委那边也没有,城建、土地也没接到。昨天下班时我专门又了解了一遍,今天还会继续关注着。”
  楚天齐微微点头:“好,你去吧。”

  “好的。”答应一声,李子藤退了出去。
  “没有?什么时候会有?”楚天齐自问着,又去拿桌上的烟盒。
  “叮呤呤”,铃声忽然传来。
  拿起手机,楚天齐扫了眼来电显示。看到屏幕上固定电话的区号,楚天齐不由的一楞:省城电话,莫非是……

  又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数字,和印象中那两个号码很像,可又不完全一样,哪会是谁呢?带着疑惑,楚天齐接通了电话:“您好,请问您找哪位?”
  手机里静了一下,传出一个男声:“你是成康市政府的楚天齐吗?”
  听声音很陌生,楚天齐于是反问道:“您是哪位?”
  “你到底是不是楚天齐?”对方没有回复,而是盯问道。
  想到那个号码,感觉对方语气也很冲,楚天齐没有继续盯问,而是老实回答:“我是楚天齐。”

  “这周一的时候,你是不是上过七楼,进过‘七0六’房间?”对方的声音很冷?
  周一?‘七0六’?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就冲这几个信息片断,还有来电号码,楚天齐认定了之前的判断,对方一定是省政府的人,最起码是在省政府打电话。他不由得一惊,想到了自己那天和张秘书通话的内容,莫非对方是要秋后算帐?尽管心中有些不安,但楚天齐尽量沉稳的说:“我不明白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讲的清楚些?”
  对方声音传来:“你和张省长都讲了什么?”
  “你到底是谁?”楚天齐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对方气很粗:“你到底讲了什么?”

  楚天齐冷声道:“请你自报家门,否则我无可奉告。”
  手机里停了一下,传来声音:“我是庞庆隆。”
  庞庆隆?对于这个名字,楚天齐当然知道,对方曾经是张天凯的秘书,刚刚荣升不久。但同时楚天齐也想到了另外几件事,便很疑惑:他找我*干什么?
  对方声音继续传来:“你到底和张省长讲了什么?”
  楚天齐没有回答问题,而是问道:“你是哪个庞庆隆?”
  “省政府副秘书长。”手机里的声音透着居高临下的气势。
  “你真的是庞副秘书长?”楚天齐反问。
  “哼,你怀疑我?”对方声音很是不悦。
  楚天齐回道:“现在冒充领导的人很多,咱们又没接触过,你问到的问题,又涉及到另一个更高领导,我不得不慎重。”
  “明确告诉你,我就是省政府的庞庆隆,是受张省长委托,找你谈谈。”对方语气很傲,“做为省政府副秘书长,我找你谈话,应该还够资格吧?这下可以说了吧?”
  对方做为副厅级,当然有跟自己骄傲的资本,但楚天齐此时却不能把自己摆到副处位置。于是他语气也硬了起来:“对不起,我不能说。”

  “为什么?”对方显然有些出乎意料。
  “你既然是受托找我,那就请你说说你接到的是什么任务,委托你的人和你说了什么?这也是为了进一步确认你的身份,也是对各位领导负责。”楚天齐说的非常干脆。
  手机里传来一阵冷笑:“哼哼,楚天齐,做事不要太过分。”
  “过分吗?你既然是受人之托,由你先讲出受托内容那是天经地义,何来过分之说?”楚天齐回道,“或者让托付之人亲自向我确认你的身份。”
  “你可不要后悔。”对方的声音有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就冲你现在的说法,我更不敢相信了,还是请那位向我亲自确认吧。”楚天齐说的斩钉截铁。
  “好,好,好。”三个“好”字一声比一声高,随即手机里响起“啪”的挂断电话声。
  楚天齐长嘘了口气,放下手机,笑了。通过刚才的来电,他知道张天凯在找自己,庞庆隆一定是受张天凯所托。之所以提出那么多质疑,只是不想和庞庆隆谈而已。既然前秘书已经出马,想来正主找自己也不远了。本来嘛,事关亲儿子,而且还是被赋予家族希望的唯一儿子,张天凯不可能不关心张鹏飞的。
  忽然,楚天齐又多出一丝疑虑:庞庆隆会不会断章取义,会不会故意歪曲或颠倒黑白?张天凯不会因为刚才的通话再改变主意吧?这就看张天凯到底怎么想,能不能辩明真实情形了。
  河西省政府主办公楼,“七0六”房间。
  办公桌前,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这个男人留着毛寸短发,整个身子弓着,极尽卑服之状。
  张天凯坐在办公桌后,面色冷峻,眉头微皱,眼睛微微眯着。
  刚才让庞庆隆找楚天齐,张天凯也是万不得以。

  在这几天当中,张天凯曾经质疑是否想错了,既质疑楚天齐在进行信息讹诈,也质疑儿子瞒了自己好多事情。为了保险起见,他压下了邢志军报来的矿井爆炸处理方案,思考与核实了一些事情。他无法向有关部门或是其它人员核实,只能向自己儿子求证。在三次找儿子的时候,孽子都是拒不认帐,言称楚天齐血口喷人,但也找理由不与自己见面。
  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张天凯自认有所了解。如果孽子承认牵涉一两件事,更显真实,但现在矢口否认,而且躲着不见,就让张天凯心里没了底。尤其孽子虽然坚决否认,可在昨天半夜却又向自己打听楚天齐的动向,更令人生疑。他隐隐约约意识到,情形可能比自己想象的严重,这才是孽子拒不承认的原因。
  日期:2017-12-1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