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5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家,只见门口有个穿白色风衣的年轻女人正站在门口,我以为是客户,正要打招呼。只听臧琳问我,“这会不是你那个小妹?”
  我小声说什么小妹大妹的,人家说不定是来疏导的!
  我问这个女人在门口有事吗?这个女人笑着对我说,她是省内某大学学生,听说我做情感疏导工作很好,特来拜访。
  我把这个女学生让进屋,给她端了杯咖啡,我问她,“有什么问题尽管说。”
  女孩笑起来了,“林老师,并不是我有问题,是我们系很多同学想让您过去讲堂课,您看什么时候方便?”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这讲课可是头一次,一旁的臧琳笑着对女生说,“回去对你们同学说,这两天就去讲!”
  哎,这个臧琳今天这是吃啥药了,怎么处处和我做对,这是不是快要生孩子表现出来的烦燥呢?
  我和女生敲定了去讲课的时间。女生刚走,我本来想和臧琳谈谈。但臧婉进来了。
  “大仓,你正好在,上午我来你们家没人。”臧婉进屋就来这样一句。
  我还纳闷,这娘们不会也和她妹一样吃错药了吧,怎么进屋就找我。
  我笑笑着,“大姨妈有啥事就尽管说!”
  臧琳让我有点正形,别大姨妈大姨妈瞎叫,那是对女人例假的称呼,可不能随便乱叫。
  我当然知道那是女人每月一次的爱称,但与臧婉没事时开个这样玩笑不伤大雅。
  原来臧婉让我当说客,去劝吕大胖子,臧婉说现在吕大胖子一天就三件事,起床吃饭炒股票,周末玩麻将,连搭理她的时间都没有。

  臧婉说吕大安最可气的是,臧婉要提结婚二字,吕大安就告诉她,等自己有八百万时就结婚。
  臧婉说这不明明和她拖吗,他大吕大安再有钱,也不可能有八百万。
  我问臧婉吕大安这段时间股票是不是挣钱了?臧婉说,她从不关心吕大安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否挣钱了。
  我想吕大安在股票里发大财了,这要是八百万,***,他成土豪了。

  我笑着对臧婉说,说不定吕大安真快挣到八百万了,让臧婉等着当富婆吧!
  臧琳对我们的聊天不感兴趣,回房间看电视了,臧婉小声对我说,吕大安在其他地方还有房产吗?
  我没想到臧婉心机这样深,这吕大安还真有两处房产,但吕大安让我保密,因为这两处房产,吕大安还要留着有其他用处。
  为了哥们秘密,我肯定不会告诉臧婉,我就笑着对臧婉说,“结婚后,去房管局一调就出来了。再一个,你操什么心,就是人家有也是婚前财产。”
  臧婉不住点头。我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人,她不像臧琳那样实在,既出过轨,还很风*,我都不明白吕大安究竟喜欢她哪里?

  俗话说“看破不说破,你我都好过。”
  我对吕大安和臧婉的私事不愿过问,要是一起喝个酒、搓个麻将、泡个歌厅我都可以。因为我老妈说过,别人的私事一定不要掺和,要不你会和别人闹掰了。
  臧婉和唠叨了这么多关于吕大安的事,主题无非就是一个,要吕大安立即与她结婚。
  我都有些无奈了,他俩个天天在一起,那还和结婚有啥两样。

  看来臧婉这个要面子人,她要的是隆重的婚礼,以及那套房子,当然更重要的是吕大安炒股挣的钱。
  反正臧婉没给我留过好印象,之前那副黄世仁的模样我还记忆犹心。
  那时我穷的都快要饭,快穿开裆裤了,她还跑来催要房租。现在她知道我和她是一家人了,但我不才不会上这娘们的当,太风*了,只不准哪天又和谁上床。
  臧婉走后,臧琳让我劝劝吕胖子,必竟都是同学,总这样悬着,她父母也担心。
  我笑着说,当然要劝,那可是自己准连桥。我心想,她们父母纯时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就得让吕大安把这样的人好治治。
  说曹操,曹操就到。臧琳刚说完,吕大安就兴冲冲的来了。一进门就告诉我,“大仓,快给我做做工作吧,郁闷死了!”
  我一愣,这吕胖子怎么这时间来了,这可是下午快收盘时间,这小子难道又抓了几个认购,赢了吧。
  吕胖子点非常好,在股市上他能连中好几个签,来几个涨停版,他就挣得盆满钵满。

  当然吕胖子也看到臧琳在那里了,我看出来他有话想说,没说出来,我猜到肯定与那个臧婉有关系。
  我正想把吕胖子让进屋里,这时外面有人“咚-咚”的敲门声。我想客户来了,我让吕大安去别的房间先呆会儿。
  我打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只见这小子一进门就问,“这里是不是‘雨仓’情感疏导室吧?”
  我连忙说,“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还没等我说完,这个人突然抓住我的衣领,“你就是林雨仓?
  我被来人这突然一招弄懵了,其实我不怕别人威胁,也不怕打架,但要有个缘由吧。
  “这位哥们,有话好好说!”我想挣脱这小子,但这人很有劲,我挣脱不掉。
  这小子狠狠的对我说,“前段时间是不是有个女老师前来疏导?你都给他说了什么?”
  我一愣,前段时间的确有个女老师前来我这里,这小子与她有什么关系?
  我飞快想着,只见吕大安开门出来,手里拎着我防身用的棒球棒,突然上去就朝那个人一棒,“***,还反了你了!”
  那人被吕胖子这一棒打的不轻,差点摔倒。我连忙制止了吕胖子的鲁莽行为,“胖子,别乱来,有啥时我们可以选择报警,咱先听这位哥们说完!”

  我看刚才那人也被吕大安的动作给震住了,吕大安很唬人,长得比那人还胖,个子还高。
  一旁的臧琳尖叫着,要我们赶快报警,我没理会臧琳,我认为这肯定是一场误会,先听人家说完咋回事再定。
  “这位大哥,你来这里吧!”我引着来的这个人进入咨询室。
  这人坐在那里,我给他倒了杯茶,“你是静心的什么人?”
  我知道来人与前几天来咨询的静心老师一定有关系,这人看了看我说,“我是静心的哥哥!前几天她来你这里进行心理疏导,但没想到后回家后,人就变了个样,天天锁在屋里不见人,我怀疑你在里面做什么手脚吧!”
  ***,这不会是静心的校长吧?但通过他这一说,我这才知道,原来静心上次疏导后,在家很少说话,人就像变了个人,以前那种活泼的样子找不到了。
  我拿出静心咨询资料仔细看了看,感觉里面没有什么问题,我给她提的解决建议也没事,怎么就变郁闷了呢?
  我把资料递给静心的哥哥,他哥哥看完后傻眼了,连说“对不起”,我知道里面关于静心被学校领导骚扰的事情写的很详细,我想他哥也看了。
  “既然这样,哪天我再问问静心吧!也请你们家人替他保密,这种事情有时确实很压抑,既要工作,还要面临别人的胁迫。”我说完把资料重新归入档案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