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28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9 08:56:15
  2011年10月29号中午,台风刚过,人们开始外出,几名退休老人在中山路小巷里发现了一具严重受伤死亡的女性尸体。
  老人们惊恐的发现,尸体身上赤裸无衣物,喉咙被割,脸部被刀划至分不清生前长相,手指及丨乳丨头缺失,更可怕的是受害者脖子上还缠着什么东西,似乎像是一根绳索。
  在老人仔细查看之后,发现缠在尸体脖子上的东西,居然是一段肠子!受害者被凶手从下身残忍的将小肠全部拽出,缠绕在脖子上。
  这个极端恐怖的场景使几个老人吓破了胆。老人们报案了,而警方很快便赶到了尸体发现处。
  由于这起案子与几天前在泽北路发生的那起案子在作案手段及凶残程度等地方极为相似,警局断定为同个凶手所为,决定并案侦查。
  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情况下,凶手再次犯案,这引起了警界的高度重视。

  正常来说,犯下如此大案的凶手应该会先隐藏一段时间,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掏肠魔竟然顶风作案!
  日期:2017-12-09 08:56:55
  掏肠魔是人们私下的称呼,这与凶手的犯案手段有关,凶手喜欢剖腹拖肠,将体肠甩缠在受害者的左肩及脖子部位,现场惨不忍睹,甚至吓呆了一些赶来的警务人员。
  这样的杀人方式在全世界都是少见的,一时间,该案在当地引起了极大恐慌。
  连续发生了两起这么残忍的案子,茂市警方受到的压力不言而喻。

  远在省城的宋兴明也开始关注这起案子。是那个家伙吗?他再次犯案了吗?似乎不对,案发现场不是平县,也不是川头,而是在茂市。当然,那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犯案手段,差别很大。
  勒杀割喉,剖腹拖肠,割掉手指,划破脸相,这不是那个家伙的做风。人的行为是有惯性的,包括杀人手法。这种手法或许会逐渐升级或衰弱,但完全的变动几乎是不可能的。
  难道凶手另有其人?
  日期:2017-12-09 08:57:42

  割掉手指和划破脸相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掩盖死者的身份。那么,为什么要掩盖?凶手和死者是熟人关系?只要确认死者的个人身份凶手就会暴露?似乎不对,这种性质的案子怎么可能会找熟人当目标?而且还是两次?
  凶手在一个星期内连续犯案,除了凶手本人变态外,应该与天气也有关系。雨夜、台风,这些因素能掩盖甚至是抹掉很多痕迹线索。
  首先,在这样的天气下,路人稀少,有目击者的可能性低。其次,抛尸的时候,车轮及脚步印迹都会被大雨冲刷,不容易留下蛛丝马迹。这从侧面可以看得出,凶手并不是一个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纯疯子,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
  整个尸体发现处,则第二现场,都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的指纹及DNA,这更加排除了平县那个家伙犯案的可能。因为如果是那个家伙犯案的话,根本就没有必要考虑抹掉指纹及DNA等特征痕迹,因为他早就知道,警方的档案室里早就存有了他的指纹及DNA模型样本,这些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必要掩盖,事实上以那个家伙的作风,可能压根就不会考虑这些。
  “哎!”宋兴明叹了口气,对他而言,凶手不管是那个家伙,或是说另有其人,都是一种悲哀…
  日期:2017-12-09 08:58:23

  2011年11月,让宋兴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隔不到一个月,凶手竟然再次顶风作案!
  2011年11月17号,茂市满庆村19岁女孩苏花惨遭伤害。
  满庆村距离茂市市区并不远,村边有一些残疾的流浪狗,流浪狗是一名叫苏文安的老人从城里收养过来的。
  苏文安无子无女,所以老年后便有了养狗作伴的习惯,养的多是一些被城里人抛弃的残疾狗。老人是在一年前去世的,死的很突然,没有考虑狗狗们的后事。
  村民们在苏文安去世后除了几户人家领养了几条还算健康的狗狗外,大多有生理缺陷的狗狗都被抛弃了,抛弃在村坡的一角上。
  虽说如此,有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好心人会过来用剩饭剩骨喂狗的,苏花就属其中。苏花有晚上去村坡喂狗的习惯,当时下着小雨,在黑暗的小道中,苏花拿着东西打算前去喂狗的时候被人冷不防的上前用手和绳子勒晕,和先前死去的受害者一样,苏花的小肠也被凶手从下身疯狂拽出。
  还好当时村坡上的狗叫及苏花本人的呼救声被其他人听到了,凶手被赶来的村民吓走了,没有来得及将苏花彻底杀害。

  村民赶过来的时候,凶手已经不见。由于村坡上的狗狗都有生理缺陷,也没能追咬到凶手,想必凶手已经逃跑。
  日期:2017-12-09 08:59:05
  苏花在经历了一阵惨叫巨痛后昏倒了过去。黑暗中,赶来的村民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苏花,当时一村民上前想要搀扶起苏花,忽然觉得苏花的下身有一种“滑滑”的感觉,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堆肠子。
  苏花倒在地上,像先前死去的受害者一样,她的小肠被凶手从下身疯狂拽出,鲜血和粪便顿时浸满案发小道。
  一些村民因为受惊过度,险些晕倒。稍微清醒过后,村民开始拨打“110”及“120”,苏花被送往医院抢救。虽经抢救暂时挽回了性命,但其身心遭受到了极大摧残。
  宋兴明是从报纸上得知这起案子的。当时在案发现场里,茂市警方除了发现一串可疑的脚印外,没有发现任何有突破性的线索。

  足迹鉴定得出,凶手的身高大概在1米77至1米82之间,由此推测,这起案子与平县的那个家伙无关,不是那个家伙干的,可以完全排除了。
  日期:2017-12-09 08:59:50
  11月20号,记者前往医院采访。
  听到记者是为采访苏花而来,苏花妈妈忍不住激动的情绪,嚎啕大哭,几度哭晕在女儿的病床边。而被病痛折磨得已经无法哭泣的苏花,在巨大的痛苦中不停发抖。
  虽然案发已经过去3天时间,但身受重创的苏花脸部依然肿胀,两只眼睛里充满了黑红的血丝,脖子部位被人勒掐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即使吸着氧气、输着液体,但难忍病痛折磨的孱弱身体仍不时地抽搐颤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