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磊四周看看窃语道:“乔总采纳了秦凡的意见,决定以蔚蓝海岸,城市泊岸为主题,打造国际山水园林休闲度假海岛。我怎么觉得这方案太普通了,一抓一大把,能不能竞标成功值得商榷。乔总不是从国外回来的吗,水平不过如此嘛。”
  我心中默念着,大概猜到对方的着力点和突破点。这个方案还不如原来以环境为主打的主题,真的怀疑乔菲的能力和水平。一个广告的主题决定了接下来方案的走向,即便再出彩都是白搭。这个主题连我都过不了,更别说参与竞标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公司任命了她为创意总监,就是自己的上司,在背后乱嚼舌头似乎有些不妥。我看了杜磊几秒道:“你的水平高倒是拿出方案啊,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回去干活。”
  杜磊一脸懵逼,望着我的背影小声嘀咕道:“莫名其妙!”
  回到办公室,我始终坐立不安,从办公桌前移到沙发上,怎么都不舒服。冷静片刻后,又把金沙湾项目拿出来认真看了好几遍,试图找出不一样的创新点。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其他部门的员工陆续离去,而创意部依然在刻苦奋战。

  尽管乔菲把我踢出局,但始终放不下这个项目。利用一下午时间整理思路,决定选择妥协,毕竟都是为了公司利益。将她的想法和我的创意糅合起来,形成全新的一套方案。可是,她会采纳吗?
  想了半天,打算与她坐下来冷静谈一谈。这时,世达公司的王总监来了电话,再次确认今晚的饭局。我这人向来做事守时守规矩,既然答应了一定做到。
  王总监得到我的同意后,兴高采烈道:“徐总,那就说定了,我和设计部的杨雪在酒店等您。”
  她特意强调了下杨雪,我心领神会,笑着道:“放心吧,我一定准时赴约。”
  刚挂了电话,杜磊推门进来了。一副怨妇的表情道:“徐总,我可能晚上去不了了,刚才和乔总请假愣是不答应,要不……”
  我的心思完全不在今晚饭局上,而是想着如何与其面谈,突然来了主意,将打印好的方案递给杜磊道:“把这个给了乔总。”
  杜磊拿起来大致翻看了下,不可思议道:“你重新做了一份?太牛逼了,你干嘛不亲自给她啊。”
  “让你去就去,废什么话啊。”
  杜磊会心一笑,指着道:“我明白了,你是不好意思见她,对吗,哈哈。”说着,伏案压低声音道:“朗哥,我觉得吧,既然你要是喜欢她就应该乘着这个机会讨好关系,而不是像个吃了枪药似的怼着干……”
  我打断他道:“谁说我喜欢她了,别胡说八道啊。”
  杜磊一脸茫然道:“不是,你昨天口口声声要追人家的,大前天在派出所还说是你女朋友,现在就变卦了,这也太快了吧。”
  我坐起来神情严肃地道:“我说过吗?”
  “卧槽,这么快就不承认了,你丫太善变了吧。”
  我清了清嗓子道:“杜磊,我是你直接上司,请注意说话的口气和措辞。我说过,绝不会发生所谓的办公室恋情,更不会看上她。”

  我严肃下来员工还是害怕的,包括成天嬉皮笑脸的杜磊。他嘟囔道:“不知道谁魂不守舍地说要追人家的……”
  我猛然站起来道:“是我看走眼了,行了吧,赶紧滚,立马消失!”
  杜磊拿起方案赶忙跑到门口嘿嘿笑道:“朗哥,其实我觉得你俩还挺般配的,真的。”
  “滚!”
  如果说原先有那么一丝冲动,现在早已殆尽。好比午后的狂风暴雨,来得快走得快。风平浪静后,又是晴空万里。
  爱情这东西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时候刻骨铭心,有时候淡雨如丝,越是急不可耐,越是无法触及。其实我对爱情没有太多的奢求,只要感觉对了就ok了。就像大学里的那场恋爱,曾经抱有无限的幻想和期待,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
  其实也没什么遗憾的,偶尔会想起来,但很快又淹没在繁忙的工作中。
  为了事业,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好不容易熬到七点,收拾东西准备赴约。刚走到门口,迎面与进门的乔菲相遇,差点撞一起。

  乔菲略微尴尬,很快恢复正常状态,捋了捋飘逸的长发道:“你这是去哪?”
  我冲着墙上的挂钟努了努嘴道:“乔总,现在是下班时间,从公司规章制度看我们已经解除了劳务关系,我去哪和你没什么关系吧。过问别人的私生活不觉得有些不妥吗?”
  乔菲淡定地道:“既然你对公司制度如此熟悉,那知道不知道有一条加班规定,要无条件服从。今晚创意部全体员工都要加班,包括你。”
  我把单肩包往沙发上一扔,摊摊手道:“成啊,不就是加班嘛,那你看我能干嘛,是伺候您沐浴更衣呢还是端茶倒水。”
  乔菲眉头微蹙,道:“我没功夫和你贫嘴,说件事,晚上我约了恒通地产的李总吃饭,到时候你和我去。”
  我愣怔半天诧异地道:“我没听错吧,您老怎么想起我来了。金沙湾项目现在不由我负责,再说了见客户是客服部的事,你去见有什么意义呢。”
  乔菲没有太多废话,直截了当道:“今晚八点香格里拉大酒店,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说完,转身离去。
  我冲着背影喊叫道:“喂,我没答应你啊,再说我也要见客户……喂,喂……”
  她没有搭理我,径直进了项目二部。
  我坐在沙发上揣摩她的用意,既然这个项目已经交给秦凡,为什么不带他去而是我?
  此外,她要见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从小玩到大的冤家对头李文涛。
  李文涛和我,以及袁野的父辈都是1258工厂的,而我们在外人眼里正是所谓的厂矿子弟。李文涛的父亲是工程师,在厂里相当牛逼。相反,我家老头熬到最后只是个宣传科科长。
  李文涛家境优越,当年在厂里称王称霸横着走,直到我和袁野把他装进麻袋里暴打一顿丢进河里才算老实点。这都是过去的事了,高中毕业后,我和袁野都考上了大学,而他读了个三流大专,没读完就辍学了。
  厂子倒闭了,平时联系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直到今年才得知成了恒通地产总经理。我们有过一次通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即便是金沙湾项目也从来没找过他。
  想到要见他,我不由得的苦笑起来。看来,冤家路窄啊。
  不管有多少种疑问,既然事关公司利益,有再大的意见也得去。没办法,看来今晚见不上小雪花了。随即掏出手机打给了王总监取消了晚宴。
  十分钟后,乔菲再次出现在我办公室,急急忙忙道:“可以走了吗?”

  我看着她漫不经心起身,没说一句话提着包哼着小曲下楼了。她加快脚步尾随其后跟了上来,眼神似乎在抱怨,又在隐忍。
  出了公司大楼,我猛然冒出一个想法,有意向刁难下这位高冷傲慢的上司。回头故意问道:“乔总,我们怎么去啊。”
  “公司不是给你配了车吗?”
  “哦,开车去啊。”
  “你说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