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1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孩子不是他的,黎七羽已经亲口承认和薄野薰发生了关系,她还问薄野薰要了精子,她对他做的一切都有预谋是为了报复他!
  难怪她突然性情大变对她好,又主动提出要做人工受孕!
  黎七羽躺在沙发,刚喝完早茶,她做了半个小时的瑜伽,又弹了钢琴,心情莫名地觉得很不错。
  薄夜渊的电话一直没断过,保持着十分钟一个的查岗频率。
  虽然每次都没有营养——他顶着老脸说一些当面讲不出的情话……
  她应该不屑一顾的,却每一句都听了很有感觉?
  床头柜放着几块玻璃,系着缎带,黎七羽拿起来看,才发现玻璃刻着她的的睡脸,还有薄夜渊写的情话。
  原来昨晚薄夜渊盯着她的睡脸,一夜未睡,刻了几块“玻璃情书”。
  黎七羽想起他的手指割伤了,她发现的时候,他捉着她的手指头霸道地责问她:
  【你弄伤了自己一根手指,我要伤到十根,才能感同身受你的痛!】
  他是幼稚的白痴?!
  黎七羽不自觉挽唇笑了笑,将玻璃情书小心收起来,思及她让店里定做的礼物,她打电话过去询问进度。

  礼物是她亲手设计的,很有纪念价值。
  这是她第一次为薄夜渊花心思!
  黎七羽挑了眉,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在等电话的时候,她已经无意识拿起手机看了十几遍。
  这绝非好现象,她不该是个还对男人有奢望的女人!
  夜晚。
  满桌的菜热了又凉,黎七羽蹩眉冷凝,看来薄夜渊这辈子是没口福了。
  早晨他走时还黏糊糊的,热情得赶都赶不走!

  “二少呢?”她怪薄野薰今天竟一整天没见人影!
  “二少肚子不舒服……在调养。”昨晚他拉了一夜,等找医生开了药已经虚脱了。
  黎七羽索然无味地吃了一点,也弄不清自己心情为什么会变得很差。
  时不时地想知道薄夜渊是不是回来了,一整天没有动静都在做什么?这么晚不回来难道出事了?
  这难道是思念的感觉吗?她何时在意过薄夜渊的感受!

  黎七羽正泡着澡,听到起居室外有声音,他回来了么?
  她结束泡澡,披了浴衣走出去,只看到佣人在整理床单……
  “薄夜渊人呢?”
  “大少爷?”佣人怪地皱眉,“没有见他回来啊。”

  黎七羽脸色沉下去,回到浴室洗脸、敷面膜、护肤……
  时针划到12点了,她毫无困意,薄夜渊还没有回来!
  呵,他回不回家她从来没有在意过。平时她厌烦他,他偏偏时时刻刻黏在她身边踢都踢不走,现在他突然没了消息,她居然空落落的发慌。
  原来不只是男人贱,她也贱?人之初,性本贱!
  黎七羽靠在沙发看育儿书籍,忍不住划拉了薄夜渊的手机号,没人接。
  她又把号码拨给雷克,通了……

  “把电话给薄夜渊。”黎七羽懒声道。
  “少爷……现在不太方便。”雷克尴尬地咳嗽一声,“少奶奶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
  呵,还横起来了!她听到那边有钢琴旋律,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黎七羽蹩起眉,显然不是在公司,也不可能是什么商务宴会。

  通常正规宴会这个时间点也该结束了!
  “没事不能找他了?让他接电话。”
  “少爷这几天都会很忙,少奶奶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没重要的事我挂了。”
  言下之意,这几天都不打算回来了?她的三天之约,他都要避开?
  黎七羽冷笑挑唇,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薄夜渊不回家跟宝宝有关系。
  早晨他还信誓旦旦地说相信她,孩子一定是他的——
  “我肚子疼,不舒服。”黎七羽淡淡地说完,挂了电话。
  薄夜渊,如果你今晚不回来,我会狠狠扼杀这丝念想!
  十几分钟后,医生提着药箱叩开她的门:“听说你不舒服,我来为你检查。”
  黎七羽脸色寒了下来,派个医生把她打发了?

  她将医生赶出去,关门倒锁。
  倒在床翻着日记里过去小七羽的遭遇,她一遍遍嘲笑自己,明知道结果是悲惨,她为什么还会往里跳?
  翌日,黎七羽醒来睡在柔软的大床,她慵懒坐起,想起前一晚看育儿书看到很晚,不知不觉靠着沙发睡着了!
  卧室门她倒锁的,佣人根本进不来!
  所以,一定是薄夜渊回来了——
  黎七羽怔了一下,目光四处看,刚走出房间看到雷克守在对面书房门口。

  她的嘴角勾了一丝笑意,雷克伸手拦她,又碍于她是孕妇不敢直接冲突,只能看她闯进去:“少爷说,没他的吩咐谁也不许进去!”
  好大的酒味——
  薄夜渊听到她的声音,敏感的神经立即绷起,全身所有的细胞都要裂开。
  她的脚步停在他身边,气味萦绕着他……

  他的心在胸口撕裂着!
  黎七羽单手放在扶手,俯身靠过来:“这么紧张?我知道你没睡着。”
  男人猩红的眼张开!阴霾得一片无底黑暗!
  黎七羽美魇的脸靠得极近:“喝酒了?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大概等到两点多,对他无限失望!
  她本来打算不理他的,结果他又半夜偷偷回来,还把她抱床。
  黎七羽端起他的脸:“不是说不回来了么。”
  薄夜渊嗓子涩哑,嘴角扯出一抹疲惫的冷笑,长指穿过她的长发,在手心里轻轻揉捻着。
  黎七羽按住他的大掌,贴在她的小脸。

  他的掌心很烫,好像受伤了,包着带血的绷带……
  再看他的额头也有伤,不知道是在哪里撞的。
  扑鼻的酒味而来,薄夜渊猩红的眼里有酗酒后的醉意。
  黎七羽蹩起眉,他平时是个自律的男人,基本不会喝醉。昨晚是因为应酬,喝醉了才没有回家么?
  薄夜渊喷薄着热气,滴着热汗。他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黎七羽摘掉他的手,走进浴室端了脸盆过来。
  薄夜渊靠在椅子,手被她扔开时是怎么姿势,那样坐着——
  他的眼神空洞,像绝望地看着虚无。
  黎七羽拧干了毛巾擦他的脸,他安静乖顺得不像话。
  她解开他的衬衣,一颗颗纽扣打开,露出他结实紧绷的肌肉!他浑身被汗水滴透,肌肉因为揪紧而抽搐。
  黎七羽蹩起眉,薄夜渊今天很怪啊。
  她细心地擦干净他的身体,嘴角勾起一丝顽皮笑意问:“下身要不要也给你擦擦,嗯?”
  薄夜渊抿着薄唇,不发一语地盯着她。
  他虽然喝了酒,却任何时候都清醒。黎七羽从来没有这样对他好过!
  她好像平时温柔,看他的眼神荡着一层暖,不是那种讽刺的、冷酷的样子!
  黎七羽轻叹了口气,她还从来没伺候过酒鬼!
  “薄夜渊,你以后再敢喝醉,我不会客气。”她口里是这么说着,小手已经在解她的裤子。

  薄夜渊坐着不动,沉重的躯体压着裤子,她脱不下来,只好拉开裤链将毛巾探进去擦了擦。
  薄夜渊闭赤红的眼,牙关紧紧地绷动隐忍着!
  像瘾君子在面对毒.品的诱.惑!
  他明知道她的好,都是为了报复他,让他更痛更惨的计划。明知道她很快要离开他,让他悲惨到绝境。

  黎七羽悉悉索索地给他大概擦了一遍,拿了条毛毯过来。
  房间里开着冷气,他刚刚一身是汗会感冒的,所以及时为他擦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