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6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是今天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个短命鬼嘴快得很,把事情捅到了市里,刚刚吕秋山市长亲自打电话过问此次,并要求我们详细的把事情给市里写成书面报告,你说,我咋写啊,这事情闹得!”
  看着黄县长这焦急而惶恐的样子,夏博对路自己的分析有点怀疑了,他总感到这件事像是一个圈套,而黄县长那样慷慨激昂的帮自己,似乎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他为什么一定要动用丨警丨察,为什么不等自己回来展开了行动,这些都让夏博怀疑。

  可是,这会看到黄县长的样子,夏博又有些犹豫了,难道黄县长演戏的水平如此之高?
  第七百二十章:演戏
  不得不说,黄县长演戏的水平的确非寻常,他已经把这个套子套在了夏博的脖子了,但他还是能让自己进入到演绎的剧情,这真的需要极高的造诣才行,而黄县长刚好有这方面的天赋。
  “黄县长,你也不用为难,该怎么写怎么写,我的责任我不会推诿的!”
  “这我知道,这我知道,问题是老罗那面一直纠缠着说你违背了执法程序,是你强行指示,把嫌犯交给了刑侦队,你说,这让我多为难啊,我可不想把你名字写在面!”黄县长搓着手,很为难,很焦炉的样子。

  夏博尽量的让自己轻松一点,笑笑说:“黄县长,事情的确是这样,如果没有我的指示,他们肯定会把嫌犯送到缉毒大队去,所以,罗局长说的是事实!”
  “但是,我不想让你牵连在里面,你刚帮了我那么大的一个忙,我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而且,你我都清楚,吕秋山市长对你并不.....哎,这样吧,我一会再给老罗打个电话,看看他能不能改口!”
  夏博当然不会完全相信黄县长的话,他表演的再好,但夏博总觉得并非这样简单,而且,老罗也是绝不会改口的,这点不管从老罗自身考虑,还是从大局考虑,捎夏博,在处理整个事件,总不是坏事。
  与其这样,不如自己表现的坦荡一点,壮烈一点。
  所以,夏博拒绝了黄县长的帮助,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扛得住。

  黄县长最后也是长叹一声,说那会实事求是的给面汇报吧!他还反复叮嘱夏博,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揽在身,该付的责任负,不该负的不要硬抗。
  两人正说着,市政法委书记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像是发脾气了,大声的斥责黄县长,并说这件事情吕市长很关注,已经在刚才和市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做了沟通,要求严查此事,绝不姑息。
  夏博离开的时候,黄县长的电话还没有结束,夏博决定不等了,事情走到这一步,他也预感到了未来的危机,特别是吕秋山的迫切关注,更让夏博感到此事的严重性,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吕秋山会把过去的那些纠葛一笔抹去,官场混,欠下的帐总是要还的。
  这个下午,夏博一直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从容,镇定,他和平常一样,在饭厅里吃饭,还和邻桌的几个小妹妹开了几句玩笑,一点都没有担忧的样子。
  可是,当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再也无法装下去了,他以前似乎从没有过这种强烈地想逃回宿舍的感觉,在过去,这近乎冷清的房子,只是他过夜的一个地方而已,而刚才,在和别人说笑的时候,他居然有好几次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回家吧,夏博,你别撑着了,撑不住了。”

  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过山车一般的生活,每个电话,都可能是带来一个好消息,让他感觉像登了世界之巅;当然,每个电话又都可能是一个突发的噩耗,让他仿佛到了世界末日,所以,他已经慢慢养成了别人难以想象的承受力。
  他有时候会想起范仲淹在《岳阳楼记》里的那句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其实这一直是他的座右铭,只不过他越来越能体会到这话的真谛,也愈发体会到这种境界的遥不可及。
  可今天,经历的不是过山车,他好像是在玩儿蹦极,从高高的巅峰纵身一跃,向下面的深渊跌了下去。不对,不是蹦极,而且远不如蹦极,夏博脑子里想着,他是正在巅峰自我陶醉的时候,被人从后面一脚踹下去的,而且,他的脚也没有绑着那根绳索,那根可以把他拽着再弹起来的绳索,那根可以让他最终平安落地的绳索。
  现在已经落到底了吗?夏博想。没有,还远没有到底,夏博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夏博进到房间里面,立刻感觉自己的筋好像被抽走了一样,要瘫在地板。是啊,不用再当着同僚或下属的面,强撑着充硬汉了,他不用再在自己已经没有底气的时候还要给别人打气。旁边不再有人,不再需要演戏,真自在啊。夏博一屁股坐在床头,仰头靠着枕垫,浑身彻底地散了架。
  这种彻底解脱的感觉稍纵即逝,还不到一分钟,夏博的头耷拉了下来。是啊,自己的宿舍,原来是个没有别人的地方,夏博知道自己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刚才还只是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逃避一下,现在已经又想要个人陪了。
  他拿起了电话,用拇指在通讯录潦草的翻看着号码,却很难找到一个可以拨打的电话。

  张玥婷?不,为什么还要让她在远方为自己担心?
  周若菊?也不好,她会紧张,说不定还会哭的!
  苏亚梅?她倒是坚强的很,但是她很难让自己感到宽慰,她会唠唠叨叨的咒骂所有的人!
  袁青玉?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给她说,她担心起来,让自己更加的心碎。
  夏博一个个的翻看着号码,恍然才发现,自己原来在并不是想要有人宽慰自己,自己想的却是一种生理的发泄,想要把所有的担忧和焦虑都挥发出去,不然为什么自己想要拨打的电话全全部都是女性,为什么不想给二虎子,韩小军,或者杜军毅打呢?
  夏博想到这里,不自觉的笑了笑,笑得很勉强。
  谁说饱暖思淫欲?原来紧张的时候,人也会想那件事情啊!
  他苦笑着放下了电话,准备谁都不给说,谁都不去打扰,自己一个人承受好。
  可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喂,博,你还好吗!”
  一片纯净的声音像是从天边飘来,顿时让夏博有些欣喜,是婓雪慧,她及时的解决了夏博彷徨无助的落寞。
  “雪慧,我挺好的,怎么还没有休息啊!”
  “你真的很好吗?”
  夏博沉默了,他估计,婓雪慧已经听到了什么消息,他想说他此刻和虚弱,很黯然,很颓唐,他想要人陪他,和她说说话,缓解他心头的压抑,可是,有些话夏博却说不出来,他更想在婓雪慧的面前表现出一个男子汉的样子。
  所以,他迟疑了。

  “博,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出来吧,我们聊聊好吗!”
  对这个问题,夏博差不多连一刻的犹豫都没有,他答应了,本来是为了躲避别人而回到了这个宿舍,但现在他又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个没有丝毫生机的地方。
  日期:2017-06-3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