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6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了车,夏博忙给苏亚梅又打了个电话,大概的情况是那样了,苏亚梅说警方的人正在往县政府集结呢!
  夏博有点紧张的又给黄县长去了个电话。

  “黄县长,听说自杀的大老刘家属在闹事,我正在往回赶,大概四十分钟能赶到,请黄县长先不要抓人!”
  “博啊,这些人太混蛋了,还喊着你的名字闹,他们把这当成什么了,嗯,你放心,你是我的下属,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他们的委屈,还把他们反了。”
  “黄县长,我到没什么关系,这也不算什么委屈!”
  “说什么呢,你是清流县的领导,你是县政府的副县长,我肯定不能让你受到他们的污蔑和辱骂,你不要管,我给你做主!”
  没等夏博在说话,黄县长直接吧电话挂断了。

  夏博的意思还没有完全表达清楚,又打过去,但电话战线了,怎么也打不通。
  夏博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只能催着这个粮食局的司机,把车开快点。
  车开的够快了,只是依旧没有快过事态的发展速度,半道,夏博又接到了苏亚梅的一个电话,她有点慌乱的说:“博,不好了,警方和家属发生冲突了,伤了好几个人,哎呀,丨警丨察也有人受伤了!”
  夏博到这个时候,依旧明白,事态恐怕无法控制了,他有些沮丧的叹口气,默默的合了电话。
  车还在飞快的跑着,夏博却知道,跑得再快也没有用了。
  是的,等夏博感到县城,返回了县政府的时候,门口依旧没有什么人了,和往常一样,冷冷清清,死气沉沉,这样的氛围,过去夏博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今天,他感触格外的深刻,这里像自己的心情,沉重而压抑。
  他有些疲惫的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不想去思考这件事情可能出现的麻烦,但是,越是不原意思考的问题,越是会萦绕在他的心头,他很难让自己轻松一点,因为他也知道,这次自己只怕很难置身事外了,像这样的和警方发生冲突的群体事件,要不了多久,市里有人过问,而通常情况下,总是要有人莱维这件事情买单。
  更重要的是,自己确确实实的干预了警方正常程序,虽然自己有自己的理由,但并不是说所有的理由能有地方申诉,世界对很多人,很多事都无法做到绝对公平。
  电话想了,是张副局长的,夏博接通了电话:“喂,张局,事情目前怎么样!”

  “嗨,我也是刚刚赶回开,我在市里刚开完会,我看啊,有点麻烦,好像市政法委书记刚刚给老罗打来了电话,说市里很重视,要严查此事!”
  “嗯,这恐怕是多不掉了,不过张局,你不要紧张,让嫌犯留在刑侦队是我的主意,你只是执行者!”夏博在这个时候头脑还是清晰的,他要把这次的后果降低到最小程度,多一个张局和少一个张局,对整件事情是没有什么影响,与其把他也拖进来,不如组个顺水人情,自己一人承担后顾。
  “夏县长,你这是什么话,哪能都让你一个人背,我怕个毛啊,大不了给个处分!”
  “张局啊,这又何必呢?本来是我一力主张刑侦队接管这个案件的,所以你说按我的指示执行。”
  “这,哎,这是闹得,他么的,不是一个毒贩子自杀了吗,至于闹成这样,是不是自杀还两说呢!”
  夏博一愣:“张局,这话从何说去,不是自杀会是什么!”
  张副局长在那面迟疑一下,恐怕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冒失了,忙解释:“夏县长,我这也是气话,不管是怎么死,他都不是个好人。”
  夏博却没有被张副局长引开视线,他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抓住不放。
  “张局,到底你这话从何而来!”
  张局长犹豫起来,作为一个老公丨安丨,在没有多少可靠证据的时候,说出来的话那叫不负责任,他沉吟着该不该说。

  “张局,你也明白,事情一点闹大了,我总不能没有一点准备吧!不管什么信息,我都想听听!”见张副局长没有说话,夏博又啰嗦了一次。
  “夏县长,实际这只是一个出现场的见习警官个人认为,她说割开动脉的碗片只有嫌犯的指纹!”
  夏博一愣:“这很正常啊!”
  “额,她的理论是,那个碗片至少还应该有其他人的指纹,如厨师,如送饭的看守!”
  夏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是不是说,也可能有人谋杀了他,处理过现场,只留下了他的指纹!”
  “嗯,按她的推断是这样,不过这并不准确,一个是羁押室24小时有人看守,在一个,并不是所有的指纹都能提取,有些指纹或者接触的轻微,根本都无法提取到,再说了,这只是一个实习警员,她的话是没有什么力度,罗局已经否定了她的推测。”
  “这样啊,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信息,你看看有没有价值!”
  “什么信息!”
  夏博把自己给柳红打电话,她证实曾经见过大老刘和东岭北岩化工厂的一个叫棒槌的人在一起,好像大老刘当时卖给她的丨毒丨品是从棒槌的包里取出来了,夏博分析,会不会那个棒槌是大老刘的线?
  张副局长对这信息也很关注:“夏县长,这个信息很重要,现在对方的家属不断的闹事,不过是因为大老刘只是嫌犯,还没有证实贩毒的罪刑,假如能破了这个案子,家属闹起来也没有多少底气,市里的责罚也肯定会减轻许多!”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要不先让柳红出面作证!”
  “这没有多少说服力,柳红本身是个吸丨毒丨的,而且大老刘死了,她说的一切都是一面之词,在证据链无法串联,最好的方法是把那个叫的棒槌抓住,从他身突破!”
  “那能不能尽快的行动,我建议,还是让刑侦队出面!”夏博固执的认为,缉毒队是靠不住的,但他又不得不担心,假如大老刘真是被谋杀,那么是不是刑侦队也靠不住?
  可是,他没得选择,总不能自己去抓人吧,只能碰一下运气了。
  “嗯,行,我这安排!”

  “张局,找信得过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但这种事情啊,想要完全保密也是很难的,异地办案,少不得要惊动当地的公丨安丨,只求一切顺利吧!”
  连张副局长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这让夏博的心又七八下,看来啊,在华夏这个关系复杂的社会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会被盘根错节的一张笼罩,想要突破这张很难,很难。
  刚放下了张副局长的电话,小王带着黄县长的秘书走了进来。
  “夏县长,你好,黄县长请你去一趟!”
  “好的,好的!”
  夏博跟着黄县长的秘书,楼到了黄县长的办公室。
  黄县长正想热锅的蚂蚁一样,在办公室转着圈,一见夏博进来,快步走过来,拉着夏博的手:“博,麻烦大了,麻烦大了!”
  夏博被黄县长那油腻腻的手抓住,很有点难受,而黄县长的话,更让夏博担忧。
  等黄县长撒开了手,夏博才故作镇定的问:“什么事情啊,能有多大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