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董梓萱传递信息的急切程度,结合那天邢志军到张天凯办公室的情形,显然省安监局的处理决定已经成稿,应该仅是需要张天凯再次过目而已。本来应该当天出台的东西,现在又推了好几天,也说明张天凯还在衡量,还在抉择,可能在衡量处理的轻重程度,也可能在抉择要否考虑自己所讲内容的因素。
  在回到成康市这几天,楚天齐还注意到一点,市里那些同僚看自己的眼神很特别,说话也多有试探之意。显然,人们都从各自不同渠道,获知或猜测到了一些内容,只是人们还想求证一下,以便采取更合适的应对措施而已。
  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楚天齐放下手中东西,从椅子上起来,准备到里屋泡脚去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扫了眼手机屏幕,楚天齐迅速按下了接听键:“哥们,怎么样了?”
  “你猜?”手机里是一个大嗓门。
  的确像楚天齐感觉到的那样,成康市好多同僚都在关注那件事,只不过每个人关注的角度不一样,想法也不尽相同而已。
  做为成康市党、政一把手,做为楚天齐的上司和同事,薛涛和王永新更为关注。这不,两人也在谈论此事,只是谈论的比较婉转而已。
  这次,两人没有对桌而坐,而是王永新坐在沙发上,薛涛在对面椅子就座,中间隔着一张茶几。这样即有别于工作上的拘谨,却也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这种距离既是党、政有别,也体现了男、女有别,可能更是心理距离的体现。
  两人已经聊了一会儿,但主要都是日常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期间还断断续续的静了几分钟。
  薛涛喝了两口茶水,把杯子放到桌上,换了一个话题:“老王,民工坠楼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天,矿井爆炸也快一个月了,政府也该有个态度了吧?”
  “是呀,是该有个态度了,为此我还查看了以前的一些文档。”王永新缓缓的说,“以前的那几次爆炸,不但成康拿出了处理意见,省里和定野市也有专门的文件,副处级及以下一些岗位和相关部门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处理。相较于那些爆炸,这次的爆炸事故造成的损失最小,也是唯一一次没有人员伤亡的。我现在正在犹豫,处理的轻重程度如何把握,书记是成康老人儿,对那几次事故应该比我熟悉,我正想着向书记请教一下。”

  薛涛“哦”了一声:“你说那几次事呀,我也听说过,其中有一次爆炸发生时,我还在市委工作。只是一开始那几次爆炸,和我没有任何工作交叉,我又在基层工作,仅是听说而已。最近的这次,虽然我已进入成康市委,可当时我只是做党务工作的副职,也只参加了两次例行会议,除了随大流举手外,并没有参与调查和处理。这次的爆炸也属政府工作范畴,还需要政府拿出具体意见来,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

  面对对方踢回的皮球,王永新一笑:“具体的意见还没有,我只能讲一些看法。以往那几次都处理到了副处或更高级别,丨党丨委主要领导也受到了牵涉,可这次事故损失又明显要弱于那几次,实在没有可比性,我也一时说不好。”
  薛涛马上接话:“这次事故纯属政府工作,肯定不应该牵扯到丨党丨委。”
  “政府方面究竟是辐射*到科级还是其它级别,也不好把握。按轻重程度来说,科级及以下比较合适。”王永新道,“而且做为我们县级市政府,也仅有权处理到这种级别。”
  “这次爆炸,损失是相对较小,可是发生的时间却不巧,在全省都影响很大。”薛涛说,“按照规定,市里是只能处理科级级别,但对其它级别的处理,市里也有提供建议的责任和义务。”
  王永新看着对方,淡淡的说:“丨党丨委负责干部管理,确实也有这种义务。当然,政府也要对相关职能部门有所处理。”
  “丨党丨委是对全市干部有管理职能,但主要是集中在对党员干部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监督,是对党员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主要侧重党务、党纪、组织等方面工作。每个党员干部具体的工作事项,还是由市政府直接管理,市政府必须要整体拿出相关意见来。”说到这里,薛涛话题一转,“对了,民工坠楼事故也得处理,尤其和矿井爆炸时间挨的很近,人们普遍都会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上级组织也对这两件事很重视。”

  “正因为重视程度超过了两次事故本身,市政府才对科级及以下部门的处理难以决断,尤其其它级别更不知该不该涉及。因此,我建议市委常委会要给个指导意见。”王永新稍微停顿一下,又说,“书记,你看什么时候召开合适?”
  “需要常委会做决定?这合适吗?”说着话,薛涛站了起来,“我考虑考虑,你也考虑考虑。”
  王永新也急忙站起身:“好的,我听书记的,你指挥到哪我就打到哪。”
  “老王,政府一把手是要独当一面的,你如此一说,好像我这书记爱揽权似的,你这可是大大的冤枉我了。”说着,薛涛向外走去。快到门口时又停下来,转过头,“对了,这几天天齐市长忙什么,回来没有?听说他周一去省里了,好像还是头天夜里走的。”
  “忙什么?”王永新吸了口气,又拍了拍脑门,“他是去了省里一次,但这几天我每天忙的焦头烂额,还真没注意。要是书记有什么需要问的,我可以让他找你当面汇报。”
  “我也就是随便一问,政府方面的事还是主要找你了解,否则你又该暗示我揽权过多了。”说完,薛涛走出了屋子。
  “书记慢走。”王永新紧走两步,探头出去。
  “咯噔、咯噔”皮鞋声渐渐远去,薛涛的身影消失在楼道拐角处。

  王永新脸上笑容渐渐散去,换上了冷冷的神情。他“咣”的关上屋门,哼了一声:“妈的,滑头娘们,还想给老子上套?”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脸上迅速堆满笑容,只是那笑容中满是猥琐,不知老王想到了什么。
  “嗤笑”一声,王永新走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已收去。他完全明白薛涛来干什么,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做出头鸟,替她递上投名状,她则避开风险,等现成的。当然,她也想向自己打听一些口风,关于楚天齐和上面处理意见的口风。至于她说“随便走走,随便坐坐,没什么事”,纯属就是借口,就是胡说八道,大半夜的找我干什么。
  想到刚才那个女人的如意算盘,王永新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妈的,老子也不是傻蛋,臭娘们。”
  其实王永新何尝不想知道楚天齐去干了什么,究竟干成了什么样?自星期日晚上接到楚天齐电话,对方说是要去省里汇报城建工作进度,王永新就关注上了。汇报工作竟然毫无征兆的大半夜走,这本身就值得怀疑,何况近期还有关于他的敏感话题呢。
  就在楚天齐去到省里的第二天上午,王永新便得到了消息,楚天齐好像到了七楼,好像进了“七0六”房间。他去干什么?他会见他吗?是他主动提出,还是他让他去的呢?一直思考了三、四天,王永新也没弄清那两个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有一件事也令他奇怪,传的周一可能出结果,怎么到现在都没动静?邢志军怎么也消停了?
  日期:2017-12-10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