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5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插了一句:能说说你们之间的锁事吗?
  静心叹了口气说,并不是什么锁事,只是她听说男友在南方还和别的女人有来往,所以她就不想和他处了。
  静心又说,自己在学校里也有人追她,而且是她学校的校长,她感觉校长这个人挺好,对自己也很好。
  我心想,静心一定是经历过成熟男人的诱惑,同时又面临着男友也耐不住寂寞。
  果然静心说,追求自己那个校长是有家室的人,所以她不想再与有家的人来往,但那个校长却是穷追不舍,自己很矛盾。
  我告诉静心,有家室的男人一定要坚决远离,否则受伤的最终还是她自己。

  静心点点头,脸立即红了。我想可能我说到她某一个害羞点了,当然人家的**我不能过问,她说到哪,我就解决到哪。
  静心轻轻地对我说,她现在已经处于单身了,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东西,每天都心不在焉,做什么事也没有激情。
  其实我不太懂这般年龄女孩的想法,但俗话话,情窦初开,少女怀春,她会不会处于这种状态呢?
  “林老师,刚才我有点说的多了,您别介意。”静心对我说。
  “没关系的,每个人都有最**的一面,你很很真诚的,也能正确看待自己。”我喝了一口茶。
  静心说自己现在心情很乱,总想有个男人能在身边,但遇到的这些男人,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困难,无法实现。

  我对静心能这样真诚表达自己内心感受,很佩服。也对这个女人能看清自己弱点而佩服。
  其实不难发现,静心作为一名老师,她在处理情感问题时,能坚守自己的本分,坚决不做小三,这说明她很理智。
  现在理智女人少了,更多重看的是金钱与物质,当然也不能说不对,谁会与钱作对呢,哪个姑娘都想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静心还说自己有时也为了寻找刺激也选择网络,与网上的男人打情骂俏,她认为那样自己最开心。可是一旦回归现实,她又感觉很无聊,干什么事都没有兴趣。
  我问静心,如果现在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会怎么做。
  静心毫不犹豫的说,她会选择与这个男人在一起。但她又说,自己怎么一直没碰到这样合适的男人。

  以前老人们都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人也怀春,看来说的有道理。我只能说静心到了结婚年龄,应该找一个合适的男人,那样的话她才会走出这段时间压抑期。
  静心喝完咖啡后问我,“林老师,校长还说要离婚和我结婚,你说是真的吗?”
  我真没想到静心身为老师,这么大年龄,怎么还问如此幼稚的问题。我反过头来又想,有些人在经历感情阶段时,大脑有时很幼稚,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为什么有些人在失恋时做出极端做法的原因。
  我告诉静心,这种话永远都不要信,即使这个校长离婚了,也不要选择,他既然都能抛弃结发妻子,将来也可能抛弃她。
  静心听了不住点头,她说同事也都劝她,不要再接近这个校长,说这个人以前就是个很色的人,可是在一个学校,低头不见,抬头见,很多事自己又绕不过他。
  看来静心让这个校长给盯上了,我想也可能他们已经发生了关系。但我还是劝静心远离这个校长,否则自己将来会更加痛苦。

  静心走后,我突然感觉现在的人真让人无法理解,但从另一面又能看,从古至,男人与女人的话题永远说不完。
  这段时间我在安萍公司销售工作做的风声云起,很多客户没等见面都抢着要货,当然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
  最让高兴的是情感疏导工作生意也不错,有的客户已经预约了一个月之后。
  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这段时间心情也好。臧琳看出来我高兴的样子,就问我,“是不是又挣钱了?”
  我嘿嘿一笑,对臧琳说,只要饿不死就行。我们之前约定,我只负责给臧琳那个房租钱,没想到她却不愿意,非要让我把属于她的那份工资发给她。
  哎,我不和女人一般见识,给就给吧!***,肚子里孩子不是自己的,还要给人家钱花。我这命比窦娥还冤,比白毛女还苦,我是不是上辈子注定给臧琳做牛做马呢?
  本来今天约定了一个前来疏导的客户,但臧琳说今天和医院约定好了,让我陪她去,我笑着对臧琳说,能不能让臧婉陪着去?
  臧琳立刻不高兴了,她居然拿出约定书对我说,“姓林的,白纸黑字,咱可要讲诚信!”
  我也没惯臧琳,“哈哈,也不是我的种,我每月给你钱就行了呗了!”
  我没想到臧琳居然哭了,而且哭的格外伤心,“林雨仓!你不是人,当初咱们说好了要保守秘密,你为什么出尔反尔!”
  我知道臧琳那臭脾气,这要是让好爸妈知道了,还不得骂我呀,更要命的是那个臧婉,以为她就是岳母了,每次都对我指手划脚,真要了个命!
  “臧琳,咱两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我保证严格遵守协议,保守我两个秘密!”我连忙向臧琳道歉。
  我陪臧琳到了医院,我让她坐在那里等我,然后我去挂号、预约,忙得楼上楼下的跑,衣服都被汗打湿了。
  我越想越来气,我图个啥!这孩子明明姓徐,我却要来尽当爹的责任,天地下有这样的事吗!
  我陪着臧琳刚从彩超室出来,又去给她联系做心电图。
  臧琳也看出来我的辛苦了,她轻轻对我说,“仓哥,坐一会儿歇歇吧!”

  我笑着说,“为了我临时的夫人能顺得产子,是我今生的荣幸!”
  臧琳掐了我一下,“不许胡说,有协议就是正式工!”
  ***,正式工?我一天也没履行正式工职责和义务,分床睡,财产独立,这是不是违反婚姻法?
  “哈哈,还正式呢,我可没享受到**之欢!”我笑着对臧琳说。
  我只能拿这个开玩笑了,即使臧琳脱衣服让我去做,我也不可能做,但目前这种玩笑我说出来,就是想刺激她一下,让她心里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
  臧琳没有理我,径直去了心电室。我有点失落,我这名不正言不顺的算啥,真想快点结束这般生活。
  不一会儿,臧琳从心电室出来,我问臧琳,“这快要生了,心律都正常吧!”臧琳点点头。
  我和臧琳从医院往外走,我对臧琳说,“小琳,和你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喜欢上一个女孩!你看.......”
  没等我说完,臧琳就打断了我的话,“这事我知道了,不过你还是注意自己名声为好!”
  本来我想用这个虚构的女朋友催催臧琳,让她生下孩子早做打算,必竟我这“雷锋”不能当一辈子吧!
  但臧琳一句话也在提醒我,虽然我和臧琳有协议,但必竟对外名义还是夫妻,还有一本结婚证,如果我真遇到所谓“外遇”,那臧琳一家人还不得把我撕巴撕巴吃了。
  日期:2017-01-05 1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