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5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休完产假后,就决定去找个保姆来帮自己。之前她听说保姆一些负面消息,有的保姆把家里钱卷走了,有的还给孩子使坏,等等。让“月色漫步”在挑选保姆上很挑剔。
  我点上一根烟,喝了口水,静静的听这个女人通过语音说自己家那些事。
  “林老师,你等我会儿,我去看看孩子。”女人说完后就关掉视频走了。
  我坐在那里在想,这个女人所说的这些事,会不会是那个保姆当了她老公的小三,后来被她发现呢?我也只是凭直觉去猜。
  想着这些事,我靠在椅子上睡着了。睡的正酣时,我被急促的电话弄醒。
  “喂,是林老师吗,刚才孩子醒了,你现在方便上网吗?”我接电话后,才这知道这是刚才与我视频聊天的那个“月色漫步”。
  “对不起啊,刚才睡着了,现在方便。”我把电话挂掉,打开视频,女人向我摆摆手。
  我很奇怪,自己身上怎么多了件衣服,我记得刚才睡觉时没有衣服,这是谁给我盖上的?
  我没来得及想这些,月色漫步就问我,“林老师,可以继续吗?”

  我笑着向她举了手,示意她接着讲。
  月色漫步说,她去家政公司很多次,总算找到一个小保姆,这个保姆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她看着小孩虽然不漂亮,但人很好,她决定就顾她了。
  小保姆在家干活很麻利,有些活自己不用说,这个孩子就给她收拾的利利索索,月色漫步很满意。
  可是好景不长,干了三个月,小保姆向月色漫步提出不干了。
  月色漫步感觉不对劲,问小保姆是闲工资低呢,还是有别的原因?
  小保姆说出了一件事,让月色漫步大吃一惊,小保姆说月色漫步老公经常对她动手动脚,有时趁着没人时更严重,小保姆受不了这种骚扰,就决定走了。
  小保姆走后,月色漫步问老公是不是对小保姆动手动脚了?她老公居然承认了,但老公却说,那是和女孩子闹着玩。

  月色漫步感到老公还算诚实,再说也没有实质性内容,就这样过去了。但保姆还得请,要不孩子没人带。
  于是月色漫步又去家政公司去物色保姆,这次她决定找个年龄大的,再不能给老公机会了。
  经过一番挑选,她选择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这位大姐也有多年当保姆的经验,月色漫步很高兴,总算找到一位既能做饭,又能带孩子的保姆。
  保姆来后,月色漫步胃口大开,因为保姆做菜的手艺简直太好了,每天都变着样子做饭。当然月色漫步的老公也很满意。

  俗话说,偷腥的猫改不了。刚过一个多月,保姆大姐也向月色漫步提出不干了。
  月色漫步问她是什么原因,但保姆大姐只是说家里有事,不想干了。
  但月色漫步还是感觉里有事,在她的追问下,保姆大姐最终说了。
  原来月色漫步老公经常摸人家保姆大姐,特别是有一次,保姆大姐在屋里拖地,被月色漫步老公从后面来了熊抱。
  保姆大姐说实在忍受不了月色漫步老公这样做法,她怕时间长了,自己被认为与主人家有桃色事,而且大姐清白一辈子,不想在这种事败坏自己的名声。
  月色漫步终于忍无可忍,与老公打了一架,但最让她可恨的是老公脸皮太厚了,骚扰人家还说不小心,这样男人留他何用,所以她决定与老公离婚。
  女人大都这样,一看到眼前的孩子,离婚的念头往往打了折扣。
  月色漫步也是这样,她也在矛盾中,必竟这是一个好好端端的家,这样说离就离了,将来孩子怎么办?
  在这种矛盾纠结的心理下,月色漫步找到我,希望能给出个主意。
  听完月色漫步的诉说。我基本了解了她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对月色漫步说,夫妻之间必经三个阶段,一个是起步阶段,两人刚结婚,孩子小,也是事业起步的时候。第二阶段是磨合期,第三个阶段才是平稳期。
  月色漫步问我,她和老公属于哪个阶段。我对她说,他们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
  这个阶段,女人更需要了解男人,也要检讨自己。我说男人在女人怀孕期间,生活规律突然被打乱,特别小孩出生后,女人必定把全部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冷落了男人,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夫妻感情,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如果把持不住自己,会在别的地方寻找平衡。
  我告诉月色漫步,她老公还算不错的男人,至少没在外面瞎搞,其实我这样说,也是为她这个家庭着想,谁知道那个小子在外面有没有女人。
  月色漫步听了我的建议,不住的点头举大拇指。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我不想这个女人因为老公好色而把家庭毁了,可以和老公好好谈谈,也要找找自身原因,或许能够获得最完美解决。
  这天早晨,我刚起床,就接到吕大安电话,他说臧婉要逼婚了,让我帮他解解围。
  我知道这个吕大安现在不想结婚,他曾经说过,一结婚就会臧婉牢牢拴住,胖子肯定会失去自由。
  胖子想拖几年再说。我告诉他,再过几年种子也老了,地也贫了,还结鸡毛婚。
  刚洗漱完,就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站在门口,长得很帅气,平头,穿一件夹克彬。
  “你好,快请进!”我知道这是客户要来疏导了,就连忙把他让进屋。
  “您是林老师吧?”这个人很有礼貌的问我。
  我端给他一杯咖啡,“是啊,有什么困惑与问题尽管说。”

  这人看了看我,问我做疏导工作多少年了,我笑了,遇到这么多客户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问我。
  “做的时间不长,但得到很多朋友的支持帮助。”我笑着对他说。
  平头男人点点头,很牛的样子,我知道他在考核我,做我这行的,什么人都可能遇到,但自己一定要保持一个平常谦虚心态。
  我把疏导表递给他,这小子二话没说就开始填了。看他这样应该不像有困惑的人,难道这是来找茬的?
  填完基本信息表,这小子又问了我一句放话,让我哭笑不得,“林老师,您结婚了吗?”

  真是林子大了,怎么什么鸟都有,平头男是让我帮他解决问题的,还是他来问我情况的。但人家怎么问是人家的权力,我不能因此而与人家反脸。
  “我结婚了,你呢?”我抓住机会就开始问他了,刚才我对他的基本信息也了解差不多了,虽然这张基本信息表没几个客户写真实情况,但至少能看出个大概。
  平头男人(我对这个人称呼)笑着对我说,“结了,感觉没意思!”
  “是啊,很多时候结婚意味责任与义务,孩子有了,还要忙孩子,很多自由时间都没有了,特别是我们这般年龄,正是上有老下有小,事业处在爬坡期……”我边装资料边对平头男人说。
  没想到平头男人一下站起来,“林老师,您真是知音啊!”边说边伸过来要与我握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