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楚天齐就不禁懊悔。自己当时面对对方“送客”举动,就不该装大尾巴狼,见样学样,而应该直接讲出那些关键的话。后面的话如果精炼一下,有几分钟就够了,张天凯按说不会不让自己讲出来的,前面可是听自己说了二十来分钟的。正是因为那么一耽搁,才让邢志军横插一杠子,又是打电话,又是直接进了屋子的,之后便是张秘书带来了“省委开会”的消息。尽管自己想争分夺秒询问对方的意思,可对方却用那么一个理由,为刚才让自己再次回去做了注解。

  张天凯喊住自己,真是让自己去拿那半盒烟?肯定不是,那只是对方的一个借口罢了。如果没有邢志军的干扰,如果没有张秘书的几次进出,尤其要是没有急着到省委开会一事,对方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张天凯肯定是不想匆忙间给自己答复,这既是为了说话稳妥,也可能是临时变了卦。正是基于这种看法,楚天齐才没有立刻返程,而是一直等着电话,期望对方能再次请自己回去谈一谈。
  如果仅是如果,假设就是假设,假设没有变成事实。事实是,自己没有说完想说的话,张天凯也没有给出期望的答案,甚至自始至终对方也未表现出对那几件事的重视。
  虽然自己没有完全说透,但对方应该完全能听明白意思呀,又怎么会是那种态度呢?难道真像对方标榜的那样“公私分明”,难道其对儿子根本不关心?这怎么可能?就冲张鹏飞的公司发展那么快,就冲张鹏飞的所做所为,怎能没有其父的大力支持?可今天张天凯的表现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呀?
  张天凯是故意做作,还是有其它什么想法呢?张天凯会不再理会此事吗?张天凯会再找自己吗?张天凯会因此改变对自己的处置吗?邢志军手里拿的纸张会是什么内容?怎么会这样?难道我错了?一个个问题涌上脑海,楚天齐一时根本给不出准确答案。
  就在楚天齐绞尽脑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张天凯则脸色铁青的坐在自家沙发上,眼睛不时望着门口方向。
  “老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自打一进门,就虎着脸,就跟谁欠你多少钱似的。”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来到张天凯身旁。
  张天凯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转头看看女人,没有说话。
  “到底是谁惹着你了?”女人继续道,“就是别人让你不舒服,你也不能给我甩脸子呀,我又没招惹你。”
  张天凯冷冰冰回了一句:“你别管。”
  “你……好,好,我不管。”女人满脸怒气,走向一旁,“以后再有什么事,少跟我叨叨,我还不想听呢。”
  看到女人变了脸色,张天凯语气一缓:“哎,我不是要给你甩脸子,你不知道。那个……”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张天凯的话。

  拿起手机,迅速扫了眼屏幕,张天凯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老爷子,你在哪?”
  “我还能在哪?在家。”张天凯没好气的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让老……”
  “大领导能够拨冗相见,晚辈不胜感激。”手机里的声音吊二郎当的,“只是我不像你们公家人,每天就上六、七个小时,还大多喝茶看报纸。我只是一个小商贩,只要睁着眼就得为生计奔忙,其实梦里也是……”
  “屁话这么多。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张天凯打断对方,“老子可是专门回来等你的。”

  “大省长说话太粗俗,这要是传出去,也太损你的威名了。”电话里“嘿嘿”一阵怪笑,“当然了,家丑不可外扬,我是会替你遮掩的。”
  张天凯对着手机吼道:“妈的,有完没完?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对不起您了,我得加班,还真没时间。”手机里依旧嘻皮笑脸,“您就说什么事吧,是伊拉克又打起来了,还是阿富汗又……”
  “不回来?你刚才可是说好……”话到半截,张天凯语气一缓,“算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呀……您还是别跑了,我也说不上来准确地方。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还是过几天见面再说。哎呀,快没信号了。”话音到此,手机里没了声响。
  “你他妈耍……”张天凯举起手机,又悻悻的放下手臂,然后气呼呼的上楼而去。
  “老张,到底怎么了,至于那么大火吗?”女人还是自食了前言,追到楼梯口问道,“鹏飞他……”
  “咣当”一声屋门响动,把女人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张天凯直接进了二楼书房,点着一支雪茄吸了起来。由于吸的太猛,他连连咳嗽,便把雪茄掷到了烟灰缸里。
  呼呼喘了几口粗气,又尽量压了压火气,张天凯叹息一声,回拨了刚才的号码。
  “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标准女声传了出来。
  “不在服务区?”嘴里念叨着,张天凯又重新拨了一个号码,很快便得到了一个类似的回复。
  “我看你还能都关了?”张天凯又拨打了第三个号码。
  “嘟……嘟……”两声回铃音响过,手机里传出了声音,“老爷子,你到底有什么事?我这可忙着呢。”
  张天凯忙问:“你说话方便吗?”
  “方……便。就是正忙着,你要长话短说。”对方声音显得很急。
  张天凯沉声道:“我问你,成康矿井爆炸的事和你有没有关系?坠楼民工家属二次要钱是不是你指使的?你是不是让人以上礼为名陷害楚天齐了?你……”

  “你听谁放的屁?”对方恨声打断。
  “你到底干没干?人家可是说的信誓旦旦。”张天凯继续盯问着。
  手机里“哦”了一声:“是那个姓楚王八蛋说的?他搞了我老婆,现在还想整死我,你这堂堂大省长竟然还相信他的鬼话,我无话可说。”
  张天凯语重心长的说:“鹏飞,我是问你正事,你不要瞎搅……”
  “信他还是信你儿子,自己掂量着吧。”手机里的声音到此而止。
  “你他妈……”骂到半截,张天凯把手机扔到了床上,心中暗道:难道我错了?
  从星期一晚上回到成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在这三天里,楚天齐一直没踏实过,一直在关注着是否有省安监局下发的处理决定。他既担心不利的处理决定下来,也不想忍受这等待的煎熬,反正早晚都得有结论,晚到还不如早到的好。
  满满三天过去,并没有处理决定,也没有类似的文件,其它文件也没有。虽然没有见到文件,但楚天齐仍不踏实,只要一天没有处理结果,他就会一直不踏实下去。明天就是星期五了,恐怕又得至少忍受三天的煎熬,就看下周一有没有了。
  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楚天齐也在盼着张天凯找自己,虽然仅是一丝期盼,他却觉得极有这种可能。那天在张天凯办公室时,尽管自己已经点出问题关键所在,但对方应该要了解详细情况,要了解与张鹏飞具体都有什么联系才对。经过思考,楚天齐认为,张天凯之所以顾左右言其它,只是为了考虑稳妥而已,只是因为其子在他心中的份量之重。
  日期:2017-12-0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