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26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8 09:59:25
  2011年10月28号,台风“天帕”从省中部沿海地区登陆,预计将以每小时20至25公里的速度向西南方向移动,大概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移到省西南部,先后影响浮川、茂市及徐江等三大省西南沿海地级市。
  窗外的风雨越发汹涌,由于台风将于今晚袭击茂市,队里晚上提前休息。
  白文凯斜靠在书桌旁的椅子上,书桌上摆放着一本已经翻开的书,上面有着白文凯利落的笔迹,不过白文凯此刻的心绪却没有他的笔迹那么利落。
  在杀害红谣的时候,白文凯没有性侵及窥阴的行为,因为红谣脸上的妆使他感到恶心。她是一个老女人了,对于白文凯而言,她没有那种吸引力,有的只是仇恨。
  白文凯当时想要直接脱光红谣尸体上的衣物,因为那些衣物如果留下来的话,警方将很容易判断出死者生前的从事行业,因为**们的衣着实在是过于显眼,警方会很快把注意力转向**行业,这显然会增加白文凯犯罪暴露的风险。

  白文凯脱掉了红谣的外衣,但却没有脱掉她的内衣丨内丨裤,因为他觉得这很恶心。一个老女人的裸体,有什么好看的?
  红谣的内衣丨内丨裤是粉红色的,看上去与普通女性平日中的穿着差不多。留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日期:2017-12-08 10:01:40
  白文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躺在床上。他在想,如果当时在他刀下的人不是一个老女人而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姑娘,那该多好啊!
  白文凯对着天花板发呆,虽然在白天的时候到处走访,腿有些酸,但此刻的他,躺在床上,却完全放松不起来。

  他下了床,在房间及客厅处来回走动,却平复不了内心的那股冲动。
  坐车出去兜兜风吧,或许这能平复我现在杂乱的心绪。
  白文凯下楼了,走到仓库处的时候,却又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他走了进去,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工具箱。他穿上了雨衣,把工具箱抬进了黑色面包车后备箱里。
  白文凯本打算早点把车子还给他那个做二手车生意的朋友,但直至现在他都还没有归还。兜风只是个借口,在白文凯的潜意识里,似乎还期待着某些事情的发生,他还需要车子。
  台风下的雨夜,外面的大风在无情的呼啸,大雨像瓢泼一样往下浇,但白文凯还是开车出去了,此刻,他甚至觉得这很有气氛。
  不知道在这样的雨夜下,琶塘街道上是否还会有那些袒胸露背的身影。
  日期:2017-12-08 10:04:25
  白文凯把车子开到了城西琶塘,不过琶塘街道上十分冷清。白文凯转了半圈,却连一个人影也没见着,看上去在这样的天气下,即使是**也不会工作。

  事实上,不仅仅是琶塘,白文凯开车至琶塘的一路上都没有见到行人,这天的夜里静得既无人又无车,冷清的很。
  白文凯望着风雨下冷清的街道,有些恍惚。
  正当白文凯打算调头回去的时候,街道拐角处出现了一个身影,一名女性的身影。那是一名20多岁的女人,脸蛋通红,身材性感。她没有带伞,脚步有些左摇右晃,任凭风雨吹打在身。
  这勾起了白文凯的欲望,正当白文凯想要开车过去搭讪的时候,女人主动上前了,她似乎喝了一肚子的酒,踏着醉步东颠西倒,来到车前时,竟对着车头呕吐起来。

  看着车头上的呕吐物,白文凯小声的咒骂道:“妈的!”
  “我问你,我问你,我问问你!”女人一脸醉意的敲车头道:“**怎么了?**怎么了!难道就没有资格追求幸福吗?你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
  看上去,这是一名刚失恋不久的**,喝酒喝得酩酊大醉。
  日期:2017-12-08 10:07:14
  呵呵,**还谈恋爱?还追求幸福?白文凯觉得这很可笑。

  白文凯在冷笑几声后,开了车门,穿着雨衣出来冲她微笑道:“外面冷,要不你进车内,我俩好好聊聊?”
  女人倒不见外,见车门开了后,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随后直接倒坐在司机位旁。
  “天易…”女人上车后,喊起了这两个字。是人名吗?或是说地名?这附近的确有个叫港天易的小区,不过白文凯可不打算开车到那里。
  女人还在喊着那两个字,白文凯则一声不响,迅速将车开向城东。
  这个时候,女人酒气上涌,似乎又要吐了。
  在车头上吐,很容易洗掉,因为车头有一层金属外壳,洗了后也不容易留下痕迹。但车内就不一样了。白文凯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停好车,然后拿起了先前藏在司机座旁的电线,迅速套向女人的脖部,随后猛然用力,拉紧那电线。而女人,除了倒下时本能地挪动了一下手脚外,没有任何出格的挣扎反抗,随即就是身躯发软,再无声息。

  事实上,在这样的雨夜下,即使女人发出叫喊,大风也会把她的呼喊声淹没,雨点也会把她的生命之火淋熄。
  日期:2017-12-08 10:16:42
  人死后,由于各组织和器官的机能活动逐渐停止,尸体也会逐渐降温为凉。白文凯刚开始抚摸裸尸的时候,还很兴奋,可随着尸体温度的冷却,再无暖感和生机,白文凯停下了手处的动作,他发现自己对冷冰的尸体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一方面庆幸自己没有丧心病狂到奸尸的地步,一方面则开始觉得这无趣,自己不应该这么快勒死她。现在,面对一具冷冰的尸体,他觉得,没有想象中的刺激,没有想象中的快感。

  不过话说回来,刺激和快感来源于哪里?**吗?不对,事实上,很多连环杀人犯之所以发狂就是因为不能从正常的**关系中获得欲望上的满足。
  日期:2017-12-08 10:18:37
  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活跃于美国旧金山的连环杀手黄道十二宫说过:我喜欢杀人,因为这非常有趣,比在森林里猎杀野生动物的游戏有趣多了,因为人类是所有动物中最为危险的。杀戮赋予我巨大的快感,这比在一个姑娘身上发泄**更痛快、更彻底。最重要的是,当我死后,我将在天堂重生,而那些受害者将成为我的奴隶。我不会向你们透露我的姓名,否则你们将试图妨碍甚至是阻止我收集死后的奴隶。

  白文凯并不信仰天堂重生说,但不否认杀戮的确能带来快感。事实上,他体验过,他懂得。兴奋得有些颤抖!这的确比单纯的在一个姑娘身上发泄**还要痛快、彻底得多!
  危险的边缘,这才是刺激和快感的源头!想象一下,你在都市捕猎,捕杀的正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危险的动物—人。那个人或许会对你做出反抗,甚至是拿起武器攻击你!你得足够敏锐,比你的猎物还要灵活,把她骗上车,然后冷不防的上前对她进行捆绑、虐待及杀害!而在事后,你还需处理尸体,与警方斗智斗勇,想想就很令人兴奋,不是吗?
  日期:2017-12-08 10:27:17
  白文凯拿起了刀具,在尸体的脖部轻轻的划了一刀。尸体表层皮肤的温度已经冷却,抚摸起来,凉冷凉冷的,就像是在摸一张死皮,毫无生机。但尸体体内的血液还没有完全凉却下来,隔着白纱手套,抚摸着那道伤口,依能感到微微暖感。
  割喉放血,尽管白文凯准备了大洗脸盆及胶垫、床单等等作铺垫,但还是有些许血液喷溅在了仓库墙地面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