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直起腰一副居高临下道:“徐朗,我是创意总监,我对项目有绝对的话语权,请你以后学会服从,而不是自作主张。明白吗?”
  我和她对视了几秒,她犀利的眼神蕴藏着不妥协和倔强,这是过于自信的表现。
  我把手里的书重重往桌子上一摔,压着怒火道:“乔总,今天你说七八岁就离开云阳了,对现在的云阳了解多少。另外,你了解购房群体的心理吗?这里是中国,不是日本。如果按照你的意思竞标失败,担得起责任吗?”
  乔菲与今天下午的羸弱完全是两个人,趾高气昂道:“再说一遍,我是创意总监,你的上司,作为下属应该绝对服从,即便竞标失败也轮不着你承担责任。”
  我竟然被她的气场压住了,过了许久道:“好,如果觉得我们做的不好干脆放弃吧,你不是说让项目二部做吗,正好,磊子,我们回家睡大觉去。”
  杜磊见此仗势,不知该如何是好,拉着我宽慰道:“朗哥,别生气嘛,咱按照乔总的意思做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瞪大眼睛道:“你到底走不走?”
  杜磊沉默了,乔菲冷笑道:“好啊,你要走请便。杜磊,你留下来。”
  我回头看着杜磊在左右摇摆,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道:“那你在吧,我回去休息了。”说完,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本以为乔菲会追上来说一通好话,我或许就妥协了,然而没有,就连口口声声说好哥们的杜磊都没有。我心里愈发气愤,今天下午还装着可伶和我借钱,这会变得跟母夜叉似的,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大爷还不伺候了。
  回到家中,换上短衣短裤,坐在露天阳台上,喝着冰镇啤酒吹着凉爽的夜风好不快哉。心里却极其不舒服,长得漂亮就可以颐指气使吗,海外归来的就可以如此自负吗,对她的好感一点点殆尽。

  脾气不对付,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我的性格确实倔,打小如此,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干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且脾气有点急躁,那受得了这份气,这或许是大男子主义的通病,可事后总有那么一点悔意。
  难道自己的方案真的行不通吗,我想了许久,可总觉得这个方案无懈可击,为什么就得不到她的认同,难道这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认知差异?
  一瓶啤酒下肚,却丝毫无倦意,心里总是惦记着。不管了,还是按照两套方案准备,至于用那套由牛决定吧。
  这时,乔菲居然打来了电话,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你在哪?”

  听到对方语气严厉,我满不在乎道:“在家啊,怎么了?”
  “赶紧来公司,我有事找你。”
  “对不起,我已经躺下了。”说完,直接撂了电话。
  由于酒津的缘故,我一觉睡到天亮,等睁开眼时已是上午九点,赶紧起库洗脸刷牙,顾不上吃早餐赶到公司。
  刚进门,温婷一脸急切道:“徐总,你怎么才来啊,牛今天真的怒了,点名道姓站在大厅臭骂你,差点就掀桌子了。”
  “哦,然后呢?”我淡然道。

  “什么然后,这会儿正在会议室开会呢,赶紧去吧,祝你好运。”
  在温婷的“祝福”声中,我像做贼似的偷偷溜进会议室,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正播放的PPT。
  杜磊蓬头垢面冲着我眨眼睛,而牛专心致志地听乔菲讲解昨晚连夜赶出来的方案。
  乔菲拿着镭射笔站在前面优雅地讲解着,面容有些憔悴,应该是一夜未睡。我心头涌上一丝愧疚,不该临阵脱逃。

  “这个方案充分结合了金沙湾的区域优势和资源环境,突出人文关怀,彰显人与自然的和谐,浪漫金沙,人海之恋,既突出金沙湾优美旖旎的自然风光,又体现居住的舒适和浪漫情怀。高品位的人群不在乎金钱,而是金沙湾的与众不同。津准定位,是我们此次广告营销的卖点……”
  乔菲滔滔不绝讲了半个多小时,可以看出她是有真才实学的,而不是花拳绣腿花瓶摆设。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已是过去式,现在流行才华,美貌,财富集一身的女神。
  无可厚非,她的方案堪称完美,甚至找不到任何缺点,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另外,一看就是临时赶出来的,很多细节还需要认真打磨推敲。
  乔菲讲解完后,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各怀心思自忖。沉默片刻后,牛清了清嗓子道:“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刘总监,你说呢。”
  客服部总监刘彤手托着下巴在纸上划拉着,抬头环顾一圈眼神落到我身上,停留了几秒又移到牛处。慢条斯理地拧上笔盖道:“徐朗,这是你做得方案吗?”
  没想到刘彤向我发难,我起身看看乔菲吞吐道:“这是集体的智慧。”

  刘彤脸色有些难看,合上文件夹起身道:“我对方案不发表任何意见,但要拿这个去和别人竞标,我做不到。”说完,起身摔门离去。看得出,她不是太满意。
  会场气氛骤然凝固,牛急忙打圆场道:“我们下来再研究研究,散会。徐朗,到我办公室一趟。”
  一阵稀里哗啦的椅子拖动声,众人陆续离开,乔菲看起来似乎不高兴,依然坐在那里发呆。
  我本想过去安慰几句,看到牛凌厉的眼神乖乖地跟在身后,不用问,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牛不懂业务,原先十分依赖周大海,只要他说行就行。现在周大海走了,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不着急上火才怪。
  进了办公室,牛把笔记本重重往桌子上一摔,回头怒火冲天指着我道:“徐朗,你什么意思?”
  我连忙说好话:“牛总,今天早上确实起晚了……”

  “我不是问你这个,昨晚别人都在加班,而你一个人回家睡大觉,都啥时候了,难道一点都不着急吗?”
  牛气呼呼地拍着桌子道:“这就是你拿出来的方案?随便找个实习生都能做出来,我对你太失望了。”
  我完全可以把责任都推到乔菲身上,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道:“时间太紧,确实有一定难度,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保证拿出全新的方案。”
  牛拿起桌子上的日历拍着道:“距离竞标不到八天时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最多一天时间,如果做不出来我就让秦凡做了。”

  我本想辩解,想想还是算了。回到办公室揉着发胀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思路。正盘算着和乔菲好好聊聊时,刘彤黑着脸推门进来了,劈头盖脸道:“徐朗,这是你的作品吗,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像啊,什么人与海之恋,什么浪漫情怀,这是在卖楼,不是风花雪月,真搞不懂你在干什么。”
  很显然,刘彤对乔菲充分了不信任。我又不能出卖她,毕竟是上司。宽慰道:“彤姐,我刚才已经和牛总说了,明天一早再拿出一稿方案。”
  刘彤急切地道:“我们真的没时间了,请你务必快点,你的方案拿不出来我怎么和对方谈判。”
  “明白。”
  刘彤走后,我思考许久来到乔菲门外,正准备敲门听到她在里面打电话。
  “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