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9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野薰见医生还没到,翻着抽屉寻找止血药,第一次看到沉稳内敛的薄夜渊,居然会耍孩子脾气。
  黎七羽抿了唇,从二楼走下来。
  还以为薄夜渊钢筋之躯,摔不伤……
  薄夜渊黑暗着脸,头部隐隐炸痛,一想到黎七羽说的话,他难受,胸口铮铮撕扯的疼痛快将他逼至疯狂境地。
  她不在乎他的死活,哪怕他真的从楼摔死下来。
  医生提着药箱急急忙忙赶来,薄夜渊不肯接受治疗,也不肯好好休息,谁靠近他揍谁。

  血倒是越流越多,睫毛都被沾得睁不开了。
  半边的肩膀、衣服,他躺过的沙发……
  “少奶奶,你劝劝少爷吧。”雷克情急之下,求救黎七羽。
  黎七羽蹩起眉,张了张嘴,还没讲出话,薄夜渊已经将雷克掀倒,走去玄关。
  “谁敢碰我,我让他死!”
  一群佣人、保镖,没人敢拦他,看着少爷如此暴戾可怕,猩红的眼像要杀人,个个都傻眼了。
  薄夜渊抬手捂住伤口,摔门离开。
  薄野薰从房间里找到止血药出来,不见薄夜渊:“我哥呢?”
  雷克已经冲到玄关去:“少奶奶,你快拦着吧,只有你才能拦得住少爷!”
  黎七羽眼眸深谙了一下,薄夜渊到底在发什么脾气?好恶劣的性子。
  她为什么要管这只神经病……
  提着药箱的医生担忧道:“少爷几天没有吃饭,低血糖,昨天还晕倒过。受这么重的伤,又流那么多血……不及时治疗,恐怕有生命危险。”

  黎七羽眉头皱的更紧,真的几天没有吃饭?
  “少爷听说你盛市去看盛公子了,一怒之下,让人去酒店定了餐回来。”雷克心急火燎地说道。当初少爷做了这个决定,他也是傻眼了。明明想黎七羽想得发狂,思念成瘾,她一回来冷嘲热讽。主人的神逻辑他不懂。
  黎七羽嗤笑,发怒订餐?拿盛十年的命威胁她?
  光洁的大理石地面,血滴了一路……
  她的双脚已经不受思维的控制,和薄野薰前后跑出别墅。
  薄夜渊开了一台房车,从车库里出来——
  滴叭!
  他按着汽笛,高调地从黎七羽身边擦过去,把商务车当跑车开出大门。

  薄野薰皱了眉:“我哥今天疯了吧?把大门关起来——”
  来不及了,守卫看到是大少爷开车出去,已经按下电子锁。
  雷克急得面色发白,求救的目光又看向黎七羽:“这么下去,少爷恐怕会出车祸。”
  谁拦得住薄夜渊?不是他不愿意拦,是他知道少爷只希望黎七羽阻拦他。
  薄野薰拿出电子锁,跑车从泊车位开出来。
  他的身体突然被撞了一下,手里捏着的钥匙被黎七羽扫走,见她打开车门了驾驶座。
  “靠,小七七?!”
  黎七羽一踩油门,高调地开出别墅。
  薄夜渊一定会往别墅小区门口开,她按着GPS导航,找了一条近路,朝左边转了个弯拐去。
  薄夜渊疯起来一向蛮不讲理,让薄野薰车,只会刺.激他更疯而已。

  话说回来,她到底是为什么要管这个白痴?
  薄夜渊猩红着眼,眼神一阵阵地恍惚,心肺睥都要炸开了。
  疼……他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是每天被扎得鲜血淋漓的滋味!
  而他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黎七羽高高在地俯视他,悲悯他。
  薄夜渊重重地踩着油门,车速极快!
  一台车迎面开来,狂按着喇叭,薄夜渊脑子模糊不清,差点撞去。
  对方及时闪开,车身重重地与他的划过,碰撞出火花,后视镜被刮得挡飞出去……
  黎七羽从左边路口转回来,正好看到这一幕,降下车玻璃:“薄夜渊!停车。”
  薄夜渊身体猛然一僵,擦了擦滴淌在眼睛的血,看到黎七羽驾驶的跑车与他并肩齐驱着。
  “滚开。”

  她不是不管他的死活了?还是他又自作多情,她根本是来看他出车祸的?
  咳,咳咳咳……
  薄夜渊痛得咳嗽,又一大滴血流下来,模糊他的视野:“黎七羽,我死在你面前,你才会甘心?”
  但他会让她失望了,她只要活着,他不可能她先走!

  薄夜渊嘴角撩起轻狂,他不会放着她一个人!
  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忽然黎七羽超车,在他面前横亘停下——
  薄夜渊脑子震荡,心惊肉跳,差点紧张到猜错油门。
  急刹车声刺耳,薄夜渊的身体重重地朝前弹了一下,打在方向盘。
  还差几毫米,他惊险地撞到她了!
  薄夜渊后背发冷,汗水**了他的衣服,他拉下车门,跌跌撞撞地冲到跑车前,拉开门用力地攥起黎七羽:“你不要命了?!”
  黎七羽抿着唇,冷魇盯着他。
  不是他想要去死么?她何必管他!
  “死女人,你冲来找死……有没有哪里撞到,哪里受伤?”薄夜渊攥着她下看,粘稠的血液滴在她脸,他也毫无所知。
  黎七羽蹩起眉,看到他的头发都被黏成一坨了。
  薄野薰和雷克随后开着车急停——几个医生紧跟着跳下车。
  黎七羽攥了他的手:“薄夜渊,有病的是你,该回去治疗了。”
  薄夜渊见她没有明显的外伤,手臂狠狠用劲,将她箍死在怀里……
  “为什么来找我……”他嗓音沙哑,“为什么不顾性命地挡过来。”
  她不怕他没有急刹车,真的撞过去?
  想到可能性,他浑身肌肉紧绷而起,还在后怕地滴汗。
  “黎七羽,你这样胆大妄为,我会又忍不住地自作多情!”

  以为她在乎他,舍不得他去死才拦着他……可她怎么可能会舍不得他?
  黎七羽的头被紧紧地按在他胸口,闻到他满满熟悉的气味,带着血腥味道。
  她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总是做出连她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举动。
  “黎七羽……”薄夜渊像是失血过多,嘴唇苍白至极,沙哑道,“不想让我误解的话,下次别跟来……”
  他沉沉地闭眼,抱着他要往地倒去。

  薄野薰伸手扶住他,让医生提医药箱,当场给薄夜渊紧急止血治疗!
  薄大少被扛回了别墅,他头砸破了一道大豁口,医生给他缝了八针。
  医生建议剃掉伤口边的头发,遭到雷克拒绝。
  少爷如果光着头看到黎七羽,杀死这些医生的心都有了……他的日子也会很不好过……

  “可伤口很深,最好药贴纱布……有头发难清洗还容易感染了。”
  医生拿了血袋,给薄大少输血道。
  黎七羽换了一身干净的长裙走来:“那把头发剃了。”
  她被薄夜渊的血迹染脏了,所以洗了个澡——他今天流的血很多很惊悚。

  看这男人病态地躺在床,消瘦不少,眼神疲惫,的确是没有好好吃饭、睡觉的样子。大床原本叠着一堆数据报表,笔记本和垃圾,也让佣人清理干净了。
  “万万不行,少爷醒来会大发雷霆。”
  “难道你希望伤口发炎?不是没看过他发火,天大的脾气由我扛着。”黎七羽说道,“谁让他连路都走不好,这么大了还摔跤,剃吧。”
  雷克:“……”
  帝除了情商,把所有技能都给薄帝点亮了!
  光头是最挑战形象的难度,这样的发型只剩下一张脸,帅不帅完全靠他自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