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9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盛十年要处以极刑。枪.毙的场面,一定很壮观,据说这次会对外处决他。”薄夜渊心脏黯痛着,喝下一杯红酒,“我真拭目以待。”
  黎七羽想起为她挡刀,被匕首刺的盛十年。

  那一刻,她真的吓到惊慌失措。原以为对盛十年的恨意,算折磨他到死也不会消除,却在瞬间分崩离析。
  薄野薰带来的保镖懂医术,立即为他止血,做抢救措施,并第一时间送去急救室。
  黎七羽不明白自己,她在惊慌害怕,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竟想到的是薄夜渊。
  她打了他的电话,连她自己都毫无意识的时候。

  薄野薰也惊异于她的反常,紧紧攥着她问:小七七,你在发抖?
  盛十年难道不是最该死的人吗?是她纵容黎百伊和黎太太,维护着她们欺负小七羽。是他将她逼至崩溃绝望的境地,她什么都还没反击他呢,怎么受不了?
  手术大流血,但好在抢救及时。
  命捡回来了,可医生说他在危险期,撑不了多久……
  “我回盛市,不过想看看盛十年有多惨。”黎七羽妖冶地冷笑,“你要处死他之前先丢给我,让我折磨个够。”
  “……”
  “黎百伊死得太便宜,这仇我只能找盛十年偿还。”
  “黎七羽,你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我。”薄夜渊心口苦涩,“你舍不得动他!”
  回到盛市这么久,她惩罚过所有人,唯独避开盛十年!
  他几次想要弄垮盛市,都被她以各种理由阻拦。
  “你的心里有他,如果他真的死在你面前,你会后悔到哭。”薄夜渊嫉妒到嗓子都冒出了火,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酸味。
  黎七羽冷笑:“别以为你很了解我。”
  “那我们打个赌,赌我杀了盛十年,你会不会在他被击毙的最后一刻向我求饶。”薄夜渊狠狠抽痛着心别开脸,“别妄想我会放过他,这条命我要定了。”
  “薄夜渊你输了签离婚协议!”
  “黎七羽你输了给我生孩子——”

  “我作证,赌约成立。”薄野薰立马表示。
  砰,大力的关门声响起,黎七羽摔门而出。
  薄野薰跟来,笑着摸摸鼻子:“盛十年这条命,原来可以死的这么有价值。”
  “你很鸡婆?滚!”

  听着门关,薄夜渊攥紧的手一松,刀叉清脆落在餐盘。
  几天不见,他想她!
  怕这个计谋失败,怕她根本不在乎盛十年的死活,怕她不会回来。
  可是当她真的回来了,计了,他欣喜若狂的同时,是被深深背叛的痛!
  她有多在意盛十年,才会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赶回来,立马去医院探监。
  千方百计从他的手里逃走,又为了盛十年回到他身边。

  薄夜渊这辈子没有怕过什么,黎七羽却是他唯一害怕的“怪物”!
  怕她病了,怕她走了,怕她被人欺负,怕她遭遇意外,怕她……
  最怕他算守着她这辈子,她都不会爱他!
  薄夜渊眼神空洞地盯着前方,她今天穿的青草色长裙,像森林般恬静清新,很美。
  她逃走之前丰盈不少,精神焕发的,她才是离开他,照样过得精彩多姿。
  薄夜渊抿着苍白的唇,他的骄傲不容许他狼狈。
  “小七七,你不会真的舍不得他死吧?”薄野薰深深盯着她的脸,心里已有了答案。靠,他到底有几个情敌?

  黎七羽紧紧握了手心:“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他顶着“薄夜渊”的脸在她面前晃荡,让她心情很糟!
  “赶我走?不是我吹嘘,整个Z国,有什么事你只要找我薄野薰——”
  “你能救盛十年?”
  “……”薄野薰沉了声,“找我薄野薰都没用。”
  黎七羽扯唇冷笑:“堂堂薄家二少,这么不用?”
  “我哥才是薄氏继承人,他势力大于我。”只要不是跟薄夜渊对着干,他都能解决。
  黎七羽心情更烦躁了:“什么都不会做,我留着你干嘛?”

  “生球球。”
  “……”
  算了,男人本来靠不住,她只能想办法另辟蹊径。这件事薄夜渊插手了,监狱根本不敢放人,劫狱的可能性不大,薄夜渊一定派了人严加防范!
  在这时,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薄夜渊冷厉着脸走过长长的走廊,视若无睹掠过她,冷然朝前走去。
  雷克脚步略停:“黎小姐,只要你再迈出这个门,盛先生的双眼不保了。他瞎了这么多年,眼睛不过也是摆设。”
  威胁她?
  黎七羽盯着薄夜渊倨傲的背影,那拽样,仿佛谁都不在他的眼里!
  “我说过了,盛十年是我的猎物,只有我才有资格惩罚他、处置他的生死。你动他的眼睛,那我让你也瞎到底。你敢杀他,我亲手为你开棺埋尸!”黎七羽冷笑,“薄少爷,你很清楚,我一向呲牙必报……”
  薄夜渊心脏骤痛,宛如万箭穿心!

  表面他还是那副冷漠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像没有被她的话伤到分毫,心却已经碎成肉沫炖粉条了……
  忽然一脚踩空,雷克大声喊道:“少爷!”
  薄夜渊从旋转楼梯滚了下去……
  薄野薰的笑容敛住,几个大步冲前。
  黎七羽也是一怔,只听到薄夜渊滚下楼时,接二连三撞到阶梯的沉闷声响——

  顿时所有佣人都兵荒马乱起来。
  薄夜渊倒在缓步台,身体巍然沉重如崩塌的山。
  黎七羽脑子僵凝,这个过程发生太快了,所有人都没来得及拉住他。
  薄野薰是反应最敏捷的,可等他赶到的时候,薄夜渊已经摔完了。
  “哥,你没事吧!”
  薄夜渊陷入短暂的昏迷,脸色苍白铁青。
  雷克和保镖随后赶到,正商议着是立刻把他送到起居室去,还是等着医生过来拿担架抬他走……
  薄夜渊竟又神地睁开眼,黑眸幽然深洞。
  “滚开!”他推开薄野薰,挣扎地爬站起来。
  一群佣人不知所措,见少爷好端端的,没有骨折也没有明显的外伤……
  “全都滚开——”薄夜渊雷霆万钧,将乌压压挡路的人吼开,低吼的嗓音气十足,跟正常人无异。

  黎七羽站在走廊扶手,那一刻她手脚冰冷,差点以为薄夜渊要这么归西了。
  见他跟铁人似的,木质楼梯被他撞歪一根,他却完全没事……
  黎七羽不由得讥讽起来:“薄少爷,下次走路小心点,楼梯都被你撞坏了。”
  话音刚落,雷克叫了起来:“少爷,你的额头在流血!”
  黎七羽:“……”
  薄夜渊心口痛到裂开,她嫌他伤的不够重,嫌他没有死——是不是?
  一缕鲜血从他额际缓缓滴淌下来。
  薄野薰扶住他的肩头:“哥,别逞能了,赶紧去看医生。”
  薄夜渊狠狠将他推开,执拗地往前走,鲜血越淌越多,他的视线有些迷糊,走了没多久,他的脚步也开始跄。
  追去的薄野薰再次扶住他,大声命令:“扶我哥到沙发坐着,医生叫过来没?”
  “二少放心,第一时间已有佣人去通知了。”雷克帮一把手,把主人送到沙发。
  薄夜渊刚躺沙发,一脚一踹将人都踹远了。
  像一头毛躁的狮子,不准任何人靠近他……

  黑色短发已被血浸透,顺着他轮廓分明的下巴滴着。
  “少爷,你摔破了头,伤势很重,别再乱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