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9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会原谅……她刻在他身,炼狱般的烙印,死后也难以解脱。
  黎七羽压低了嗓音:“听见没有盛十年,你休想被原谅,被救赎。你不配死!”
  她听监狱长说他不好好吃饭……一心想死。
  突然一道身影冲过来,刀疤手眼神狠戾,手里甩出一把匕首,往她身捅去。
  “小心!”薄野薰将她揽在怀里。
  盛十年起身挡在她面前,匕首从身后捅进他的要害……血流如注……
  匕首刺穿了他的身体,鲜血喷溅到黎七羽的身。
  她被护在薄野薰的怀,怔了怔……
  下一秒,保镖执枪将刀疤手地解决。
  巨响的枪声,薄野薰捂住她的耳朵,按住她的头,护着不让她看。
  盛十年身体往下折,跪在她脚下,膝盖骨磕在地发出脆骨的声音。

  黎七羽拼命推开薄野薰的怀抱,不是第一次看见杀人,她自己都死过这么多次,她原以为不会再害怕鲜血。
  盛十年突然倒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心慌掉了。
  【不管十年哥哥做错了什么,我都不怪他……他给过我最温暖的世界……】小七羽柔柔哀求道。
  她眼神恍惚起来:“他死了?”
  “还愣着做什么,处理尸体!”薄野薰以为她被吓到了,安抚道,“这些本来是死囚犯,跟尸体没区别。是他自己撞来的,小七七你不是怕了吧?”
  黎七羽抬起手,看着纤白手背的鲜血,是盛十年的……
  雪茄头聚集在烟灰缸里,整个房间都是烟味。
  雷克把窗户打开通气,少爷这几天真是疯了,不吃不喝不睡地工作。
  两只小企鹅长大了些,摇摇晃晃地再床走来走去。
  一张大床乱得不行,有被打翻的虾盆,堆满的资料档,小企鹅的尿液……
  有的重要资料被企鹅玩的皱巴巴的,还拉了便便!
  雷克眉头狠狠一抽,少爷这颓废得像了年纪的年大叔……

  邋遢没型,不修边幅,满脸沧桑,脾气又像到了更年期。
  更匪夷所思的是,少爷有时候兀自发呆,会突然诡异地笑出来。
  在雷克琢磨少爷在笑什么的时候,他的脸色又雷霆大作!
  虽然少爷不好好收拾自己,小七七和小夜夜倒是被照顾得很好,每天都有佣人为它们洗澡,专用的烘干箱烘毛,换漂亮的新衣服。又有兽医为它们做检查,保证它们健康成长。

  小家伙们爱吃新鲜的磷虾,为了保证鲜活都是从南极现捞来,立即空运回来投食的……
  “少爷,黎小姐回来了,刚刚监狱那边来消息,她和二少去探视盛先生了。”
  薄夜渊躺在那里,一动未动,胸口爬着胖墩墩的企鹅。
  “要不要我派人把她抓回来?”
  薄夜渊眼神空泛,皲裂苍白的唇,慢慢扯出一抹诡异。
  她果然放不下盛十年,明知道是他设计的套,她也心甘情愿钻回来。
  如果被关进监狱里,被折磨得濒死的是他,她会为他伤心么?
  他的心阵阵抽痛起来——
  手机铃声震动响起,呜呜,呜呜……
  没有人接听,却持续不断地响。
  “少爷,应该是黎小姐打来的电话。”雷克小声提醒,不接吗?
  手机响了整整十分钟,他刚拿起来的时候挂断了。
  未接通讯录里,显示的是陌生号。
  除了黎七羽,不会有别人知道他这个私人号码。他为她办的,很好记,131452177,一生一世我爱你七七。
  她从来没打过这个号码,第一次,却是为别的男人。

  盛十年,必须死!!
  手机再次鸣动响起来,薄夜渊关机砸了出去。
  雷克醉了,想着念着少奶奶的是他,现在终于回来了,他又耍脾气?
  薄夜渊揉着胀痛的眉心:“她会回来求我!”
  几个小时后,薄野薰骚.包的跑车停在黎家别墅门口。
  少爷真是料事如神,黎七羽果然回来了!
  看到黎七羽回来,犹如炼狱的佣人很是高兴——
  “二少爷,少奶奶——你总算回来了。少爷这几天思念成疾,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自虐似的工作,整个人颓废极了,仿佛变了个人。你劝劝他吧,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撑不住会垮的。”
  黎七羽皱起眉,他薄夜渊可能为了女人颓靡?

  “你要是再不回来,少爷只怕是要病倒了……”佣人忧心忡忡地说,“我现在让人厨房里去做点吃的?”
  黎七羽冷淡地应了声,往楼走去。
  难不成薄夜渊真的病倒了,才不接她电话?
  她何必管这男人的死活!
  “小七七,我哥的苦肉计要是奏效了,接下来我也一周不吃饭。”薄野薰申明道。
  黎七羽:“……”
  “少爷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打扰。”门外传来保镖的声音。
  “那要看看,谁拦得住我。滚开!”
  薄夜渊全身的肌肉绷紧,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他该死的僵凝起来。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用?任由一个女人随意掌控在鼓掌间!
  门被打开,黎七羽踩着高跟走进来——

  薄夜渊刚洗浴过,穿着正统的制服,犹如即将参加商务宴会,在窗边摆放着美食佳肴,显然是刚从星级酒店打包过来的。
  薄夜渊冷冷摇晃着酒杯,品茗一口红酒,仿佛即便她不在,他也过得悠闲恣意!
  眼前的画面,与佣人说起来差距甚远。
  黎七羽眯了眼,看样子他过得从来没有如此好过!
  两只胖墩企鹅坐在一个蛋糕托盘,吃着最爱的磷虾。

  “盛十年是你关进监狱的?”
  薄夜渊仿佛没有听到,独自切着鹅肝细细品尝,像在参加豪华盛宴。
  黎七羽走到他面前:“薄夜渊,我说过了,我的猎物不许你插手!”
  薄夜渊扯着殷红的唇冷笑:“兴师问罪?我想做什么,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胃部隐隐作痛……
  几天没吃东西,他突然喝酒、又吃太多油腻东西,竟有些受不了。
  强忍着不适感,他冷酷着脸甚至没看她一眼!
  黎七羽深深地盯着他,目光落在桌的手机,所以……他是故意关机不接的?

  “薄先生,这些天活的很滋润么。”
  “长眼睛的都看得到。”薄夜渊傲然。
  “那你好好享受……我不打扰了。”黎七羽嘴角勾起一抹嘲笑,她怎么会佣人随随便便几句话信了。
  说不定他跟什么叶小姐、王小姐、张小姐,每天过得春风得意。
  要不是她跟薄野薰才离开三天,算神怀孕,也不可能三天测出来。
  否则,她真想立刻将怀孕报告摔在他脸……
  要不是盛十年途出事,她本来打算好在外面游荡两个月,带着球球直接回来报喜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黎七羽心烦意乱朝外走去,薄野薰笑得眉毛都在跳舞。
  对付女人这方面,他一点也不担心他哥。
  我去,这地海盆地情商,他简直没放在眼里?
  薄野薰殷勤地去开门,薄夜渊阴测测的嗓音传来:“去哪?”

  “……”
  “黎小姐忘了回来的目的?”薄夜渊冷哧道,“还没有好好求我走?!”
  求他?黎七羽蹩眉,她什么时候想过要求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