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9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考核期一个月,”黎七羽冷艳地笑道,“你够乖够听话,等薄夜渊签下离婚协议那天,我是你女朋友了,每天都让你在天堂谷。”
  天堂谷……欲.仙欲死的地方?
  薄野薰的眼眸因为欲望沉得发红,一想到昨晚真的碰过她,胀得发疼!
  “想让我哥离婚得有我的球,一晚不够吧?”薄野薰坏笑起来。
  “昨晚是排卵期,不出意外有了……”黎七羽眼划过一抹算计,“过几天查过没有再说。”
  他开始期待几天后了:“小七七,昨晚你给我喝的什么酒?”
  嚓,他昨晚兴奋得像风了,算情窦初开第一次玩女人时也没这么紧张过。
  黎七羽准备了酒庆祝……
  他居然喝断片了,竟连零星的片段都想不起来。

  “像猪八戒吞人生果,食而不知其滋味。”薄野薰黏糊糊地跟来,像发情的狗求.欢。
  他的春.梦里都是她,真和小七七的第一次,居然完全没印象。不过大床的污秽、凌乱,都在显示昨夜有多纵.情。
  “滚。”
  薄野薰郁闷死了,来日方长……
  捡起蕾.丝小裤裤和bra,如获至宝地观摩着。
  “你喜欢这款式?回去后裱框挂起来,我哥会不会嫉妒到发狂?”
  “每个和薄二少过的女人,你都要留作纪念?”
  薄野薰笑开,“小七七,在我眼里你是独一无二的。你已经住到我心里,我从来没有试过爱一个女人,这感觉还不坏。”
  “……”
  “你呢?心里都有谁。”他按住她的心口。
  黎七羽眼神晃了一下,冷然拨开他的手:“听说树木最坚硬的地方,是结痂的伤疤。”
  薄野薰深凝:“听说禽兽最软弱的地方,是会爱人的心脏!”

  他眼里炙热的情感喷涌出来,黎七羽视线恍惚,眼前的脸莫名和薄夜渊的重叠!
  她的心一定是伤得太重,伤疤层层磨出坚硬的茧,所以冷漠狠心到无以复加。
  “薄野薰,我现在跟你在一起,不过是在利用你。”
  薄野薰轻声笑了,“能被你利用,我真幸运。只要有用得着我薄野薰的地方,尽情地用我。”
  吱嘎……地下室的门打开了。
  黎太太蓬头垢面,全身的伤口缠着绷带,长长的锁链却将她的脚踝铐在床柱。
  “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也应该尸横遍野。想不想报仇?”
  黎太太眼神赤红,要不是报仇的信念撑着她,得知黎白伊死去的消息,她已经自尽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和你一样……对黎七羽恨之入骨的敌人。”那声音狠戾地笑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买通了监狱里的死囚犯,日以继夜地折磨盛公子。”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佣人,托盘里盛放着食物,还有一些照片。
  盛十年鲜血淋漓倒在阴冷潮湿的监狱里,浑身伤痕累累……
  【十年哥哥,不是说好做一对单翼鸟吗?我还没死,你不可以丢下我……】

  黑暗血腥的监狱,重重的咳嗽声伴随着腥气。
  盛十年咳出鲜血,伤口溃烂不堪,清俊的脸肮脏看不清原来面目。
  只有一双眼,像浓雾湖泊,宁静深远。
  他等不到小七羽回家……也没有资格再等她了。
  每一个黑暗的夜晚,他的心脏都在裂痛流血,想着黎七羽有没有被人欺负,她过得好不好,痛了有没有帮她擦眼泪。
  他翻遍了她所有的报道,除了盛大婚礼,她渺渺出席的商业活动。
  黎七羽嫁到薄家后,很少抛头露面,可照片里,每一张都能看出她对薄夜渊的爱慕,她眼神一刻也移不开的浓情蜜意。
  盛十年无数次去过滨城,在森严的庄园外等她经过的可能。

  四年,于他而言,每天都漫长如同一个世纪。他像不老不死的妖怪,在时间的桎梏萎靡。像活了一千一万年,苟延残喘地挣扎。
  他以为再难见到她。守着这颗心脏,只是守着一份枯竭的承诺。
  直到,她终于回到盛市,骄傲而魇丽!
  小七羽长大了,再不需要他的守护也能活的光芒万丈,不会被人欺负,他欣慰,却也压抑不住的悲恸——她再也不是他的小七羽。

  “鼎鼎大名的盛公子也会落魄到如此境地,哑巴不说话了?”嘲笑的声音从狱房里响起,“你爸是市长,现在也得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爹!”
  “还不快叫?”
  “快死的废人了。还敢骨气高,看来教训还没吃够,狠狠地玩死他!”
  凶狠的拳打脚踢下来,他丝毫不觉得疼。

  盛十年浑身是血倒在地,头钝钝地重,眼眸里一片苍茫雾气。
  “让他给老子下跪!”刀疤手一脚踩在盛十年的肩,逼他跪。
  盛市,重刑监狱。
  砰,一声枪响。
  刀疤手站立的脚弹,疼得蜷缩倒地,围殴盛十年的重犯全都吓得散开了。

  绝美的女人跟着监狱长走过来,身后尾随着几个执枪的保镖,还有英俊狠戾的男人。
  盛十年眼神蓦然紧缩,浑身颤动了一下!
  黎七羽走到他面前,从监狱长的腰间抽走电.棒,按下开关照着几个囚犯狠狠打去。
  电流打在身,疼得一个个叫唤起来。
  黎七羽眼神凶狠毒辣,阴冷道:“跪下。”
  “小七七,这种小事还需你亲自动手?该交给我。”薄野薰走来,将黎七羽护在势力范围,这些都是有心理疾病的杀人狂魔,各个罪不可赦,黎七羽胆子够大,连死囚犯都敢怼。
  要知道他们烂命一条,要处以极刑的,也不在乎多不多活……逼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还不跪下,想吃枪子丨弹丨?”薄野薰拿着手枪顶住囚犯的头。

  这些凶神恶煞的死囚犯,眼神怨愤,这才抱头跪下。
  “盛十年,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黎七羽冷凝脚下的男人。
  他遍体鳞伤,面目全非,差点要认不出来他。
  盛十年的身体微微动了动,两个保镖来扶他,他使出仅有的力气挣脱,一下跌坐在地,全身的伤口崩裂。
  盛十年垂着滴血的头,始终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坐牢的滋味爽么?”黎七羽微笑问,“当年把我送进监狱,什么感受?”
  盛十年血液像堵塞了,像荆棘在血管里穿行。
  他似乎看到小七羽绝望的眼睛……
  她当初有多痛,才会杀死自己,分裂出新的人格。
  每每想到此,他像个流血的窟窿。
  这四年,他回忆起小七羽心都撕成了裂缝。而她再出现,愧疚到不敢面对她,不敢跟她说话。形同陌路,是因为失去了接近她的资格。
  以为守着那颗心脏,守着她未来的命,他在保护她——

  这是他四年来,唯一活着的执念了。
  可当真相揭开,残忍到无法自拔……
  “盛十年,你根本不配这么爽快地死,像你这样的人,只配活着生不如死。”黎七羽冷漠地说,“我不会原谅你。”
  黎百伊她还没有虐够,这样痛快地死了。
  她不知道盛十年是因为得知那颗心脏不在黎百伊身下的手,还是因为黎百伊跟高医生苟且,让他受不了背叛的感觉,才会亲手血刃未婚妻。
  她只觉得心口发堵,像一口淤血积在胸口吐不出来。
  盛十年的眼神倥侗,血水顺着长睫滴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