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96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让余清微把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都告诉他。
  余清微简单的提了一下自己的事,又说起沈宁西和权振东,为了救权振东,沈宁西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了,现在权振东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所以今天都没有来接陈励东。
  听到余清微这么说,陈励东转身去给权振东打了一个电话。
  陈寒雪毕竟是他的姐姐,这件事他不能坐视不管。他问权振东打算怎么办。
  权振东说他坚持要离婚:“你记不记得当初为了让霍沥阳不再纠缠余清微,我给他开了海关特权,你后来说了什么?”
  陈励东记性并不差,那个时候他心里是感激权振东的,所以说以后不管权振东有什么事要他帮忙,他都会答应。沉吟了一下之后,他问到:“你想让我逼大姐和你离婚?”
  “我没那么卑鄙,我只是想让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他同样没有忘记,当初为了逼小西离开自己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不想让沈宁西再面临那样的压力。

  “好吧,这件事我不会再管。”陈励东只得同意,事情既然都到了这一步,让他们两个离婚也许还更好一点,要先放开过去,然后才能抓住新的幸福。
  “嗯。”权振东应了一声。
  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又说到:“有件事我不太方便和你说,但是余清微对你真的非常不错,你……要好好珍惜他。”
  说完权振东就挂断了电话,留下一头雾水的陈励东。
  权振东指的是余清微为了救陈励东,在雨里苦等陈司令结果被撞翻还有她被陈夫人打的身负重伤却跪下来求艾常欢的事,能为一个男人做到这一步,难道不是因为真心爱着吗?而且她也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姑娘,后来还请她妈妈来照顾自己,所以,他得帮余清微说一两句公道话。
  但是因为涉及的是自己的岳父岳母,有些话他不能说的太过,只能这样隐晦的暗示陈励东,希望他能够明白。

  陈励东一开始有点疑惑,后来想想也就明白了,权振东是个极富正义感的人,看不惯的他都会出手,这次说的这样隐晦必定是在顾忌着什么。
  再想想他和余清微的交集,也就只有陈家了,会让他这么为难的,也就只有自己的父母了。
  这样想着,陈励东转手就打了个电话给李当,他是自己父母的贴身警卫,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应该一清二楚才对。
  陈励东亲自来问,李当自然不敢有所隐瞒,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清楚。

  原来在自己被抓之后,她很快就被赶出了陈家,还被否认了陈家儿媳妇的身份,那个时候她必定伤心又难过,可惜,自己没在她身边。
  原来为了能来看自己,她在冰冷的雨水中等了那么久,结果还被车子撞翻,额头流了很多很多的血,病倒之后也没人送她去医院,那个时候她一定很痛很痛,一定很想找个肩膀依靠一下,可惜,自己没在她身边。
  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情人节那天还非常开心的和他说情人节快乐,说我爱你,那个时候她一定很想要一个拥抱,可惜,自己什么也给不了。
  她这样的深爱着自己,却被父母误解,承受了那样的屈辱,身受重伤却还死倔着求别人救自己,甚至连命也不要,那个时候,她一定很想要一双手给她力量,支撑着她继续走下去,可惜,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他自认为对余清微用情至深,却没想到,她更不顾一切,仿若飞蛾扑火。
  这样的余清微让他怎么舍得放手。
  收回电话,他转身朝厨房走去,余清微正在炖汤,她说冬天有些干燥,要喝点汤滋补一下。
  陈励东没有说话,却大步上前从背后紧紧的拥抱住了她。

  余清微有些不好意思,稍稍推拒了一下:“你干什么呢?”
  陈励东把脑袋埋在她的肩窝里,而后又吻了吻她的耳垂,在她耳旁低声说到:“余清微……”
  “嗯?”余清微觉得耳朵有些痒,于是缩了缩脖子。
  陈励东却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腰:“这里,还疼不疼?”
  他捏的是余清微被撞的淤青的那一侧。

  余清微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之前发生的事,所以有些疑惑:“什么?”
  陈励东却没解释,而是说道:“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再也不会让你掉一滴眼泪。”
  “唔,我知道了。”面对甜言蜜语,余清微还是有些害羞。
  陈励东把自己的承诺记住了心里,夫妻两个甜甜蜜蜜的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为了庆祝双喜临门,陈励东提议喝酒。
  余清微知道自己是个三杯倒,所以只敢喝度数很低的啤酒,而陈励东喝的却是货真价实的洋酒,他心里高兴,觉得即使喝醉了也无所谓。
  看着酒,陈励东忽然笑了出来,他问余清微:“你是不是真的把所有事情都想起来了?所有事情?”
  余清微又不知道所有事情到底是多少,她只记得她能想起来的那些,于是说到:“是啊。”
  “那我考考你,你记不记得你上一次喝醉是在什么时候?”

  “上一次喝醉?”余清微拧了一下眉头,然后开始认认真真的回想,“嘶,好像是学校的元旦晚会吧,我邀请你来看我的表演,结果你没来,然后我就借酒消愁啦!”
  她已经彻底把霍沥阳那个人给忘记了,至于当初喝醉的理由,恐怕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余清微一歪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陈励东:“你为什么没来?”
  陈励东急忙说到:“我去了。”
  余清微一脸不信:“那我为什么都没有看到你?”

  “我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悄悄注视着你。”陈励东伸手握住了余清微放在桌子上的手,“那个时候的你真美,当时我就在想,这是不是误落凡间的仙子?”
  好吧,看在他这番话说的还算动听的份上,她就原谅他了吧。
  想到她喝醉之后发生的事,陈励东笑的有些意味深长了,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对余清微说到:“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按照风俗我们应该喝一杯交杯酒。”
  余清微觉得陈励东说的有道理,于是就毫无防备的同意了,拿起酒杯和陈励东手臂勾着手臂开始喝交杯酒。
  因为不喜欢啤酒的苦涩,她几乎是立刻就把酒给咽了下去,没有多停留一秒。
  而陈励东则是慢慢的喝着,见她一口饮尽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随后眯着眼睛也把杯子里的酒喝干,但是他并没有咽下去,而是勾着余清微的下巴强行把自己嘴里的白酒渡到了她的嘴里。
  “唔!!!”一股辛辣呛人的味道迅速在口腔蔓延开来,余清微不满的挣扎着想要从陈励东的身下逃脱。
  但陈励东打定了主意,说什么也不放手,甚至还更加用力的吻她,逼她把嘴里的酒咽下去。
  他吻着她的唇,有些叹息的说到:“你瘦了。”
  余清微伸手抚摸着他的眉眼,眼睛几乎要忘进他的心底去:“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这样的表白,有几个男人扛得住?陈励东立刻吻了上去,先是万般怜惜的吻着她的额头,他知道她的额头上有着一个淡淡的疤痕,那是为了救他而受伤的,现在为了不让他担心她还把刘海放了下来,可她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心里是说不清的怜爱疼惜。

  接着是她的眉心,鼻尖,然后才是她的唇。
  大约是因为跨了火盆的缘故,陈励东和余清微之后的生活一直顺风顺水,再没出现过其他的什么波折,余清微上学的时候陈励东一般在外面出任务,等她放了寒暑假,他就请假回来陪她,或者她去驻地看他,两人如胶似漆恩爱无比,婚姻幸福生活和谐。
  毕业后,余清微在一家心理诊所上班,因为长相甜美又善解人意,很快便成了这家诊所最受欢迎的心理医生,每天忙个不停,甚至在三更半夜还有患者打电话给她,和她谈心事。余清微又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所以各位的投入,以至于每次都把他谅在一边,无视他,不理他。
  他甚至一度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的魅力不在了,要不然为什么都不能吸引她?
  为此他甚是苦恼,和另外三个同样苦恼的男人组成了‘吸妻小组’,讨论应该怎样吸引自己妻子的目光。
  最先说的是周群,他无比哀怨的说到:“我后悔了,我当初就不应该赞成她重振霍氏集团,现在她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女强人,天天开会飞来飞去,我这个月只见了她一次,她的眼里已经彻底没有我了!!!”
  权振东这样的大男人本来不该为这样的事情烦恼的,可是在听完周群的抱怨之后还是忍不住嫉妒的说到:“你好歹还见过她一面,我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见过小西了,孩子想她的时候我只能给他看他妈妈演的电视。”
  沈宁西生完孩子之后,一边上学一边光荣的投身到了影视界,现在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一线女星了,每次拍戏都要出去好几个月,他和孩子想她的时候只有看电视,结果电视里面搂搂抱抱的镜头又贼多,甚至还有吻戏,虽然知道那都是借位,却还是忍不住嫉妒吃醋。
  哦,家里的电视已经被他砸坏五六台了。
  看着权振东嫉妒的表情,伍毅骅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你们的老婆虽然不在身边,但是至少她们的心在你们的身上。而我呢?小雪她虽然人在我身边,可是心里却还一直惦记着别的男人,你说我悲催不悲催?”
  ‘别的男人’神色略显不自在,他干咳了一声没有说话。
  陈励东本来心情还有些郁闷,听到他们这么讲之后很不厚道的笑了,看来大家的日子都过的很不好。彼此都是难兄难弟,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陈励东把杯子里的酒喝完,然后起身,说到:“好了,大家各自回家,各自想办法去吧。”
  想办法?能有什么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