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682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脸色苍白的大喊:“叶哥...我真不知道是你,真的...你饶了我...”
  我眼神中露出一丝笑意,接着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又放到了浩哥的身上。
  当看到我的目光时,浩哥的身子突地一颤!
  他眼神里面全是惊恐,在我的逼视之下,他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要我五十万?还要把我绑起来,让我看戏?”
  “没...没有...”浩哥强撑着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可是他这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我哪儿敢跟叶哥你说这样的话...我刚才那不是一时糊涂么...真的...”
  这小子看着也不像个有种的,可是没想到他的骨头竟然这么软。
  “呵呵。”我眯了眯眼睛,那目光中瞬间迸发出了一丝杀气,而我的说话声也瞬间冷了下来!
  “你以为我是傻的?听过的话回头就忘么!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呢,要不要我重复一遍给你听啊!”
  扑通!
  我的话音刚落,他竟然也跪了下来!
  “叶哥!”这小子长着嘴哭丧着脸大喊:“是我错了,你饶了我...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眼睛瞎的...你就放了我吧...”
  这哥们哭唧唧的哽咽着,那张油汪汪的大脸上还沾染出几丝泪痕...
  看到他这丑态,我心中顿时一阵恶心,这哥们未免也太没骨气了吧。
  一坨狗屎摆在面前,我想很少有人会去踩上一脚。
  若是他真的是硬骨头,跟我正面对刚的话,我还有兴趣陪他玩玩,不过他都这样了,我实在是丧失了跟他耗下去的兴趣。
  当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也不是我的风格。

  这种人啊,记吃不记打,若是不给他个教训,他还以为我好脾气!
  我的匕首又灵活的在掌间转动了起来,他刚才的求饶声顿时怔住,他直愣愣的看着那把匕首,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叶...叶哥...”他结结巴巴的说。
  “我有两个选择给你。”我淡淡的说:“第一,你跟你大哥阿豪一样,废一条胳膊。第二,你现在自己抽自己五百个耳光,选吧。”

  这小子当即想也不想,说:“第二个!我选第二个!”
  “呵呵。”我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手一劈,蹭的从凳子上卸下一块木板,接着我将木板递给他,笑眯眯的说:“用这个打!”
  浩哥的眼神瞬间怔住,接着表情顿时微妙了起来。
  用手掌跟用木板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君不见,古代那种掌嘴的刑罚,用的就是篾片...

  用这东西,别说上百下,只要几十下,估计这一口牙就废的差不多了。
  浩哥喉咙蠕动了几下,他声音干涩的说:“叶...叶哥,给条活路行不行?”
  我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声音也变得冷了下来。
  “我给你活路...你想没想过给明明活路?如果我不来的话,你会怎么对她?让我猜猜...嗯,按照你们的一贯套路,应该是先自己玩,然后再送出去卖吧...或者你们会先包装一下,现在这么流行外围,明明这种极品货色,估计一晚上没个万把块下不来,这钱你们拿六成,剩下的就打发给明明...当然,这钱也不是白赚的,什么时候你们要是想了,明明还得陪你们...说不定你们还会引导明明开始抽粉儿,那样一来,剩下的那点皮肉钱也进了你们的口袋!”

  我的语速极快,眼神也越来越冷。
  “啧啧...看你这眼神,我应该是没说错了...怎么,这就是你给那些姑娘们准备的后路?你现在来求我...她们求你的时候呢,你有没有放过她们?”
  随着我的话,浩哥的脸色也慢慢变的越发的灰败!
  啪!
  我直接将那块木板扔到了他的面前。
  “抽!”
  我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要不然,我废了你三条腿!”

  浩哥的身子抖了抖,胳膊慢慢的伸向了那块木板...
  啪!
  他一板子抽在自己的脸上,那张胖脸上的肉顿时一阵颤抖!
  “你要是还这么不用力,那我让别人替你来。”我语气轻描淡写的说。

  浩哥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恐惧,他手上的力气也瞬间增大了几分!
  啪啪啪!
  重重的响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间或伴随着浩哥的惨呼。
  他那张令人厌恶的肥脸很快变的惨不忍睹,嘴角开裂,鲜血炸散,整张脸肿的跟猪头一样。

  我正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这一切,忽然我感觉拉着我的那只手在轻轻的颤抖。
  我心中生出了一丝疑惑,赶忙转头看去。
  许明明低着头,她蜷曲的发丝垂在她的肩膀上,遮住了她的表情,可是我依然可以从她颤抖的双手看出她的恐惧。
  “怎么了?”我的脸色变得柔和了些,声音轻柔的问。
  “没...没事...”许明明头也不抬的说。
  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具体想法,但是我直觉的认为她是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我低头沉吟了片刻,拉着她的手便径直的向外走去。
  浩哥和他的马仔直直的看着我,目光片刻也不曾移开。
  我咧了咧嘴,看着他们说:“继续打,别停下...要是少了一个...呵呵。”
  说完,我便带着许明明扬长而去。
  而在我身后,依然响着那木板与肉接触的噼啪声...
  屋子里面是沸反盈天,尘嚣甚上,嘈乱的让人几乎忘却了此时已经是深夜。

  直到从屋子里面出来,才重新的感觉到万籁俱寂。
  莱西的夜跟云州不同,云州是座不夜城,白天和晚上仿佛是连在一起的。
  我在云州上学的时候,经常晚上偷偷的跟元语薇溜出去吃宵夜,我们一边吃东西一边聊,等到宵夜的档口收了,早餐摊也该出了,我们就去找一家早点摊接着边吃边聊。
  她特别喜欢吃学校附近一家摊位的馄饨,卖馄饨的是个老大爷,他负责卖,而他的妻子负责包,两个人经常拌嘴,可是看的出来他们的感情很好。
  元语薇经常说,他们包出来的馄饨里面,有一种幸福的味道...
  我当时还笑着跟她说,我们以后也可以像她们一样。
  元语薇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回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它好像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他总是会剔除那些不美好的,留下最温暖的部分。
  衣服上面传来的拉扯感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头看了一眼轻轻拉着我的徐明明,这才发现我刚才走神了。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看来她真的是害怕刚才那个场面...
  我微微笑了笑,看着她说:“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许明明的身体突然抖了抖,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惧意,声音微颤的说:“我...我不想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