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32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那二十块钱,季长城心中那个汗颜啊,他本是忌惮王凯等人的势力才服软。但如今这二十块钱却让他自愧不如了,同样都是人,可做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来到游戏厅旁边邓研如租的房子,赵小宁却发现房门已经上锁了,很明显邓研如不在。因为没有邓研如的手机号,赵小宁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她,只能离开了。

  颠簸的山路上,赵小宁骑着自行车在快速行驶,回到家已经下午两点了。
  因为西瓜放在车筐里,已经颠的裂开,里面露出鲜红的西瓜瓤。反倒是桃子和葡萄挂在车把上没有太大的问题。
  “看来西瓜只能我自己解决了。”赵小宁苦笑一声,他本打算把这些水果送给吴翠兰和王静娘俩的,但西瓜已经裂开了,如果送人未免显得有些太不礼貌了。
  回到家休息了片刻,赵小宁提着油桃和葡萄来到吴翠兰家里,此刻娘俩正在梧桐树下的躺椅上睡午觉。
  宁静的午后,坐在梧桐树下,听着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声,吹着凉爽的微风。这种舒适的环境是城市人根本不曾感受过的。
  吴翠兰还好,穿着一条宽松的裤子,看不出什么。反倒是王静就不一样了,一条黑色短裙,面对着门口,躺在那里双腿微微敞开,可清楚的看到一抹白色风光在裙底浮现。
  见此一幕,赵小宁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作为一个男人,没有什么比这一幕更加诱惑人心的了。

  可能是感受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王静张开了惺忪的睡眼,当她看到赵小宁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后,不由得夹紧双腿。
  赵小宁没想到王静这时候会醒过来,尴尬无比,恨不得掉头就跑。但理智告诉他,如果今天跑了,以后肯定会被王静小瞧的。
  深吸一口气,赵小宁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但他却万万都没想到,王静不仅没有发怒,脸上还泛起一抹羞红。
  “娘,小宁来了。”王静轻声喊了句。没有去看赵小宁,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吴翠兰张开眼,迫不及待的问:“赵小宁,那些枸杞子卖掉了没有?”
  赵小宁当即取出三百零四块钱,笑着道:“吴婶,这是卖枸杞子的钱。”
  “真的能卖掉啊?”吴翠兰和王静娘俩欣喜若狂,本以为赵小宁是骗她们的,可看到这些钱,她们信了。
  赵小宁道:“吴婶,静姐,这是给你们买的水果。那什么,我先回去,就不打搅你们睡午觉了。”说着放下水果就要走。
  吴翠兰忽然道:“等下,我有事和你说。”

  这一刻,王静的脸红的更厉害了,紧张的说:“娘,你们说吧。我先进屋了。”
  王静又不是傻子,怎不知娘和赵小宁说什么,肯定是借种的事情了。而她作为这件事的女主角,肯定要回去洗洗准备下不是么?
  赵小宁自然不知道王静为什么会离开,还以为她有事,心里也没有多想。
  “小宁,你能帮婶一个忙吗?”王静离开后,吴翠兰让赵小宁坐下,一脸认真的问。
  赵小宁昂首挺胸:“婶,别说一个忙,就算是刀山和火海,我赵小宁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吴翠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笑着道:“瞧你这孩子说的,你我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你是婶看着长大的。当年你刚刚出生的时候还是我给你做的棉袄和棉裤呢。在婶心里你就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哪里舍得让你去死?”

  听到这,赵小宁眼中泛起一丝泪光,当年母亲离世后父亲一个大老爷们根本就不会缝衣服做棉袄,他小时候那些衣服大多都是村里的婶子和伯母给做的。也正是因为这样,赵大山发家后才会想着带领全村人一起致富,却没想到会发生那种事。
  “婶,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一定帮你做好的。”赵小宁郑重的时候。
  吴翠兰叹了口气,眼神伤感的说:“小宁,你感觉婶下半辈子还有啥盼头没有?”
  赵小宁一滞,一个四十多岁的寡妇能有啥盼头?她不是王静这种小寡妇,完全有机会再嫁别人的。
  吴翠兰继续道:“婶这辈子根本就没有太大的盼头了,老公和孩子已经死了,我活着也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婶,对不起。”赵小宁低下了头。
  吴翠兰勉强一笑:“虽然我恨你爹,但婶也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你爹是为全村人好。只不过发生了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好了,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其实婶这次找你,是有件事和你商量的。我和小静我们娘俩太孤单了,我们想着要个孩子,这样一来家里多了个人,我们娘俩也不孤单,也有盼头了。”吴翠兰道。
  赵小宁眼前一亮,有点明白吴翠兰的意思了:“婶,您是想领养一个孩子吗?可以啊,明天我就去县城的孤儿院看看有没有年龄小又建康的孩子,完全可以当成自己的孩子养的。”
  吴翠兰道:“领养的孩子终归是别人的,我的意思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婶,您这是几个意思?”赵小宁有些不解。
  吴翠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我想着让你和小静生个孩子,也就是老辈人口中说的借种。”
  “啥?”赵小宁豁然起身,瞳孔不断的收缩着,他没想到吴翠兰竟然会说这种事。借种?这也是说借就借的吗?
  太扯淡了啊。

  “你刚才不是说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带皱眉头的吗?现在怎么这么大的反应?你刚才在糊弄我吗?”吴翠兰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赵小宁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道:“婶,这件事事关重大啊。如果王静姐真的生了我的孩子,以后怎么和村民们解释?人言可畏,您应该知道这个道理的。”
  别说生孩子,以前村里有个寡妇和一个光棍搞破鞋,被村民得知后,各种辱骂和讽刺。直接逼迫的那个寡妇喝药自杀了,可想而知事情的严重性了。
  吴翠兰道:“怎么解释?老娘需要向她们解释吗?实话实说就可以了,你赵家欠我两条人命,我让你儿子当我赵家的孩子难道不可以吗?”
  赵小宁无语了,因为他根本就无法反驳。在他心里,只要能替老爹赎罪,他做什么都愿意的。
  只是,这种赎罪的方式他却从未想过,年纪轻轻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婶,王静姐知道这件事吗?”赵小宁问。
  吴翠兰道:“废话,如果她不同意,我会通知你这件事吗?”
  直到这时,赵小宁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看到王静裙底的风光她不仅没生气甚至还露出一丝羞红。原来她想借自己的种啊。
  “婶,这件事让我考虑下可以吗?”赵小宁道。
  吴翠兰道:“可以。你可以考虑三分钟。”
  “...”赵小宁直接就被打败了,三分钟能考虑出个屁啊。
  吴翠兰接着道:“我知道你担心日后找不到媳妇,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借种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了我们三人之外,我保证不会有别人知道。就算村民们问我也能糊弄过去。绝对不会影响你以后找媳妇的事情。”
  “当然了,就凭你,我估计没有哪家姑娘肯嫁给你的。大不了我让小静和你一起过,这样算来绝对是便宜你小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