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门被轻轻推开,那个年轻的张秘书和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张天凯直接道:“我不是让你等着吗?”
  “省长,实在对不起。我是担心误事,所以才要来敲门,这事不怪张秘书……”说到这里,中年人忽然打住,惊愕的看着那个转过头的年轻人。
  “邢副局长,您也来汇报工作?”楚天齐也认出了中年人,其实刚才他已经听出了声音。
  中年人“哦”了一声,面现尴尬:“你也……”
  “出去,一点规矩没有。”不容说完,张天凯手指中年人。

  中年人急道:“省长,我……”
  “嗯……?”这个疑问的声音,是从张天凯鼻孔发出的。
  楚天齐似乎还听到,张天凯的尾音中带了个“滚”字。
  “我……好的,对不起,对不起。”中年人弓下身子,连连陪着不是,向外退去。慌乱中,手中的纸张还掉了下来,他慌忙捡起,退出了屋子。
  楚天齐看到了中年人的神情,也注意到对方在出门之前,抬起胳膊擦着额头的动作,他想到了一个词:丧家犬。
  来不及回味中年人的丑态,楚天齐再次坐到椅子上,抬头看着张天凯,等待对方先说话。
  “笃笃”,敲门声再次响起,张秘书快步走进了屋子。
  张天凯眉头先是一皱,随即沉声问:“什么事?”
  张秘书忙道:“省委刚刚打来电话,要开扩大会,让您马上就去。”
  “好,现在就走。”张天凯说着,站起了身形。
  张秘书马上上前,拿起桌上的水杯和笔记本,走出了屋子。
  怎么会这样?眼看着要谈了,省委却要开什么扩大会,这不是横生枝节吗?楚天齐既懊恼也无奈。可是对方已经迈动步子,再不说就没时间了。于是他赶忙道:“张省长,您不是让我回来吗?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让你回来了吗?”张天凯转过头,显得很疑惑。
  楚天齐立即回答:“您说了,您说‘回来,说点事’。”

  张天凯“哦”了一声,恍然道:“我是让你把这个拿上,毕竟这是内供的,一般情况你也见不到。”
  啊?看着对方手指烟盒,楚天齐无语之极:怎么会是这事?
  “拿上吧,我要出去了。”说着话,张天凯继续迈动了步子。
  拿个屁,老子就那么见小?暗骂一句后,楚天齐也快步走向门口。
  几乎是前后脚,张天凯和楚天齐出了屋子。
  张秘书正在门外等候,适时上前一步,关上了屋门,然后随着张天凯走去。
  屋门关上的一刹那,楚天齐才意识到,没机会再说了,最起码现在是没机会了。顿时,一股愁云涌上心头,不解的望着那个气宇轩昂的背影。
  “不错。以后还要继续加强业务训练,提高各方面素质。”张天凯的声音传来。
  楚天齐注意到,张天凯在跟那个内保人员说话。可是他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呢?
  “谢谢张省长。”内保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着。
  张秘书迅速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适时停下,轿厢打开。
  张天凯迈步走进轿厢,张秘书跟了进去,电梯关闭。
  楚天齐注意到,在电梯关上的一刹那,张天凯嘴角浮上了一抹笑意,那笑容分明是冷笑。
  “您慢走。”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楚天齐转头看去,见那个内保正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稍微一楞之后,楚天齐明白了,内保之所以对自己如此客气,显然是因为张天凯,内保肯定以为自己和张天凯是朋友呢。想到这里,楚天齐矜持一笑,昂首阔步的走向电梯,按下按钮。
  走进电梯,轿厢关上。楚天齐脸上趾高气扬的表情迅速掠去,继而挂上了愁苦。他不明白,张天凯让自己二次回去,难道仅是为了那半盒香烟?
  无论张天凯是否临时变卦,但就冲张天凯出门前后的做派,自己与其相比,还嫩的很。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多,楚天齐身体靠在椅背上,吐出了两个字:“回家”。
  厉剑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启动了汽车,“桑塔纳2000”离开停车位,向马路上驶去。

  看着两侧穿行的汽车,还有渐渐远去的气派大门,楚天齐心中涌起了深深的挫败感。其实上午在从省政府楼出来的时候,他就有了这种感觉,只不过那时还存在着一丝期盼。
  上午的时候,在张天凯和秘书先行下楼后,楚天齐随后也坐上电梯,直接到了一楼。来在一楼后,他打消了“在楼下等候”的想法,直接出了院子,到了汽车上。然后和厉剑一起,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这顿饭吃的时间很长,从上午十点多,一直吃到过了下午一点,反正也是耗时间。
  从餐馆出来后,楚、厉二人没有去酒店,而是直接到了餐馆旁边的洗浴中心。简单冲洗一下,便到了休息大厅休息,躺到下午将近六点才出来。在洗浴中心休息期间,楚天齐一直注意着手机的动静,手机倒是响了几次,但每次都不是他期待的人。
  晚饭还是在中午那家餐馆吃的,餐馆离省政府不远。吃完后,直接到了汽车上,楚天齐透过车窗,不时看向马路斜对面的那个*所在。可是手机并没有响起,而天色却将要黑了。

  在这个季节,晚上八点多正是将黑将不黑的时候,路上车辆也比较多,“桑塔纳2000”裹在滚滚车流中,缓缓向前蜗行着。
  再次回头看去,那处景物已经变的很是模糊,只是凭印象知道那是省政府所在。收回目光,继续仰躺在椅背上,楚天齐想着今天的事情。
  今天多半天,都是在等待中度过的,楚天齐一直在等着张天凯或是其秘书来电话。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可他却不愿放过这种可能性。从现在来看,这十个多小时的等待,都成了无用功。
  张天凯怎么会不找自己呢?他应该找呀。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后面的话更关键,张天凯应该能听的出来,他不可能不关心的。可事实是人家就没找自己,本来当时也没留下任何提示的话语。
  难道真的是判断错了,真的是自己自以为是?楚天齐一边疑惑着,一边在脑中翻着一些细节,想要从中找到答案或是蛛丝马迹。
  上午在张天凯办公室的时候,自己故意说成对方和那几件事有关系,当时对方的神情也突变了一下。尽管对方掩饰的很快,但楚天齐还是捕捉到了微小的变化,他在说话的时候已经在刻意关注着。然后自己马上又装糊涂纠正了刚才的话,点出了对方的宝贝儿子。此时对方神情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显然简单思考了一下,然后便给自己扣上了公报私仇的帽子,还故意歪曲了自己和前女友的关系。之后,对方便延续着这种风格,抛开其与儿子的联系,还一直讥讽贬低自己,直至对方请自己出去。

  日期:2017-12-09 0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