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同志,我包容了你的口出狂言,还专门抽*出时间听你汇报,你先是说了分管范围的陈年旧事,现在又提到亲人婚礼,这话题扯的太远了吧。”张天凯及时插了话,“我分管全省的城建工作,并不只是为你一个成康市服务,更不是听你扯闲篇。”
  楚天齐一笑:“张省长,这些事看似毫不相干,其实大有关联,而且和您知道的两件事也联系紧密,请您耐心听一听。六月十一日,昊方地产成康项目部发生了民工坠楼事故,死者亲人赶到了成康。经过友好协商,双方达成共识,死者妻女带着十万元补偿金和六个月工资回去了,一周多以后又顺利拿到了一万元意外保险金。可是就在保险到位的第二天,死者家属又来了,这次不是妻女,而是换成了死者父母,还有一个律师和一个小孩。来人好一通闹腾,既和投资方闹,也和政府闹。迫于各方面压力,昊方地产按对方要求,又支付了四十多万的赔偿金,这些人才算完事。就这样,昊方地产赔了钱,预售形势也急转直下。”

  “既然犯了错误,那就要勇于承担责任。”张天凯淡淡的说。
  “不错,犯错当然要承担责任,可是……”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还是把那件事也说完吧。七月十日,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在成康召开,您当时也出席了会议。就在现场会召开之际,赤河镇发生了矿井爆炸事故,万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见对方停了下来,张天凯问:“就这些事,还有吗?”
  “还有好多,不过以前的事就不说了。”楚天齐问。
  “既然说完了,那你是什么意思?又为什么要和我说?”张天凯再次盯问。
  楚天齐微微一笑:“因为这些可都跟您有关系。”
  “跟我有关系?说话可要负责任。”张天凯语气冷竣,双眼眯了起来。
  “跟……”话到半截,楚天齐忽然一拍脑门,“实在对不起,我第一次见省领导,有些紧张。刚才说的不太准确,丢了几个字。”
  妈的,还说怕我,骗鬼去吧,有这么怕的吗?张天凯脑海中马上出现一个词:无赖。他觉得对方这纯粹就是无赖作法,而自己此时还不能与其一般见识,否则自己也和这个无赖一般无二了。
  稍微停顿后,楚天齐声音又起:“这些事不是和您有关系,是和您那宝贝儿子有关系。”
  张鹏飞?和他能有什么关系?张天凯不禁疑惑。但他嘴上却说的是另一番意思:“楚天齐同志,这我就得批评你了,做为一名党员干部,一定要公私分明。我知道,你和鹏飞媳妇过去关系很近,后来联系也很多,当然这都是鹏飞和他的朋友所见所说,我不去分辩。为此呢,你俩关系也一直不好,经常互有争斗。虽然我是他的父亲,可我不会护短,不会去评判你俩对错,更不会介入这类事情。现在你竟然把你俩的私恨拿出来,非要和我这个副省长扯到一起,这太不合适了。另外,我以旁观者身份奉劝你,你是党员干部,素质应该必须要高于企业老板,工作和生活作风也要更硬才对。”

  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骂:妈的,到底是老狐狸。现在我说到他儿子了,他不但装傻,还特意给我扣了顶公报私仇的帽子;而且还故意歪曲自己和孟玉铃的关系,暗示自己勾引他儿媳妇,影射自己生活作风有问题。
  张天凯声音又起:“别管你和鹏飞关系如何,毕竟你们是同龄人,而且你和玉玲毕竟也……现在你该说的也说了,虽然说的不合适,可我也就不计较你的猛浪了。我每天的工作都很忙,今天给你这么长时间,已经破例了,你请回吧。”说着,用手一指桌上烟盒,“来,拿着,我从来都不碰这玩意,听说你挺喜欢这东西,也特能喝酒。”
  骂人不吐脏字,果然高。转瞬间就给自己和张鹏飞关系定了性,把自己致于后生晚辈地位,还变相的把自己影射为“烟鬼”、“酒肉之徒”。如果这段话要是让别人听到,势必会认为张天凯不念旧怨,胸怀宽广,体恤晚辈。可楚天齐却心里明镜似的,对方就是故意在小看自己,在贬低自己,是另一种讽刺。看着桌后那个笑面虎,楚天齐微微一笑:“张省长,你就不想听听这些事和你儿子的联系?不想听听你儿子做了什么?”

  张天凯也微微一笑:“我刚才和你说过,你们之间的争斗不要拿到工作中来,你这样做很不合适。”
  楚天齐不由一楞:按说张天凯在扣帽子并贬低我后,应该得听听我后面的话,这可是关系到他儿子的事呀。张天凯只有这么一个亲儿子,张鹏飞也是他整个张氏一脉的衣钵继承者呀。张天凯为什么还要这么表态?他是还要端着架子,再拿捏我一会儿?或是真的不打算谈他的儿子?他竟然能冷血到不顾他儿子的处境吗?不能,肯定不能,他一定是在以此消耗我的锐气,在以退为进。
  既然你准备欲擒故纵,那我也就给你来一个照方抓药,看谁能抻过谁。想到这里,楚天齐站起身来,说道:“那好吧。希望张省长不要怪罪我没把话说清楚。”说完,迈步走去。
  楚天齐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侧耳听着,可是只到走至屋门处,也未听到对方喊自己“留步”的声音。

  难道判断错了?楚天齐不禁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的照样学样,但还是抬起右手,去抓门上的把手。
  就在楚天齐右手刚刚放到把手上时,身后忽然响起了张天凯的声音,“你这后生呀,真是的……回来,说点事。”
  楚天齐暗自长嘘了口气:老小子,你可真沉得住气。
  就在刚才抬起右手的一瞬间,楚天齐还在纠结:要不要找个理由主动返回去,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讲出来。今天自己是干什么来了?不把这些话说出来,不得到对方的某些承诺,怎么行?一旦走出这个屋,那省里对自己的处置很可能随后就到,自己很可能前功尽弃了。其实为了化解自己当下的危机,楚天齐已经动摇了,正准备自食前言呢。不曾想,张天凯在关键时刻请自己回去,这样既省的自己丢人,还气势更壮了。

  看来任何时候都要沉得住气。在给自己灌了一句心灵鸡汤后,楚天齐转回身,面带笑容,自信满满的向刚才的椅子走去。他注意到,对方也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眼中满是友好,甚至还有一丝慈祥的成分。
  “叮呤呤”,固定电话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楚天齐一楞,停下脚步,看着对面的张天凯。
  张天凯拿起电话听筒,说了句“再等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心中暗喜:看来张天凯就要和自己再谈了。
  “笃笃”,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张天凯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