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次见面,我懵了。虽然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在此刻她的娴静淡雅,她的满,晶莹剔透。
  咖啡厅里回荡着悠扬而浪漫的钢琴曲,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了《魂断蓝桥》的经典片段。这是一部古老的电影,我却为罗伊和玛拉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着。
  就在我想着如何走过去时,她似乎意识到什么,猛然抬头,眼神再次相遇。比起早上的冷漠,这次显得多了些温情。

  她没有笑,只是眨了眨眼继续低头看杂志。我如同万里长征般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一个善意的微笑刚要落座,谁知她率先开口,冷冰冰地道:“几点了?”
  我没有戴表的习惯,四处张望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我可能迟到了。”
  她把杂志合上放到一边很严肃地道:“现在是七点二十三分,你迟到了二十三分钟,该不会是马云吃饭耽误时间了吧?”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笑了笑道:“别听他胡扯,路上堵车,真心不好意思。”
  “守时是作为职场人最基本的原则,一个不准守时间的人怎么能干得了大事,你平时工作都如此拖拉吗?”
  我听着云里雾里,没想到温柔的外表下掩藏着强悍的一面,刚要试图解释,谁知她手一挥道:“我没时间听你解释,也没必要。长话短说吧,昨晚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说辞,看来没必要了。实话实说道:“昨晚我喝高了,可能是走错房间了,但你请相信我,我是正人君子,绝不可能做出龌蹉的事。”
  她的脸泛红了,眼神开始变得凌乱,连忙端起咖啡杯掩饰内心的不安。过了许久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因为我也有一定责任。但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说出去好吗?”

  我长出一口气,一颗心落地,笑着道:“我倒想说,可说给谁听啊,就算说了也不认识你。”
  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抿了抿嘴唇道:“和我说实话,你昨晚动……我了没?”
  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坦然道:“这我真不知道,但早上醒来时的姿势是从后面抱着你的。但你我都穿着内衣,不可能发生你想象的那事。”
  她避开眼神,手指轻轻微握,欲言又止。良久扭头道:“我……我……行了,你可以走了。”
  “那可以把手机还我吗?”
  她定了定神,打开旁边的手提包取出手机推了过来。
  我不想就这样离开,没话找话道:“你是不是看我的手机了?”
  她眉头轻蹙,颌首道:“对啊,要不怎么找到你。”
  “偷看我的短信了?”
  她哼笑着白了一眼,道:“可笑至极,真把自己当人物了,我才懒得看。”说完,起身拿起包准备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我竟然纹丝不动坐在那里,直到消失在门口。

  不远处的杜磊跑过来兴奋地道:“咋样,搞定了吗?”
  我无比失落,耷拉着脑袋摇了摇头。
  “你们聊什么了,她叫什么,微信号多少?”
  一语点醒梦中人,我竟然没问她名字。杜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急败坏道:“平时和女孩子聊天不挺溜的吗,怎么现在迷瞪了,还坐着干什么,她还没走远,赶紧去追啊。”
  我立马站起来冲出咖啡厅,然而她刚刚进了电梯,留下一抹淡淡的百合香。
  在杜磊的怂恿下,我竟然一口气爬到了八楼,走出楼梯时,她刚从电梯出来,看到我无比惊讶。愣怔半天道:“还有事吗?”
  我鼓起勇气道:“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吗?”
  她终于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以及那浅浅的酒窝,如此灿烂迷人,让我神魂颠倒。
  然而,她的笑容很快消失,眼神从我身上移开,缓缓地走向房间。一声清脆的开门声,把我的幻想关在了门外。

  也许这就是一场梦,她只是虚无缥缈的梦中人。
  带着诸多遗憾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香格里拉,回到了蓝天花园住所。
  蓝天花园,是蓝天集团旗下的地产公司开发的,绝大多数出售了,专门留出十几套房子供公司员工租住。当然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享受的,最起码是津英高管,而且没有住房。所以,住在这里的都是蓝天集团高管层,除了我。
  我能居住在这里,是牛替我争取的。凡尔斯项目的成功,集团破例赏给了我。房间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水电费都不用出,特权带来的快感让我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这才是对功臣的最大肯定。

  房子位于大楼的最顶层二十二层,宽敞明亮,视野开阔,还有个露天阳台。周末的时候叫上一大帮朋友坐在阳台上看星星喝啤酒,那生活甭提多惬意。我的理想不大,只希望将来能拥有这样一套房子足以。最主要的是,特别喜欢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这也是我不愿离开蓝天的原因。
  在不久的将来,这里永远属于我。
  三下五除二拔掉衣服,光着膀子点燃一支烟闷闷不乐抽着,杜磊从冰箱里取出两瓶冰镇啤酒打开递过来道:“还在想她呢。”
  我心神不宁地点了点头,道:“你说她是一个过客还是会留在云阳?”
  杜磊眼珠子一转缜密分析道:“我觉得只是个过客而已,你想啊,本地人谁会去香格里拉住。或许是来办事的,也可能是旅游的,过两天就走了。”
  “哎!”
  我拿起啤酒喝了大半瓶,抹抹嘴道:“自从和于影分手后,她是我第一个怦然心动的女人。尽管不知道她叫什么,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
  杜磊不可思议道:“有那么神奇吗,不就是干柴烈火睡了一晚上嘛,就当找了个小姐,过去就过去了,别惦记了,她不属于你,也不是你的菜。”
  “你不能玷污她,她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坚信地道,“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是独一无二的,我可以判定,她应该是个白领,要不然时间观念不会那么强。”
  杜磊想了想道:“既然你看上她了就不应该回来,这女人嘛,最怕死缠烂打,你只要狗皮膏药似的贴着她,就是铁石心肠也会融化了。不过听兄弟一句劝,现实点吧,还以为自己愤青啊,早该过了。”
  回到现实中,我淡然一笑,默认了杜磊的话。确实如此,不切实际的无边幻想最终换来的是一场梦。她就一匆匆过客,不会再回来了。

  想到此,反而释然了。拿起酒瓶碰了碰道:“不想了,或许你说得对,还是现实点吧。”
  “这就对了嘛,我觉得即便你们认识了,你也降不住她。此女子表面看起来羸弱温柔,其实内心非常强大,应该是个贞烈女子。”
  不得不说,杜磊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我也这么认为,那多半瓶白兰地足以说明一切。不仅喝酒这么猛,还抽烟,美丽的外表下掩饰不住混乱的生活轨迹。
  幻想梦如同气球一般越吹越大,瞬间在空中炸裂,短暂的美梦结束了。
  杜磊抠着脚丫子笑着道:“对了,你不是每天看对面大厦的那个白衣女子吗,打听到了吗?”
  “没有,只是想想而已。”
  “要不要兄弟我帮你去打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