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离开的电话内容可以得知,她刚到云阳,应该没那么快离开。还有一种可能,她压根没发现我的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就要下班了,可杜磊那边没有任何消息。我终于坐不住了,拿起电话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肺差点气炸了,这孙子一个人正躲在餐厅吃饭呢。
  我气呼呼地道:“杜蕾斯,我对你失望至极,限你一个小时,立马爬回家拿铺盖滚蛋!”
  杜磊嚼着韭菜馅饺子含糊道:“别介,咱跟个婆娘似的,动不动用这一套威胁我,能不能玩点新鲜的。”
  “我的手机呢?”
  “还没拿到。”
  “那你不怕噎死你啊。”
  杜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道:“没事,我喝饮料往下送,嘛事没有。”
  “得得得,老子懒得和你耍贫嘴了,到底怎么样了?”

  杜磊将最后一个饺子塞进嘴里道:“我去她房间了,没人,又去吧台打听了下,可以确切的肯定,她没有走,暂时出去了。”
  我松了口气,道:“那她叫什么?”
  “人家服务员不肯透露,只告诉我叫乔女士。”
  “哦,那你打算等她回来吗?”
  “我才没那闲工夫,吃了饭就回公司。反正你交代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自己看着办吧。”

  “你孙子……”
  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我急得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思考着怎么要回手机。可见了面怎么说,那画面想想都觉得后怕。
  算了,不要了。就算是设计稿谢露了,大不了重新做一个方案。客户信息幸亏还有备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到了吃饭时间,我极不情愿地来到五层餐厅。这里是公共餐厅,大楼里的上千员工都在这里用餐。我虽然谈不上名人,但楼上楼下的公司都认识我,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那一年的疯狂举动——裸奔。
  我曾说,只要凡尔斯项目竞标成功,我会沿着滨江路裸奔一圈。其实当时并没有抱太大希望,蓝天传媒不过是家刚刚起步的小公司,居然最后我的方案把对方打动了,最终花落蓝天。
  成功的背后,我兑现了诺言。没有去滨江路,而是在蓝天大厦楼底下的广场跑了一圈,引起一阵骚动,窗户上爬满了男男女女,吹着口哨呼喊着。
  杜磊开玩笑地说,这一片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你屁股上长着一颗痣。为此,牛并没有因为我的前卫行为而斥责,设宴隆重庆祝了一番。
  事情都过去一年多了,至今都是员工们热烈讨论的谈资。尤其是女同志,看到我的眼神异常怪异,不时传来阵阵朗朗笑声。
  我反而无所谓,反正也不打算搞什么办公室恋情,爱怎么说怎么说。迎着众人“膜拜”的眼神,我穿过餐厅要了份套餐,选择一个角落坐下来,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那朵百合花。
  这是恋爱的表现吗?
  在这之前,我有过一段纯真的校园恋情。都说毕业时就是分手季,很现实,我和她就这样分手了。
  她去了国际大都市上海,而我回到了这座安逸而美丽的海滨城市。谈不上魂牵梦绕,每每想起来总有种酸酸的痛楚,或许这就是初恋的味道。
  回到云阳后,也谈过一次恋爱,对方是公务员,在什么什么局上班。这段恋情仅仅维持了三个月,还没来得及就分手了。分手的原因很简单,人丑家穷无房无车无存款,凭什么看上你。

  这段恋情没有太深刻的回忆,就像流星一样划过我的心间,不再追忆,也懒得追忆。
  后来呢,陆陆续续也见过不少女的,反而没感觉了,至少没有一见面有怦然心动的感觉。而这次不同,她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清晰地印刻在脑海里,回味无穷。
  杜磊鬼魅一般出现在面前,我竟然没有发现他,魂不守舍地扒拉着饭菜。
  杜磊在我眼前晃了晃道:“乖乖,不会吧,这就变傻了?”

  我推了推眼镜框漫不经心道:“你知道什么是棉花糖吗?”
  “棉花糖?”
  “握在手里轮轮的,含在嘴里绵绵的,一下子就融化了,我小时候经常吃,特别怀念。”
  杜磊被我吓惨了,四周看看道:“哥,咱们是不是有必要去一趟津神病医院?你这病的不轻啊。”
  我回过神来道:“你丫回来干什么,我的手机呢。”
  “不是和你说了嘛,人不在。”
  “那你去守着,必须拿回来。”
  杜磊挑眉道:“哥,我看你已经走火入魔了,要我说还不如干脆约出来见一面,说不定有戏。”

  其实这正是我所想的,可又不敢面对现实。了无心思扒拉着饭菜道:“她打我怎么办?”
  “卧槽,你这身板还打不过她?再不齐兄弟帮你,保证让她服服帖帖的。”
  “得了吧,你除了你瞅啥,瞅你咋地无限循环外,还有别的本事吗。我很想再见她一面,哪怕就一面,也就死心了。”
  “哎!又一个多情的种子啊。那你别婆婆妈妈了,晚上买一束鲜花登门赔礼道歉,说不定人家就原谅你了。不仅手机可以拿回来,万一对你也有意思呢。”
  “真的吗?”

  杜磊来劲了,拍着胸脯道:“也不看看弟弟是谁,知心大姐,恋爱专家,公司那个女的失恋了不是找我倾诉,最后都被我成功拿下了。”
  “那你怎么现在还是单身?”
  “啊——这个嘛,嘿嘿。”
  正聊着,杜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慢悠悠拿出来,笑容立马僵在脸上,激动地道:“哥哥哥,你看谁的号码,这不是你吗?”
  我赶紧凑过去一看,果真是我的,是她打过来了。
  “你他妈的赶紧接啊。”
  到了关键时刻杜磊认怂了,结结巴巴道:“我接起来说什么啊。”
  “先接起来再说。”
  杜磊一狠心咬牙摁下免提键,对方没有说话,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
  要说还是他脑子反应快,在愣怔几秒后摆出谦恭的姿态一本正经道:“徐总,给您打电话一直关机,五千万美元已经转过去了,从香港赶过来的李嘉诚先生等了您一上午,晚上马云要约您吃饭,您看有时间吗?”
  这逼装的,我感动得泪流满面。
  对方扑哧笑了一声,很轻微,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

  杜磊来劲了,充分发挥不要脸的吹牛逼本领,继续道:“徐总,我知道您忙,要不我随便派个总监去见他吧。忙完了您知会一声,我派直升飞机接您。”
  我差点噎得喘不上气来,而他张牙舞爪捂着嘴巴窃笑。
  对方依然没回应,停留几秒钟后挂了电话。
  我连忙掐着杜磊的脖子,怒吼道:“你他妈的吹牛逼不上税啊,我要是能见了马云还待这里干嘛。”
  杜磊笑得前仰后翻,其他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眼神。压低声音道:“装逼嘛,那就装得大气点,反正她也不认识你,万一是个认钱的主,一下子就上钩了。我敢保证,她还会来电话,而且开口就约,信不信?”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已是一团乱麻,现在更乱了。作揖道:“,你是我,这事到此为止了,请你立马消失,别影响我食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