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5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8 18:54:00
  第143章:我能不能相信你
  楚震东这一坐下,孙明亮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王庆魁对泽城是志在必得,在这种情况下,楚震东找他要什么,王庆魁都会答应,他真心怕楚震东会越要越多,当下就一点头道:“明天一早,你要的一切都会给你安排好!”
  楚震东点了点头,心里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有了这六十个人,六十把刀,只要训练上两个月,必定会成为他手中的一张王牌,何况还有一张暗牌,现在自己只要等就行了。
  正如王庆魁所说的,真正的混子,一定要有耐心,这些牌可是他的底牌,必须要在合适的时机在打出来,这样才能一击毙命!
  当下大家吃菜喝酒,气氛顿时融洽了起来,好的就跟一家人似的,当然,他们心里都明白,心还是两条心。

  王庆魁想的是怎么利用楚震东夺下泽城,楚震东想的则是怎利用王庆魁的势力,达到自己雄霸泽城的目的,暂时他们可以算是同一战线,可到了最后,双方必定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酒足饭饱之后,王庆魁非要带兄弟几个上楼去鬼混,被楚震东拒绝了,金牙旭其实很想去,却也被楚震东拦了下来,只让孙明亮给他们安排了正常的房间休息,另外,安排他和那个叫小琴的女人谈一次,这个女人,将会在楚震东的计划中,起到一定的作用,他必须确定这个女人可以胜任才行。
  当下孙明亮将安排人带着小兄弟六个去了五楼,四楼是风月场所,五楼却是正经的住房,但客人很少,一是消费不起,二来能消费起的,来这里也不是真的为了住宿的,所以六个兄弟直接一人分了一间。
  小兄弟几个一上楼,王庆魁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随即猛的一握拳,双手关节一阵咯咯爆响,阴声说道:“操!又要钱又要人的,真当老子是傻逼呢!亮子,你怎么看?”
  孙明亮略一沉思,随口说了六个字:“可以用,不能留!”
  王庆魁一点头道:“我也正是这个想法,给他六十个敢下死手的生瓜蛋子,交代清楚了,只要码头宋一死,立即要了他们六个人的命!想从老子的嘴里夺食,他们还嫩了点!”
  孙明亮一点头道:“我明白!”
  王庆魁又看了孙明亮一眼道:“这次成败,就看这几个小子的了,盯好了,别小看了他们,到时候偷鸡不成,人就丢大了。”
  孙明亮微微一笑道:“魁爷,咱们什么时候输过?”
  王庆魁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随即哈哈大笑道:“行,就交给你了。”说着话,大步而走。
  楚震东知道不知道王庆魁的真正用意呢?他当然知道!

  日期:2016-12-28 18:55:00
  所以小兄弟几个上了五楼,楚震东却并没有让五个兄弟分开,而是直接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小兄弟五个也知道楚震东是有事要交代,六人进了房间,确定窗外门口都没有人了,关好门窗,商议了起来。
  楚震东的计划很是详细,暂时肯定是不能回去的,不然码头宋肯定起疑心,王庆魁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如果说小兄弟几个才来两天就解决了王庆魁,估计连自己都不相信。
  所以必须留在老山一段时间,为了打消码头宋的疑心,楚震东准备制造一些事情,用来造出自己接近了王庆魁,并得到了王庆魁重用的假象,这个有王庆魁的配合,应该不是难事。
  过上两个月后,制造一起看似意外的行动,造成王庆魁死亡的假象,到了那时,估计安插回去的那女人,已经按他的计划成功破坏了一些人的关系,他们就可以回去了。
  在这期间,王建军和许端午负责训练那六十个混子,一定要尽快的提升他们的战斗力,并且,尽量将他们争取过来,以后自己在和王庆魁博弈的时候,才有底牌可打,训练他们不难,争取他们的心才困难,毕竟他们是老山的混子,听的只是王庆魁的命令,所以才要许端午也参与,能争取几个就争取几个。 
  金牙旭负责在这段时间内,和泽城的大宝联系,对于泽城内的动态,务必要打探清楚,楚震东要下的,是一盘很大的棋,消息必须准确,这一点,是不能指望别人的。
  而王朗、黑皮老六则跟随在楚震东身边,在制造出得到王庆魁重用的假象后,会在王庆魁的公司出没,楚震东没有安排两人单溜,实际上是怕这两个家伙会惹事,王朗外表斯文白净,可性格却狠辣异常,黑皮老六也是闷头性子,两人都是说动手就动手的主,这个时候如果和王庆魁的手下闹出了意见来,可不是好事。
  日期:2016-12-28 18:55:00
  楚震东将整体计划详细说给兄弟五个听后,就让大家散了,只留下了许端午,这个时候的楚震东,已经完全就是一个老大的做派了,凡事已经开始自己拿定主意了,许端午成了军师型人物,两人自然会商议下,其余四个兄弟,只需要知道计划,执行就好。而且他们也习惯了,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很久。
  两人又商讨了一会,将一些细节完善了一下,还没商议完,就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楚震东只当是小兄弟几个又回来了,也没问一声,走过去一开门,一股香风直接就扑进了怀中。

  楚震东一眼就看清楚了来人,正是那个叫小琴的女人,顿时一阵窘迫,急忙伸手将她推开,那女人一被推开,立即娇笑道:“呦,你叫姐姐来谈谈,不就是想姐姐了吗?咋的,到这时候了,脸皮子还抹不开呢?”
  随即一眼又看到了许端午,许端午文文静静的,还有点书卷气,和楚震东那种健壮野性的帅气又是两回事,也算得上是个帅哥,所以那女人一看到许端午,立即又娇笑道:“还有一个呐!两个人一起上?没看出来啊!你们还好这口。”
  许端午看了一眼楚震东,笑了笑道:“我先回去了,你先跟她聊聊吧!”说着话,直接出了门,回自己房间去了。
  那女人则还在那喊:“诶?怎么走了?没关系的,姐姐一个人侍候得了!”
  楚震东怕她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一把将她拉进了房间内,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拉着她直接到了床边,往床上一放,让她坐好。
  那女人却当楚震东是要开始了,娇笑着说道:“小兄弟,这么猴急啊!你这样,可是很容易交枪的!”一边说着话,一边直接伸手向楚震东腹下摸去。
  楚震东急忙一闪,挡开她的手道:“琴姐,你不要这样,我叫你来,是有正事和你商量。”
  日期:2016-12-28 18:55:00
  琴姐立即笑道:“还有这么事比这重要的吗?这不就是正事吗?”
  楚震东面色一正,目光一冷,那琴姐之前就领教过楚震东这冷酷的眼神,一见他的眼神又冷了下来,这才安份了。
  楚震东当下将事情一说,这事要是对一般良家妇女来说,绝对行不通,可对琴姐来说,完全就是轻车熟路,仍旧还是勾人,无非就是多勾几个,然后扇点枕边风,让几个人互相之间结下心结,就这么简单。
  可那琴姐一听,面色却逐渐凝重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楚震东看,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的看了好一会,也不说话,直接将楚震东看的都有点发毛了,只当她不愿意掺和到这些争斗之中去,当下就说道:“琴姐,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去跟孙明亮说一下,换其他人去。”

  说着话,楚震东就要转身往外走,那琴姐一伸手就拉住了楚震东的手腕,脸上却没了那种轻浮的神色,眉目之间,似乎有点犹豫,嘴巴微微张了一下,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楚震东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最善于观察,无论是新的地形,还是新接触到的人,所以琴姐脸上的细微变化,立即被他捕捉到了,当下就问道:“琴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那琴姐又犹豫了片刻,终于一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定,朱唇轻启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震东一愣,没想到只是问自己的名字,当下就说道:“我叫楚震东!”

  琴姐一点头道:“楚震东,好名字,这也许是我唯一的机会吧!”
  楚震东又是一愣,一时没明白过来,脱口而出道:“什么?”
  琴姐的目光迎向了楚震东的眼神,没有回答是什么,却又问了一句:“我能不能相信你?”
  楚震东终于明白了过来,琴姐这是有事要自己帮忙,当下就一点头道:“可以,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做到。”
  那琴姐一双水茫茫的大眼睛里,忽然升起了一丝雾气来,神色也显得激动了起来,嘴唇颤了两下,说道:“我帮你做完事后,你能不能把我留在泽城,不要再送我回来了?”
  楚震东看着琴姐那俏生生的面孔,瞬间明白了一切,心里忽然莫名的一疼。
  这一章,是补27号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