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4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她的眼神锐利如锋,冷酷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明月看向自己被他抓住的那只胳膊,不由得一怔,白国强喝醉了酒,又是在暴怒之下。
  用了很大的力气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想要打她,这上面的指印,就是他抓出来,不用想也知道,白国强用了多大的力气。
  她皮肤薄嫩,盈白如雪,这青紫的几条或深或浅的,青紫交错的指印此刻看起来格外可怖,明显、惹眼,看着触目惊心。
  那时的她惊怒交加之余,伤心难过之后,根本就没有发现,没想到这个男人却这么敏锐,一眼就看了出来。
  “我,我不小心……”白明月不想告诉他原因,可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不由得吱吱唔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也是自己揉的?”墨子寒倏地松开她,很是讽刺的道,“你当我是白痴?”
  白明月一阵气恼,忍不住抬头倔强的道:“受伤的人是我,这是我的事情,难道连这个也要向你交待清楚吗?”
  “你的身份是什么?”墨子寒目光乍然冷厉。
  白明月抿了抿唇,屈唇万分的,恨恨的开口,“你的情妇。”

  她死死的咬着唇,不让眼泪掉下来,她今天已经哭得够多的了,不能再软弱下去,而且说什么也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没出息的掉眼泪。
  “记得就好。”
  “那又怎么样?这和我受伤有什么关系。”白明月抵触的道。
  “我的所有物,不允许任何人碰。”墨子寒面色微寒,冷酷的开口,“说,谁伤的你?”

  “你想怎么样?”白明月惊慌的看着他,几乎握不住手里的水杯,望着他冷厉的眸子,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她是恨白国强,恨他那样对妈妈,还想对自己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可他到底是自己的爸爸,她一心想要带着妈妈摆脱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他。
  “谁都没资格,动我的东西。”男人一字一顿,字字冷硬,“敢动,就要付出代价。”
  “不。”被他阴鸷的表情吓住,哪怕是**于他,被他强迫签下合约,她也没有看到墨子寒这么冷厉可怕的一面,她颤着唇,手一松,水杯掉落在地,啪的一声摔碎。
  “谁伤的你?”墨子寒盯了一眼摔碎的杯子,眯起眼看着她,再次追问。
  眼里的寒芒一闪而逝,她雪白的胳膊上,那几条青紫的手指印触目惊心,看起来格外刺眼。

  “墨少,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仿佛察觉到他的目光,白明月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伸手握住胳膊上青紫的指印,试图想要掩盖住,阻隔墨子寒的视线。
  她这样明显欲盖弥彰的举动,看在墨子寒眼里,要多愚蠢就有多愚蠢,“你以为不说,我就不会知道?”
  墨子寒眉心顿沉,愚蠢的女人,她不说,他就不会找人去查吗?
  在A市,还没有他墨子寒想知道却查不出来的事情。
  墨子寒掏出手机,在白明月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拨出一个电话,片刻,电话接通,他冷声吐出几个字,“查一下,白小姐今天去了哪里……”
  “墨少,不要,不要查。”
  白明月闻言,再也顾不得害怕,惊慌的朝他奔过来,死死的拉住了他的胳膊,哀求的看着他。
  墨子寒冷眼看向她,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他有身体上的接触——死抱着他的胳膊不放,试图抢下他的手机。
  墨子寒直接切了电话,电话那头的苏哲听到墨子寒交待完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多问一个字,便听到电话被切断的嘟嘟声传来。
  好不容易有时间,正在和美女约会的苏哲此刻郁闷万分,可转念一想,八卦的因子重新燃烧起来,墨少为什么让他去查,白小姐今天去了哪里?
  难道说?那位白小姐果真如他所说的,拿钱跑路了不成?
  这么说墨少打电话过来,是让他找人的吗?
  墨少刚才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很差哟。

  苏哲笑得两眼冒星星,说不定又有好戏看了。
  墨少和白小姐的戏,真是——相当期待。
  “墨少,我……”
  墨子寒目光沉沉,盯着她看了片刻,她红着眼睛,颤抖着身子,此刻看起来忧伤而柔弱,仿佛是受了很大的委屈,让人一看,便心生怜惜。
  只想狠狠的将她抱在怀里,问她为什么会难过至此,哪怕是在酒店里,他要了她,又拿她妈妈要胁她,逼着她签下情妇包养合同,她再难过也只恨恨的咬着牙不在他面前示弱。
  而没有现在这样的,这么强烈的忧伤、这么难过的样子。
  扔开手机,墨子寒伸手,倏地扣住她的腰,狠狠的将她往怀里扣,力道很重,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白明月。
  她不由得仰起脸看着他,正对上他冷冽如冰的眸子,冰冷而深邃,她忍不住心惊之下,抬腿往后一退,却抵上了沙发,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一仰。
  墨子寒趁势压了下来,她身不由已的惊叫一声,倒向了身后的沙发,墨子寒直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白明月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一时竟忘了挣扎。
  “我说过,最恨别人骗我。”

  墨子寒压着她,深邃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
  仿佛要看到她的内心深处,眼里隐隐蹿起两簇火苗,他想要教训伤了她的人,她不感激他也就算了,反而在他面前,对把她伤成这样的人百般隐瞒,看他却像看歹徒。
  这算什么?
  他容不得她在他面前有半分的欺骗,更受不了她这样的不识好歹。
  “我没有,我没有想要骗你……”白明月惊慌的想要解释。
  “去了哪里?”墨子寒不废话,冷声发问。

  他身体的重量全部压着她,两俱身体此刻紧贴在一起,严丝合缝。
  白明月仿佛无处可避,无处遁形,他身体的重压,还有他目光的威慑,都让她喘不过气来,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她想隐瞒就能隐瞒得了的。
  白明月很难过,也很绝望,为什么她会从一个绝境,又走到了另外一个绝境,走投无路。
  “我都告诉你,我自己说,你能不能不要让人去查……”白明月试图和他谈判。
  “你说呢?”墨子寒直接打断她,眼神阴厉,什么时候,她有资格和他讨价还价了?
  以为他这段时间没有拿她怎么样,她就敢得寸进尺了吗?
  白明月看着他森寒的目光,知道此刻跟这个男人谈判,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她别过脸,不去看他慑人的眼神,无形中带着一种逼迫,压得她无法自如呼吸,“我回家了。”
  她只好如实说出口。
  “嗯?”墨子寒声调一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白明月扁着嘴,只好继续开口,将上午回去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她越说越难过,眼睛酸涩起来,眼里不由自主的泛起一层水雾。
  不过白国强对她意图不轨的事情,她刻意忽略了。
  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说出去,她简单无地自容,羞愤欲死。
  “真的就是这样,我没有骗你……”

  白明月哽咽着,一边说,忍不住的抽泣,她不想哭泣,也不想让自己软弱下来,可她没有办法,一点办法也没有。
  墨子寒不是她可以抗拒的,就如同白国强,也不是她想带着妈妈摆脱,就能摆脱得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