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39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是我赚的啊。”
  白明月骗她,“我、我晚上出去做兼职赚的,妈你就别问了,你先拿着用,别再让……再让他发现了。”
  白明月说着,不敢再看蔡舒雅的眼睛,长这么大她很少撒谎骗她。
  忍痛转身离开,她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她暂时没有办法接她离开,那只有想办法多赚点钱暗中给她,起码能让她好过一点。
  她已经耻于管那个人叫爸爸了,今天他想对她做的事情,简直禽兽不如,他不配当她的爸爸。
  “等等。”

  蔡舒雅上前几步,不由分说,便拿出一半的钞票塞回她手里。
  “妈,你这是……”白明月一边躲开她塞过来的钱,一边惊慌的问道。
  “明月,妈妈在超市找了一份工作,这个月的工资也快发了,妈妈用不了这么多钱,你在外面工作,身边怎么能少得了钱,拿回去……”
  “妈妈,”白明月怎么肯,都到这个时候,妈妈还一心想着她,她又是辛酸又是难过,“妈妈,我不要,我、我还有钱,真的我还有……”
  “撒谎。”蔡舒雅红着眼睛,生气的看着她,“这一定是你身上所有的钱,你把所有的钱都给妈妈了对不对?”
  白明月呐呐的看着她的眼睛,否认的话根本说不出口,她骗不过妈妈的,何况她还从来没有骗过她。

  “这样,”蔡舒雅拿出一半的钱塞到她手里,“这些钱你一半,妈妈一半,你在外面工作,不要那么辛苦,一边上班一边还要做兼职太累了,妈妈不想你那么辛苦,知道吗?”
  白明月情知拗不过她,哭着点头。妈妈还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处境,她不是故意想要隐瞒她的。
  因为一纸合约当了别人的契约情妇,这种事情她不想让她知道。
  而她一直以为,给墨子寒当情妇是她面对的,最残酷的事实,可没有想到的是,即使没有墨子寒的胁迫,也有更残酷的现实等着她。

  她以为她受墨子寒胁迫,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却没有想到,跟呆在白国强身边的妈妈相比,她简直就像在天堂。
  至少,比起墨子寒胁迫她,签下一纸情妇合约的事情,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女儿有那种企图明显更加残酷,也更加耻辱。
  她怎么会有这么禽兽不如的爸爸,一想起他那双饿狼一样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她,她便感到既恶心,又绝望。
  揣着手里蔡舒雅强塞给她的几张红色钞票,白明月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蔡舒雅的意思,迅速离开。
  她坐在车上,含着泪往后面看去。
  车子开出很远,依然可以看到蔡舒雅单薄的身子站在原地,一直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她捂着脸流泪,不舍的看着白明月离开的方向。
  明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你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妈妈一手造成的,是妈妈太自私,妈妈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蔡舒雅心痛如刀绞,可她知道,她在心里所有的悔恨歉疚,白明月都不知道,也听不到。
  白国强一直都怀疑,明月不是他亲生的女儿,毕竟明月长得一点儿也不像他们,而她刚跟白国强不久,便有了孩子,之前还交过一个男朋友。

  那个男人,后来找到她,试图挽回她,被白国强bao打了一顿。
  就是因为这样,白国强认为明月一定不是他的女儿,却不知道孩子确实是他的,只不过,不是明月。他不知道真正的真相。
  她抵死不认,就是咬死了白国强没有钱,也绝不舍得花钱去做亲子鉴定。
  蔡舒雅捂着脸,直到明月坐着的车子再也看不见,她也一直僵在原地,没有挪动分毫。

  蔡舒雅泪落如雨,明月,对不起,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她茫然的望着远处,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难以自拔。
  白明月一路哭着回到墨家别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这样绝望过。
  明明不想看到妈妈那样受苦,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到今天才悲哀的发现,在那个家里,面对那样的父亲,她还得靠妈妈拼命保护她,她太没用了,太没用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墨子寒的别墅,望着熟悉的地方,她竟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原来在这里,至少她不用担心,会受到爸爸的伤害。
  哭着打车离开的她,当司机问她去哪里的时候,她竟然在那一刻才发现,除了墨子寒的别墅,她无处可去。
  这样的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用说让妈妈摆脱那样生活。
  晚上,墨子寒回来的很早,刚走进别墅便看到白明月站在客厅等着他。
  “墨少。”她看他一眼,低着头叫了他一声。
  墨子寒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剑眉微蹙,绕过她面无表情的走开,脱了西装外套,在沙发上坐下来。
  家里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他也懒得坐轮椅,天天演戏,终究也会厌烦。
  “倒杯水过来。”
  见她站在原地不动,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敏锐的察觉到她身上散发着忧伤的气息,很浓烈,完全让人无法忽视。
  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丝犹疑,正要问出口的话,不知怎么的到了嘴边,又改成了对她的吩咐。
  “哦。”白明月却什么也没有说,安静的走开,拿出杯子倒了杯水,静静的走到他面前递给他。
  她太安静了,安静的让墨子寒根本无法无视她的异样。
  他没有伸手去接,眼神定定的看着白明月,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白明月疑惑的看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踟蹰着该怎么开口,向他提出她的请求。

  “墨少,你的水。”
  见他迟迟不接,白明月不得不往俯下身,将水杯往他面前凑了凑。
  不管怎么说,都是她有求于他,或许她姿态放得低一点,态度好一点,他能好说话一点。
  对她而言,妈妈比什么都重要。
  为了妈妈,让她做什么都行,更不要说让她低三下四忍气吞声。
  墨子寒盯着她看了半晌,倏地抬手,却没有去接水杯,而是直接捏着她的巴,迫她抬起头,直视着自己。
  “墨少……”白明月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住,像只受惊的兔子,惊慌的别过视线,躲开他探究的眼神,他的眼神太过冰冷犀利,莫名的让她感到惊慌。
  惊慌之中,她险些摔了手里的水杯。
  墨子寒看着她闪躲的目光,没忽视她红红的眼睛。
  她眼睛怎么又红又肿?
  “眼睛怎么回事?”
  冷冰冰的一句话,听不出半分关心的意思,倒颇有几分审问的意味。
  白明月哭了一天,眼睛红肿的厉害,鼻尖都是红红的,扁着嘴巴,情绪十分低落。
  蔫蔫的样子,怎么都提不起劲,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想让人忽视也难。
  他捏着她的下巴,微微用了几分力度,让她靠近自己,仔细的盯着她看。
  两个人靠得有些近,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白明月僵直了背,听到他冰冷的发问,心下一阵悲苦,却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忍不住抬手想要推开他捏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眼睛不舒服,自己揉的。”
  她胡乱找了个借口,别扭的搪塞他。
  墨子寒哼了一声,倏地一把抓住她抬起的手,冷冷的看着她胳膊上几道青紫的指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