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8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爷今晚疯了……不知道黎七羽是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黎七羽微微笑了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宣布。”
  “什么事?”
  “全部都过来站好了,我说完去睡了。”黎七羽勾了勾手指。
  走廊分站着的八个保镖,挺直背脊站军姿,包括雷克九人。
  “少奶奶,我劝你是别玩花样了……有我在,你今晚出得了这门,我用鼻子吃面条。”雷克抬手让保镖全部站过来。
  “我接下来说的话,跟薄夜渊有关,都靠近一点,你们都集精神听清除了,我只会说一次。”

  跟少爷有关?雷克皱起眉,不由得好。
  所有保镖包括雷克团团站成一坨聚拢了,像嗷嗷待捕的好宝宝。
  黎七羽藏在背的手突然伸出来,照着他们的傻脸杀蚊虫似的扫了一遍……
  吱~

  一个个彪形壮汉全部招,叠罗汉似的倒地。
  “雷克,你恐怕要用鼻子吃面了。”黎七羽惋惜。
  换了条黑色长裙,顺利进入书房找到无人机,它跟遥控机的原理是一样的,只是设计更精良,是一只老鹰的形状。
  黎七羽把它放在肩,带遥控器。
  半个小时后,她手里拿着一圈的绳索,出现在阁楼窗户。
  绳索两端各打好了死结的绳环,叼在无人机的爪子,遥控它飞出去。
  薄夜渊皱起眉,看着无人机飞到他面前,将绳环套在了别墅屋顶的凸柱……
  他意识到不妙,眼眸猩红起来!

  可他的嘴也被绑起来,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瞪着老鹰飞到另一家别墅,将绳索另一端套结实。
  不用想,他也知道是谁的杰作!该死的女人,她算计他!
  果然,黎七羽打开了阁楼的天窗,探出脑袋笑着飞吻:“hi~”
  薄夜渊的黑眸仿佛冰川皲裂,滚滚的岩浆从裂缝里浇灌而出。

  黎七羽,你敢走!!!
  他的心碎成了千万片……
  黎七羽手里戴着一副手铐,事先在双腕用纱布缠绕了多层,以减少摩擦冲击。
  连接两幢别墅的绳子这边高,那边微低,是为了利用地心引力滑行。
  “薄夜渊,你知道蠢货是什么样子吗……你这样的。”黎七羽一拨长发,手铐链子挂在绳索,一身黑裙融入夜色,黑暗是她的保护色,从薄夜渊面前大摇大摆地滑走。
  薄夜渊全身被绑的死死的,动弹不了,也发不出声。
  他肌肉奋起,用了全身的力量也未能挣开绳索……
  一百多个保镖守着别墅,竟没有一个保镖发现黎七羽的动静?全都是废物!
  黎七羽轻盈落地,到了对面别墅天台。
  没有保镖会想到她会从空逃跑,所以没有防备。加太过自信,一百多号人还会看不住个女人?全都松懈大意,到了半夜都昏昏欲睡,才让她逃脱异常顺利。
  打开天台门,她按亮了手表的小灯,抹黑下楼离开……
  吱嘎,轻轻推开花园铁门——
  薄夜渊气得胸口一阵阵闷痛,看着黎七羽潇洒的小身影没入黑夜,看不清了。她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薄夜渊,走得决绝。

  他眼神一阵阵的恍惚,他抵抗着整个薄家的压力,也不肯放手她,放弃了整个财阀帝国,把时间挤出来给她——
  这两天他回到滨城,连轴转地处理家事公事,连停下来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
  他也没合眼睡觉,陪着她挨饿空腹,可只要看到她,他被鞭打奴隶都甘之如饴!
  黎七羽,你是这样回报我的?

  浪漫的宫廷灯洒着晕黄光芒。
  黎七羽刚走出别墅区不远,刺眼的大灯射过来,她下意识抬手遮住眼睛。
  一辆骚包的布加迪停到她面前。
  男人坏坏的脸勾起殷红的唇:“去哪?这个时间了,打不到车我载你一程。”
  黎七羽挑眉,没想到会看到薄野薰——
  “我跟你才是战友,这不是听说你刚逃出虎穴,我立即从床爬起来接你了?睡衣都没换!”薄野薰打下敞篷,捣了捣一头乱发,“小七七,真是每天你都要演大戏给我看!”

  “……”
  “榴莲那么臭你是怎么想到给我哥挂的?我真好,我哥怎么会任由你折磨。”薄野薰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朵边了,薄夜渊从来没有这么逊过,小七七是他的克星。这些天他跟看电视连续剧似的,每天都精彩不容错过。
  黎七羽蹩眉:“你监视我?”
  “我哥的保镖有我内线,”薄野薰打响指,“从你们到盛市,我都了如指掌。我一直在你生活附近,你不会没察觉到吧?我薄野薰的存在感这么弱?”
  黎七羽戒备问:“偷偷摸摸想干什么?”

  薄野薰勾起一抹诡谲的笑,“我本来想把你让给我哥的,但是现在又改变了注意。想知道为什么?”
  “不想。”
  “想对了!我正好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哥小时候……”他妖冶笑着朝她逼近一大步。
  黎七羽手速快了,还没听到那个秘密,手表里的麻丨醉丨针已经射了出去。
  薄野薰只感觉脖子刺了一下,呲地按住颈子:“喂,这见面礼也太狠了……?”
  下一秒,轰然倒地。
  黎七羽冷冷看着他,说话说话,谁让他还朝她靠过来!
  正好走累了,有台顺风车送过来真好……
  黎七羽在他身找到车钥匙,又搜走了他的钱包、瑞士手表、宝石戒指等值钱物。
  “你夜闯男人家里,不妥吧!!”侦探社社长裹着毛毯,看黎七羽女匪进城似的霸占了他的房间。
  黎七羽挑唇,整张床的被子被她用力掀飞——

  “换干净,所有脏衣服都清走。”酒店是不能住的,薄夜渊明天一定会扫荡整个盛市。
  “你是不是被谁追杀了?”社长一脸狐疑。
  “要是薄夜渊的人找我,别出卖我。”黎七羽警告道。
  薄夜渊?社长双腿软了,抱着她的腿哀求:“走走走,你赶紧的走……别连累我……”
  黎七羽拿起一把水果刀刷地飞过去,直直地插在门靶心:“太久没练,我好像手生了。”
  社长:“……”
  对街的妇科医生被十万火急请过来,给她做全身检查。

  得知宝宝一切安好,她吃过孕妇感冒药,放心多了。
  翌日,黎七羽一觉好眠,总感觉一双眼在阴暗处窥探她。
  她猛地张开眼,对薄夜渊那张眉目分明的俊脸——
  她的心脏瞬间停跳!
  那脸挽起邪肆斐然的红唇,笑得贼兮兮的:“醒了?”

  黎七羽晃过神,薄野薰!
  “你住到男人家里来这件事,我和我哥都不同意。”他皱起眉,捻起她一簇头发揉着,“要不我给你换个新住处?”
  黎七羽打开他的手,猛地坐起来问:“你怎么找到我?”
  “我那戒指是个对讲器,”薄野薰笑着眯起眼,“打开手机app,能定位了。”

  “……”
  “我没告诉我哥,一个人偷偷跟来的,我很道吧?”
  黎七羽冷眸,只想把他打包扔去非洲,发现她的手表被摘掉了——
  薄野薰拎着表晃了晃:“本少爷怎么会在一个萝卜坑里摔两次?”
  黎七羽慢慢蹩起眉,在这时门被推开,社长说道:“薄、薄少爷……你炖的那个汤,要不要关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