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8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送来午餐时,见早餐少奶奶一口没动,少爷你吩咐过务必让她吃东西。我叫她起床,她说我不过是下人是一条走狗,没资格碰她,还把食物全都打翻了。”
  因为黎七羽平时性格骄纵,又对下人很不客气。
  佣人模拟黎七羽的口吻,显得很真实——

  “我劝少奶奶吃东西,她连着掌掴了我十几巴掌!”佣人抬起她满是巴掌的脸,鼻子下还有凝固的血迹。
  黎七羽冷笑起来,没想到这佣人倒先玩起了苦肉计,把脸给打肿了。
  “雪莉和谜儿都可以为我作证……”佣人搬出同伙。
  薄夜渊眼眸阴霾,看不清暴风下的心思,一只手眷爱地抚摸着黎七羽的发丝。
  “少爷你看我这头皮,被少奶奶拽下一大缕,小腿也被她捅伤了……”佣人扯起裙裾,小腿绑着厚厚的绷带,献血殷透出来,“晚少奶奶威胁我帮她逃出去,她告诉我盛家的地址,让我偷偷去找盛十年先生过来营救她,我不肯,她施虐我,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帮她,她只要一句话,可以让少爷你把我处置了。”
  黎七羽笑的殷丽,为佣人的声泪俱下差点鼓掌。
  那腿伤她只是用叉子捅了下,根本伤不到那么重……

  知道薄夜渊善妒,佣人还心机满满地提到盛十年刺.激他。
  “说完了没有,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讲了?”她挽起魔女般复仇的黑暗笑意。
  佣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跪在地求饶:“少爷,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所有下人都能为我作证。她是少奶奶,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跟她作对,对我也没有好处啊……少奶奶的个性你也知道,呲牙必报……”
  门口跪着几个佣人和保镖,都声称可以作证。
  薄夜渊抿着菲薄的唇,在听到“盛十年”几个字时,他的确动怒了。
  眉头紧紧地皱起,冷厉道:“把她拖下去,跺成肉块喂狼。”
  佣人以为听错了,整个人犹如冰雕僵着。

  黎七羽颇意外,抬起头看着薄夜渊……他连问都不问她,相信她了?
  两个保镖走来架起佣人,黎七羽慢声道:“等等!”
  “少奶奶,你放过我吧,我不该跟你作对,你是大好人!”佣人腿软跪在地,磕头求黎七羽饶恕。
  她扯起一片诡异的笑:“蠢货,谁说我要放过你了?我只会让你死的更惨!”
  佣人:“……”
  黎七羽扬起小脸,低声问:“你不问问事实的真相?”

  “那不重要。”
  “不重要?”黎七羽费解,“连真相都不重要,什么才重要?”
  “谁让你不高兴,我让她全家过清明。这是我说的?”薄夜渊托起她的小身子,“你讨厌的人该死。无理由!”
  原来,薄夜渊并不是因为相信她才站在她这一边。
  果然,他厉声道:“你真找盛十年了?”
  “……”
  “黎七羽,你明知道我讨厌你跟别的男人接触,你还要惹我生气!”
  这时,雷克捧来手机,薄老太打来的电话。
  她声色俱厉地埋怨薄夜渊不该私自又跑去盛市,并要求他不准责罚佣人……
  佣人先告状到老夫人那去了……真狡猾啊。
  佣人见自己的靠山来了,瞬间有了底气:“少爷,我这么多年衷心为薄家效力……少奶奶诬陷我,可怜我一个佣人连喊冤的权利都没有……”
  “少爷,不如把这佣人押回滨城,重审再判不迟?”雷克轻声提议折的方法,“毕竟她是威斯蒂家的远亲,老夫人一直追着要人,总要给她个说法?”

  黎七羽很意外,原来在薄家任职的连佣人都有来历,各个身世不简单?
  不过也想得通,薄家的大门岂是想进能的。
  薄夜渊生杀予夺的狠戾:“我连处置佣人都需要过问谁?带下去!”
  “我很赞同雷克的说法,应该先收集证据,”黎七羽扯唇笑了起来:“我不喜欢被人冤枉的滋味,我能证明……佣人撒谎。”凭什么恶人的角色总是她做了?这个锅扛了二十多年,她不背!

  佣人前一刻还在侥幸,这会儿紧张地盯着黎七羽——
  “我没打过她耳光,她脸的巴掌印肯定留下指纹了,让医生验验是谁的,一同论处。”
  佣人满面的泪水凝住,脸色是世界末日的来临。
  “还有,她脚的伤口我承认是用餐叉扎过,可伤口不至于这么大,让医生顺便检验,她这伤口如果我没猜错,是最近半小时才有的,也是薄夜渊你到了以后,她心虚了作案的。”黎七羽撇唇冷笑,“验完了,别急着丢去喂狼啊,她让挨饿受冻,嘴巴缝起来,丢到荒山野岭去喂野兽。”
  佣人瘫软在地,嘴巴哆嗦着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门口作证的几个佣人也都吓得发抖,其一个当场晕厥。
  “薄夜渊,你走吧。什么时候查出结果了,你清理好门户再来见我。”黎七羽闭眼,她差点被踩到流产,他好像还觉得她在说谎一样。
  薄夜渊眼神变得阴鸷,轻轻放下怀的女人,走下床。
  他不是不相信她,只是觉得匪夷所思——他狠戾的行事作风整个薄家的佣人都明白,有谁敢越权动他的女人?

  即便是以前黎七羽在薄家不受宠的时候,也只有薄老太有权家法她。
  佣人除了嘴冷嘲热讽几句,从不敢做什么。
  何况她现在是他疼在心尖的女人!
  “少爷,我只是害怕你会相信少奶奶,所以才把自己弄伤了,想博取一点同情……是我错了——”
  黎七羽懒懒地靠在枕头笑了,死到临头了,这佣人还在狡辩。
  薄夜渊抬起一脚踹去,佣人的脸顿时陷着鞋印。
  两个保镖架着佣人,以便少爷踹的时候更方便……

  十几脚下去,佣人满口是血,血肉模糊。
  照黎七羽的要求,他让人把这佣人的嘴缝起来,扔到荒山野岭去喂兽。其他下人也全都被拖下去,该杖刑的杖刑。
  雷克单腿跪地,用毛巾擦着主人沾血的皮鞋……
  被****沾过的鞋已经脏了,薄夜渊脱下来摔远:“清理干净地板,立马准备营养的食物来!”
  一只大掌掀开黎七羽的睡裙,抚她的肚子。
  黎七羽一脚狠狠踹在薄夜渊的脸——
  “我只是看看你的伤,”薄大少的鼻梁一阵疼痛,捂住高挺的鼻子,“你平时挺能耐,对付我很有一套,怎么到佣人面前怂了?黎七羽你竟敢连个佣人都对付不了,该死!她还伤过你哪里?不知所谓的狗东西,fuc.k!雷克!把她重打一百鞭,全身皮开肉绽浸了盐水再扔到山里。”
  一想到她受了哪怕一点点伤,他的心碎成了冰渣。
  黎七羽拿开他的手,一脸冷淡:“不要找医生验验她看证据么?”
  “验什么验?黎七羽你身哪里受伤才该让医生好好给你验!”薄夜渊顿了一下,立即吼道,“叫医生!”

  黎七羽心脏一沉:“不用你假好心,我被人欺辱你不是最开心?”
  薄夜渊眼睛发红,握住她的拳头在掌心里轻柔:“你受伤我你疼一万倍!”
  又开始放屁了……
  “薄老太不是把你和叶小姐的结婚提日程了?”
  “是那个佣人告诉你的?”薄夜渊眼眸紧缩,看来惩罚还太轻了!

  将她抱起来,亲吻她的额头:“薄家少奶奶的位置谁来做,只有我说了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