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8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在倒下的时候,还好出于对宝宝的保护意识……
  她第一时间是护着腹部,仿佛自己被摔得多重都没关系,只要宝宝平安。
  所以在滑到时,她的脑袋撞了一下茶几角,疼得天旋地转。
  佣人弯下腰看着她:“可惜,跟以前的你,我更讨厌现在的你!”
  以前的黎七羽唯唯诺诺,看起来很没有存在感,但大家都可以肆意欺辱她,以消遣她为乐趣。
  她曾被所有人踩在脚下,凭什么一夜之间只是换了副个性,凭什么变成女王碾压众人?
  佣人说话做事都要看她的脸色,做错了被重罚,这让她们难以平衡。
  黎七羽突然攥住佣人的头,用劲了全身力气。
  “啊……放手!”佣人甩不开,头发挂着黎七羽身体的重量。

  一缕发丝被生生拽下来,头皮都裂开了。
  佣人疼得捂住伤处,献血沾在她指……
  黎七羽诡谲地冷笑,轻轻地吹去手的发丝,犹如嗜血女巫:“得罪我的人,我到死都不放过。”
  佣人心悸地颤了颤,忽然抬起一脚,狠狠地踩在黎七羽的腹部。

  “老夫人没打算让你活着,等少爷跟你离婚了,是你的死期!”
  黎七羽单手捂着腹部,抵挡住佣人下脚的力气。
  另一只手抓到茶几的叉子,狠狠朝那只腿插去——
  “啊!!!”佣人更撕心裂肺地嚎痛起来。

  声音惊动了门外的守卫,门被突然打开了!
  佣人一只手捂着头,拖着受伤的脚哭泣:“少奶奶疯了,追着我一阵厮打。她想打死我再逃跑,你们把她绑起来,别让她再伤人……”
  黎七羽只觉得腹部隐隐作痛,手里攥着带血的叉子。
  既然是薄老太对她下手,她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我要见薄夜渊。”

  “少爷岂是你想见能见的?!现在知道少爷的好了,后悔当初的狂傲目无人了?”佣人眼底划过仇恨。
  保镖把她当做疯牛似的钳住了手脚,缚住她。她想解释,当然没有人会听她的说辞。薄夜渊不在身边,这些下人简直把她当动物对待!
  一阵眩晕席卷了她——
  深沉浓郁的黑夜。

  皇家直升机飞过盛市,在黎家空盘旋着下落。
  佣人房里亮起灯光,得知少爷来了,所有佣人惺忪惊慌地穿衣列队。
  少爷不是回滨城了么,怎么会去而复返!
  佣人长——黎七羽的生活佣人,更是惊吓得磕巴起来,双腿颤得站不起来。

  英俊天神般的男人走过长长走廊,下了飞机后有保镖一路汇报。
  听说黎七羽一整天没吃饭,又听说她跟佣人厮打起来,怕她伤到自己把她给绑了起来。
  薄夜渊脚步一顿,摘下黑皮手套,左右两记巴掌直接扇得保镖的脸当场高高肿起。
  他记得他吩咐过,不管黎七羽愿不愿意,也务必让她吃东西。
  起居室亮着壁灯,黎七羽躺在床,手脚都被束缚了,连口里也绑着布条……
  保镖嗫嚅解释,怕她咬到自己的舌头,才不得已为之。
  薄夜渊一脚踹到保镖腿弯,骨折的声音伴随着跪地声,剧烈的痛让保镖当场煞白脸色晕厥过去。
  薄夜渊眼眸里升起恼怒的恨意,问天借了胆子了,他不在竟敢这样对待黎七羽。
  两个保镖将断腿的保镖拖了出去,佣人长在走廊里看到,吓得更是要昏倒。
  她不能慌了阵脚,所有佣人都会帮她,少爷不一定会信黎七羽单方面的说辞。
  黎七羽脸色憔悴,两天不见她好像瘦了一圈。

  薄夜渊小心托着她的颈,摘了布条,深深的勒印陷在她嘴角……
  她的皮肤柔嫩,布条将她勒出了伤口。
  薄夜渊的手指轻轻擦过她嘴角的伤……眼眸狂戾起来。
  黎七羽蜷缩着,深陷在噩梦,饥饿、寒冷、鞭打的酷刑。
  梦里她回到小七羽,一次次被遗弃。
  黎太太按着她的头将溺进水里,梦琴在她眼前绝望死去,盛十年将匕首插进她心口掏走了心脏……
  神秘人一脚狠狠踹开她,薄老太打她到血肉模糊……薄夜渊也不要她,将她逼绝路……
  疼,好痛——!

  “七羽,是我……”薄夜渊捏住了她的小拳头,轻轻将她揽进怀里,“哪里痛?”
  只是两天不见……他很想她!
  看着怀里娇小颤抖的她,褪去了骄傲只剩柔弱。
  他一阵恍然,不管她个性再强势,都只是个女人!
  薄夜渊的气息笼罩着她,无所不在地渗透进她的身体,让她颤栗的身子好受一些。
  他小心摘掉她手脚的束缚——欺负她的保镖,统统都该活埋了!

  “薄先生,想亲自过来看看我怎么悲惨?”
  薄夜渊慢慢蹩起眉,见她已睁开眼。
  黎七羽嘴角沾着鲜血,扯唇笑了起来:“我以为你贵人事忙,不会再来盛市了……”
  真的是他……
  她醒来看到那张可恶的脸,竟觉得心口发窒,痛得抽搐。
  薄夜渊暗下眸,喉结起伏了一下:“你给我打过电话。”
  她找他,所以他来了。
  她打电话的时候,他在忙,佣人汇报黎七羽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还把手机扔了。
  处理完薄家的事已经很晚了,但他刻不容缓赶了过来,连天亮的时间都等不了。
  “找我有事?”薄夜渊哑声,捏起她小巧的下巴问。
  黎七羽满脸是汗,最后梦见宝宝死了……
  她被佣人推倒还踩了肚子,下意识伸手搭在腹部。
  “听说我们要离婚了,我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她眼神望着他却只有空洞,“是来送我离婚协议书的?”
  “你听谁说的?”薄夜渊心脏抽紧,摆正她的下巴,她的眼神怎么能不看他?!

  “佣人啊,”黎七羽诡异地笑了起来,“虐待我、辱骂我,不给我饭吃,敢对我动手还贱踩我的肚子……这不都是你吩咐她们做的么?”
  薄夜渊的眼眸一点点暗沉起来,立即按下呼叫铃。
  “黎七羽,我没有吩咐过佣人虐待你,谁敢动你我不会饶恕她!”
  “呵,”黎七羽淡笑,“不要演戏了,没有你吩咐,她们怎么敢有胆子。”

  薄夜渊抱起她来,该死,她本来瘦,现在好像更轻了。
  几天过去,她还穿着那条皱巴巴的睡裙,像个被弄脏的洋娃娃。
  薄夜渊将她置放在宽大的怀抱里,双臂拢着,竟都抱不满她!
  佣人敢不给她饭吃?虐待她、辱骂她?还对她动手?!
  “黎七羽,被欺负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手机你还丢了,我让佣人转交电话给你,你也不接。”薄夜渊亲吻她的额头,大掌抚摸她的腹部,“哪个佣人踩你肚子?踩到哪了?这里?”
  黎七羽心脏一跳,抗拒地推开他的手……
  不允许他去抚摸他们的宝宝,他不配有资格。

  “我打过电话给你是你没接,手机佣人抢走扔了,你后来转交电话给我?我怎么不知道。”
  “冤枉啊少奶奶,我怎么敢拿走少爷送你的手机,是你辱骂少爷还扔了手机。”佣人被保镖架进来,先发制人地告状。
  黎七羽的眼神变得可怕,倏然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