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5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表姐,表姐夫,这样的人很多,我也不想特意针对他们,只能说冥冥之中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
  遇到了,算是报复了,他们服软了。但结果肯定不是他们希望的,可在我这里,这事过去了,我的时间很少,不会跟他们一直纠缠。
  转眼初八,一整日过去,晚上白子惠开车载着我。回家,赴家宴。
  东西带了一些,都是很不错的东西,心里清楚,不管带什么,白子惠的娘都不会改变对我的看法。

  这年头,小鬼难缠。
  大舅妈三舅妈天天在白子惠妈妈耳边说,不管我多么出色都会变平庸,多么心善都会便邪恶。
  我已经有预感,今晚不会平静。
  可惜,我的准备还是不足,进了白子惠的家,晚饭已经备好,但除了白子惠父母,还有一个人,他坐在餐桌上,对着我和白子惠微微一笑。
  “两位,好久不见。”

  这么讨厌的表情,我永远不会忘记。
  王承泽,你来干什么?
  来跟我抢老婆?
  白子惠从我手中接过来东西,随手扔在了地上。
  那些东西花了大概七八千,随手一甩也不心疼。

  甩完之后,白子惠过来牵起了我的手,微微一笑,说:“妈,今天晚上有客人,怎么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有个准备,既然这样,我和董宁就先走了,就不妨碍你们了。改日我们再聚吧。”
  白子惠的妈妈笑了笑,说:“子惠,走什么走,承泽也不是外人,他跟你们都认识。”
  王承泽适时的笑了笑,恰到好处。
  白子惠的爸爸也说了话,说:“一起吃吧,要不又该剩下了。”
  握着白子惠的手,她的变化我很清楚,手颤了一下,可能是白子惠爸爸的那句话让她触动,白子惠很忙,忙的几乎没有个人的时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吧,可能很多次,白子惠的爸爸妈妈做了很多菜,白子惠没有时间回来,菜就剩下了,倒下了。
  白子惠说:“好吧。”

  我和白子惠入席,白子惠指了指我说:“不用我介绍了吧,这位是董宁,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三个字咬字很重。
  王承泽脸上依旧带着笑,不改。
  白子惠妈妈却浮现起一丝愁容。
  白子惠的爸爸对我微微一笑,点头致意。
  三个人。三种态度,代表三种立场。
  王承泽,心机深沉,虽然接触只是那次谈合作的时候,但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从他最初的张狂,到最后赔礼道歉,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是个极不好对付的人,他来,他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目的的。

  究竟是何种目的,我不清楚,猜到一些,应该是为白子惠而来,要不然不会出现在白子惠的家,但只能猜到这里了,具体的还要慢慢知道。
  他一直带着笑,这是掩饰的手段,更让我对他的真实目的好奇。
  白子惠的妈妈,很愁很惆怅,因为白子惠不顺他的心,她不同意白子惠跟我来往,怕白子惠吃亏,这是母亲的好意,白子惠却不领情,虽然这里面有大舅妈三舅妈推波助澜,但是主要的还是白子惠妈妈自己,因为,我这样的人。在白子惠妈妈的眼里,根本配不上白子惠,可是,白子惠又是那么有主见的人,刚刚白子惠进来,把东西扔在地上。牵起我的手,都是抗拒的行为,白子惠妈妈知道,所以,她知道自己的安排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至于白子惠的爸爸,他有点置身事外的意思,他笑意盈盈,看着白子惠,看着我,感觉一个很好的人,很慈爱的长者,他的心思很简单。大概只要看看白子惠就够了,吃顿饭就满足了,至于,我能不能跟白子惠成,他不在意,他只在意自己女儿是否幸福,而不是门当户对。
  我发觉自己对人的直觉越来越准确。
  尤其是有很多人的场合,分析他们,剖析他们之间的关系,找到矛盾点,或者内心的阴暗,让我有一种快感。满足感。
  这样是不是变态?
  变态就变态吧。
  没办法,我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掌控的感觉。
  白子惠的妈妈举起了杯,说:“那咱们就吃饭吧。”
  大家举杯,吃饭。

  气氛很诡异,因为白子惠的妈妈刻意对待。
  白子惠的妈妈跟关珊的妈妈不同,两个人是两种路数,关珊的妈妈看我不顺眼,她有什么说什么,大多的话都很恶毒,听起来不好听,白子惠的妈妈则是无视我,明明是她叫我来吃饭的,可是没跟我说一句话,完全当我是透明人,反而跟王承泽说的很开心,王承泽也是个会说话的,要严肃的时候严肃。可也能很风趣幽默。
  这种态度,比骂我还让我难受,不是你差,而是根本不把你放在心上。
  反观,白子惠的爸爸倒是频频举杯示意,与我对饮。惹得白子惠妈妈白眼不断的飘过去。
  两人因为我起了矛盾,有了暗斗,让我有抱歉的感觉。
  白子惠有点看不下去了,之前她就说过,有什么不好听的话她来说。
  “王副总,你怎么来了?”
  白子惠不针对母亲,而是问王承泽。
  王承泽笑笑,说:“我受我爷爷之托,来看看陆老爷子。”
  白子惠说:“那你没什么事情的话,是不是就走了。”
  王承泽说:“还要跟白总谈一些事情。”

  白子惠说:“王副总,有什么就坦白说吧,咱们谈公事。我欢迎,我在公司等你,我们谈到晚上十二点,我都没事,但我不希望你出现在我家,介入我的生活,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但不是现在,我有被冒犯的感觉,不知道我说的清不清楚,你有没有听明白。”
  白子惠的妈妈说:“子惠,你这话说的有些过了。承泽是客人,再说,咱们两家有渊源的。”
  白子惠笑笑,说:“妈,你什么意思我明白,不过。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你知道我这个人宁折不弯,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董宁是我的男朋友,但你今天却无视他,这么显眼的事情我还是看的出的,在这件事情,我不会让,你越坚决,只会把我逼更远。”
  白子惠的妈妈叹起了气,无能为力的感觉。

  我并不恨白子惠的妈妈,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爱白子惠。
  王承泽笑了笑,说:“我来说两句吧。”
  白子惠说:“王副总,你请。”
  白子惠一直称王承泽为王副总,就是刻意保持距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