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4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这次法国之行,虽然与小芸也有约定,但我和她很熟悉了,我知道这个女人有一定幻想。如果她投入感情了,很真诚,谁如果找这样的女人做老婆,那真是享福去吧!
  我和小芸把那剩下那半瓶红酒喝完了,小芸高兴地对我说,“林老师,你这次来,我又对一些问题有了新看法,当然我不是那种甘于堕落的人,你放心好了!”
  我真是谢天谢地,要是小芸真要从这二十多层楼上纵身一跃,她倒是轻松了,我这生意还不得让她跃没了。

  我到楼下后,吕胖子和高卓还在那和救护车人员说话呢。他俩见我出来了,连忙过来问我小芸怎么了。
  我告诉他俩没啥事了,这人已经让我说服,不用担心了。
  等救护车开走后,吕胖子问我,“大仓,你小子是不是在上面与人干了一炮?把你憋坏了吧!”
  “去你***!竟瞎几巴说!我上去就是喝了点红酒,聊聊人生话题,这女人已经想开了!”我对他两人说了一下小芸的事。
  高卓一旁不乐意了,“大仓,你竟和美女喝,我们的酒还没喝完呢!”
  “走!再接着喝去!”我笑着拉他两个又去了那家小酒店,又重新要酒菜。

  啤酒与红酒一掺合,我头立即晕了,感觉身体不像自己一样,飘起来了。
  我们三个人喝到半夜十二点,都各自回家了。
  我也东倒西歪的回到店里,当我打开单元门刚进去,就感觉脑袋“嗡”的一下,以后的事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来一看这不是在医院吗,只见吕胖子忙前忙后。

  “胖子,我咋了?”我想坐起来,但浑身没劲!
  “你还咋地了,你差点让人给打死!”吕胖子扔给我一个桔子。
  我纳闷,我得罪谁了?这要是用刀,我可能早就去就西天取经了。
  吕胖子问我是不是外面有仇人了?我说自己从小到大就没与人结过怨,怎么会有仇人?
  ***!我被人无缘无故把脑袋瓜子砸了大包,在医院住了几天院,越想越窝火。
  安萍也到医院看我,她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自己都不知道,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就白白挨了一闷棍。
  最可气的是臧琳挺着大肚子过来对我说,这段时间我没有按照协议进行,扣除我出国和住院协议的费用,并追加我的费用。
  ***!这还叫人吗,我帮她这样大忙,没想到她居然还这样说我,真没人性!
  这段时间客户打电话也打疯了,我给他们留言说自己生病了,过几天再约。
  从医院出来后,难得在家赋闲,喝着小茶,听着音乐,脑子始终忘不掉那天晚上是怎么被打的,必竟是酒喝多了碰到什么了,还是真如吕胖子所说被人来了一闷棍,真的断片了。
  我正好利用这段休息养病时间,把公司的业务拓展了一下。
  ***,两头挣钱不能误事,钱还没挣够呢,别说房子、车子,现在挣那点钱,在省城连个卫生间都买不起。
  我感觉身体没什么事了,就给特斯特公司的老客户打了电话,约好了今天中午去一家江西菜馆吃饭。
  这些客户都是安萍给我介绍的,如果不进一步增加感情,也容易流失,现在这社会,人们可不认什么感情,认的只是毛爷爷。
  姓顾的,名叫顾三,但我叫他三哥。在生意场上,你得比人家低三头,生意才好做,这帮人都是一群喂不熟的狼。
  我与三哥以及他带来的那个女友喝了两瓶红酒,我看出那个女人红唇、描眉,估计是顾三新交的女友。
  吃完饭,顾三说要去汗蒸,没办法我又得陪这两个人去蒸。一进汗蒸房,这小子居然呼呼大睡,我见那带来那个女人,不时用眼瞟我,看着这个女人雪白的大腿,我没理她。***,还不知道哪个夜店出来的,能不惹还是不惹。
  我脑袋被打后,也不敢蒸时间长了,就早早出来喝茶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也跟了出来。
  “林老板,你不是个聪明人啊!”没想到这个女人出来就说这话。
  我一愣,问她,“哈哈,大美女,可以见得?”我心想,别***撩扯我,就她那样,脱光了转五圈,老子的枪都不抬头。
  “你可要小心刘猴子……”女人喝了口茶对我说。
  刘猴子?这个女人怎么认识刘猴子?难道这刘猴子又来撬我的客户。
  “当然认识!我们是一个部门同事。”我笑着给这个女倒水。
  女人把雪白的大腿往另外一个椅子一放,“还同事!你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我被这个女人的话问懵了,吃饭前顾三介绍说这女人叫胡丽,其他情况,顾三什么都没说。
  “哈哈,顶多三哥不从我这拿货了!”我不在乎的说道。
  女人把腿从椅子上拿下来,那雪白大腿像一道光电一闪,格外刺眼。她冲我笑笑,“林老板,看来你是个不设防的人,我劝你小心为是,你记得曹青吧?”
  卧槽!这女人到底干啥的?怎么连曹青都认识?我一下警觉起来。我当然记得曹青,但曹青已经不在特斯特公司干了。
  顾三的女友一会儿提到刘猴子,一会儿又说曹青,她啥意思?难道这里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正当我与胡丽聊的开心时,顾三从蒸房里出来,我连忙笑着对顾三说,“三哥!新进的金俊眉,快来喝点!”
  本来我想从胡丽嘴里套出点东西来,我想知道这个曹青与刘猴子到底有什么必然联系?之前曹青和我说过,她已经离开公司了,为什么还和刘猴子扯在一起,而且胡丽还让我注意安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汗蒸完后,我又陪顾三吃了烧烤,去了歌厅,***,反正一条龙伺候的他很高兴,可把累屁了。
  但我心里始终在想刚才胡丽提醒我的那两句话。但守着顾三,我又不好意思再问胡丽,生怕顾三有想法。
  我突然想到,前段时间我在楼洞里挨的那一闷棍会不会与刘猴子有联系呢?
  半夜两点我才回到家,臧琳早已睡了,我到自己房间,没有打开电脑,聊天心情早没了,一直在思考胡丽提醒我的那两句话,看来有人想报复我,但我也没得罪谁,***!老子还没活够,居然有人要来取自己性命。
  第二天,我就给吕大安和高卓打电话,让他们抓紧来我这里商讨重要事情。我知道这种事只有哥们才能帮忙,否则自己白白吃哑巴亏。
  吕胖子问我出什么事了,我让过来再说。吕胖子第一个赶到,一进门就问,有什么重要事还得非得过来。
  我看了看胖子,语重心长的说,“胖子,我现在可是你连襟了,是你妹夫,现在有人要找我麻烦,你看帮不帮忙!”
  “卧槽!你别说的这样可怜,不是连襟也是哥们啊!***!谁找你麻烦,老子收拾他!”吕胖子拍着胸脯说。
  日期:2017-01-04 1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