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3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到了症结所在,越想越心里没底。张天凯迅速收回目光,拿起电话,拨了几个数字。
  很快,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省长,您……”
  张天凯打断对方:“让来他吧。”
  “谁?”对方声音传来。
  “还能有谁?楚天齐。”张天凯没好气的说。然后“啪”的一声,把听筒压到了话机上。
  再次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离着和张秘书结束通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手机没有响起,也没有任何人找到自己。虽然这次等待相较上次要长,但楚天齐却没有那次焦急,要坦然的多,他觉得这已经是背水一战,没有了退路,也就无所畏惧了。
  楚天齐知道,等待自己的无非就是三种情形,一是张天凯经过考虑,同意见自己;二是张天凯不见自己,但也不让秘书告之,就这样晾着,让自己知难而退;三是张天凯向有关部门反映,说自己威胁省领导,有关部门会很快找来,甚至对自己采取必要的措施。
  对于自己来说,第三种情形是最糟糕的。但张天凯同样承担着风险,既要承担自己可能报复的风险,还有因听不到自己的讲述,而不能及时处置隐患的风险。楚天齐觉得,张天凯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的选择,很可能会采取相对温和的拒见方式,即第二种情形。而自己最需要的,也是唯一需要的,却是第一种情形。
  当然,还可能存在第四种情形,即张秘书不向张天凯汇报,私自“黑下”自己的那些话。这虽然是一种可能,但可能性微乎其微,就冲自己讲说的内容,张秘书没有不汇报的道理。
  就在楚天齐正做着假设的时候,手机适时响起来,来电显示正是张秘书的号码。楚天齐心道“有门”,及时接通了电话:“张秘书,您好,请问……”
  “你现在在哪?”对方打断了楚天齐的话。
  “我在七层的步行楼梯里。”在做出答复的时候,楚天齐心头涌起了欣喜。

  “你到七楼二号电梯门口,我去找你。”对方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耶。”握住右拳,楚天齐使劲摇了摇。然后快步走了几个台阶,推开消防门,到了七层平台处,并迅速向二号电梯走去。
  内保人员适时走了过来:“你怎么还没走?”
  “我为什么要走?”楚天齐反问道,语气中颇有挑衅意味。他也知道对方是职责所在,可对方一直把自己当作可疑分子,期间还多次从门缝窥探自己,让楚天齐很不舒服,遂回敬了一句。

  内保人员“哦”了一声,再次向楚天齐缓缓走近,他已经把这个大个子当作了不安定因素。
  “你是楚天齐同志吧?”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楚天齐和内保人员都看向发声处,只见东侧楼道走来一名年轻男子。该男子有三十多岁,戴着一副金属边眼镜,身穿白色半袖上衣、藏青色西服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系带皮鞋,显得文质彬彬。
  “我是。”楚天齐站在原地,答应了一声。

  和楚天齐的不卑不亢甚至略有傲慢不同,内保快步迎了过去,客气的称呼道:“张处长。”
  年轻男子随意“嗯”了一声,显得傲气十足,继续向前走去。
  内保可能是适应了这种冷淡,并没有什么尴尬,而是目光崇敬的随着对方身体移动。
  来在楚天齐面前,年轻男子道:“楚天齐同志,张省长请你过去。”
  “我知道了,请张秘书头前带路。”楚天齐的谱摆的不小,完全是居高临下的语气。
  “跟我来。”说完,年轻男子向来路走去。
  楚天齐则昂首挺胸的跟上前去,在经过内保时,嘴角还出现了一抹笑容。

  内保人员马上满面笑容,尴尬的冲着对方点头致意。
  来在“七0六”房间门口,年轻男子停下脚步,在屋门上轻轻敲了敲。
  楚天齐发现,这个屋门上除了“七0六”字样,再没有“省政府”或是“副省长”字样的牌子或标识。
  “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
  年轻男子看了眼身侧的楚天齐,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楚天齐会意,跟在了对方身后走进屋子。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官威十足的男人,正是副省长张天凯,此时的张天凯,正低头盯着桌上的一份文档。
  到了办公桌近前,年轻男子轻声道:“省长,楚天齐来了。”
  鼻子“嗯”了一声,张天凯继续低着头。
  瞟了楚天齐一眼,年轻男子向门口走去。

  “张省长,我们又见面了,您还好吧?”楚天齐并不见外,直接开口说了话。
  听到这个声音,年轻男子回头看了看,走出屋子,关上了屋门。
  张天凯本来想晾晾这个小子,不曾想对方先开了口,便微微皱眉,抬起头打量对方。然后缓缓的说:“你有预约吗?”
  楚天齐微微一笑:“张省长,如果走预约程序的话,我还能见到您吗?”
  “你平时就是这么跟上级说话?也太没大没小了吧?”张天凯语气很是不悦。
  “不敢,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张省长见谅。”说到这里,楚天齐又补充道,“我想张省长大人大量,肯定不会怪罪的。”
  张天凯冷哼道:“你说有事见我,那就快说吧。”
  “是。”楚天齐答应一声,又说,“张省长,我能坐下说吗?”
  “可以。”张天凯微微皱了皱眉。

  “谢谢张省长!”说着,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这家伙倒不见外啊,对面椅子还是第一次坐上一个小副处。张天凯暗自腹诽着,盯着对面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
  楚天齐缓缓的说:“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长话短说,我时间有限。”张天凯打断对方。
  “是,在表述清楚事实情况下,我尽量说的简洁。”表态过后,楚天齐打开了话匣子,“去年,成康市城建项目共新招商了三家企业,分别是*昊方地产、河西大亚地产、河西鲲鹏投资。在投资商进场不久,也就是九月底的时候,昊方地产项目经理、大亚地产项目经理连着两日相继被打。十月上旬,鹏程公司项目部也遭蒙面人袭击,技术科长更是多日昏迷。”
  “你吵着嚷着要见我,就是为了说这件事?这也太无聊了吧?”张天凯再次打断,“我有好多工作要忙,没时间听你讲故事。”
  “这不是故事,这是真实发生的事,这事与我的汇报有关,还请张省长见谅。”解释之后,楚天齐接着说,“再说下一件事,去年十二月初,省建设厅董副厅长到成康市检查工作。在董副厅长刚刚到了成康市的时候,就有市民在昊方地产项目部聚集,要找省厅领导告状。所好因为时间差问题,在董副厅长到昊方项目部之前,聚集的民众已经散去,并未影响领导检查。”
  张天凯语气很冷:“投资商被打、市民聚集告状,相关城建领导都是干什么吃的?纯粹都是庸官,都是不作为。”

  楚天齐没有顾忌对方讥讽,而是继续自己的话题:“今年五月一日,我弟弟举行婚礼。在婚礼期间,有人以上礼为名,送去一万元礼金,还谎称和我打过招呼。事后我弟弟和我讲了此事,我马上拿着这笔钱,赶到省里,把这笔钱交给了纪检部门。没过几天,就有相关部门到单位和我家调查,最后更是把我调查个底掉。还好我及时上交了款项,还好我严格自律,否则我就完了。”
  日期:2017-12-0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