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25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嗬嗬,还好啦。”白文凯现在拎着的那包书,刚买不久,全都是关于人体解剖学的。不过这不能与外人过多交谈。
  白文凯刚想转身离开,忽然又停了下来。他瞥了一眼杂志架上的报纸,其中有一份报纸上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一个人的身影,那是白文凯极为熟悉的身影。
  老师?怎么上报纸了?
  白文凯在少年时一直叫宋兴明为宋叔,自从考上警校后,改了,开始称呼宋兴明为老师,因为这更显尊重。
  报纸上的标题是:向刚儿子被抓,按倒在地却依旧叫嚣。

  怎么还跟向刚有关?
  向刚的名号在整个省城都是响当当的,所以,白文凯或多或少都听说过。
  “我要那份报纸,”白文凯用手指了指那份报纸,向中年大叔说:“多少钱?”
  “这份啊,10块。”
  “嗯。”白文凯把手插进裤兜,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10块钱,递向中年大叔。
  白文凯买了那份报纸后,很快便阅读了起来。
  日期:2017-12-07 11:37:49

  嗬嗬,真是个傻儿子,到处给老爸抹黑。白文凯心里骂道。
  不过,对于向刚本人,白文凯倒并不反感,听说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商人,经常组织各种慈善活动。当然,这只是白文凯对向刚表面的印象,暗地里的向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白文凯不知道。
  白文凯一边走路一边拿着报纸,看到宋兴明被推倒在地的那段时,心里莫名内疚。他想要掏出手机,打个电话给远在省城的宋兴明,但想了片刻后,又将手机插回了裤兜。
  现在的我,是否已经变了?我现在是丨警丨察了,可曾经的梦想实现了吗?老师的期待我达成了吗?老师会不会对现在的我失望?
  想着这些,白文凯觉得脑袋十分发疼。想这些干嘛?想这些令你痛苦的东西干嘛?不要去想这些了!不要…
  白文凯将报纸揉成一团,随地扔掉。然后用手掌揉了揉额头。
  日期:2017-12-07 11:49:45
  正揉着额头的时候,白文凯已经走到了“卓玛”洗车场。
  “我的车洗好了没?”白文凯冲洗车场的伙计问道。
  “嗯,”一名伙计见白文凯回来后,应道:“洗好了。”

  “里里外外都仔细的清洗了一遍吗?”白文凯在确认车子的清洗程度,因为这辆面包车他犯案的时候曾经用过,现在他要确保车子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当然,”伙计说:“要不你可以检查一下。”说罢,伙计引路,来到了车子旁。白文凯认得,那就是自己先前委托给洗车场清洗的黑色面包车。现在,车子的确被清洗得很干净了,外壳还亮着一层反光,里面更是一尘不染。
  不过白文凯心里总觉得还是有些不踏实,便向伙计继续问道:“能不能再洗干净一点?”
  “还不够干净?只是辆面包车而已,没有必要像宝马那样保养。”伙计颇为诧异,难道这位先生有洁癖?
  “这辆车是我朋友借给我用的,”白文凯顿了半晌,后说:“我可以多出点钱,只希望还给他前,能清洗得干干净净。”
  日期:2017-12-07 11:55:08
  “哦,这样啊。”伙计点了点头,随后拿起工具,继续对车子进行喷水、擦洗。伙计的工资是与工作量挂钩的,现在白文凯愿意加钱,他有工作可做,所以虽然有些诧异,但不会拒绝。
  白文凯则拎着那袋书坐在一旁,偶尔看看清洗车子的伙计,偶尔望望天空,偶尔发呆发愣…
  天色逐渐暗沉,似乎快要下雨了。这几天的天气总是这样,晴,总是晴不了多久。
  不过工作还是要干的,不管是洗车场上的伙计,或是说自己。嗬嗬,自己?工作?嗬嗬,由于发生了这起性质恶劣的抛尸案,小打小闹的案子暂都被警局放开了,琶瑭那边的事情,也不需要白文凯去了,白文凯现在的任务,就是走访,在泽北路附近走访…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洗车场的伙计走了过来,指着刚重复清洗完毕的黑色面包车向白文凯礼貌道:“先生,现在可以了吧?”
  “嗯。”白文凯看向车子,应了一声。事实上,黑色面包车虽然被重复清洗了一遍,但看上去,跟第一次清洗时的差别不大。白文凯知道,洗到一定的程度后,再重复清洗一遍,就像女人去理发店理发一样,花了上百块钱,从理发店出来,先后差别还不如男人花10块钱理的差别大。
  白文凯只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只是心理作用…
  “唉!”白文凯叹了口气,见天色已逐渐暗沉,快要下雨。“就这样吧。”白文凯从裤兜里掏出钱包,随后向伙计支付了洗车费用,然后坐上黑色面包车,开动。

  …
  日期:2017-12-07 19:29:55
  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7点半。
  白文凯走进老宅,在仓库处停下了脚步。仓库处他已经清洗过很多遍了,但他知道,在墙壁及地面上只要有一丝曾经渗入的血痕便足以指正自己的罪行,更别说当时流了一地的血,这种痕迹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彻底抹掉的,只要法医到现场进行专业的微测量,终究瞒不过去。
  妥协,向房地产开发商妥协,不再做钉子户,让他们拆了这里,这是白文凯现在唯一能想到的解决方案。对白文凯而言,这并不难做到,因为房子的户主早就已经转到了他的名下。

  想到这里,白文凯心生内疚。宋兴明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看过,在这栋老宅,有着太多的回忆,宋兴明把自己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甚至还把房子的所有权转给了自己。
  事实上,房地产开发商出的筹码并不低于市场价格,很合理。或许是因为白文凯比较怀旧吧,面对拆迁,心底总有些不舍。不过现在不应该感情用事…
  白文凯上楼后,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刚买的那几本书摆放好,随后便匆匆下楼了。刑警的工作时间极不稳定,在没有发生什么大案的时候,还好。如果发生了特别大的案子,有时除了中间休息外,一整天都需要连续工作。白文凯是趁着晚饭时间的空儿,找个理由,暂时请段小假外出洗车的。现在,他必须赶回队里继续工作走访了。
  说到走访,白文凯觉得腿有些酸。近些天来的走访毫无进展,他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各种走访记录,但他知道,这些都是无用功,对破案毫无价值。
  现在的世道,人情冷漠,见到老婆婆摔倒在马路上,已经很少有人敢上前扶起。人们怕碰瓷,怕敲诈,不关自己的事情,全都高高挂起。这也导致了现在的侦查走访工作越来越难进行,因为积极配合的人很少,白文凯在走访过程中就遭到过一些人不情愿的白眼。
  世道冷漠?我在感叹什么啊?难道这不是我现在所希望看到的结果吗?难道我希望那些路人积极配合吗?我当然不希望那些路人积极配合,他们越冷漠对我越有利!哈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