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23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夜,他没有合眼睡觉,他忙碌着各种事情。切开皮肤、玩弄体肠、锯断手腕以及放进锅里加热至熟等等。为了谨慎起见,白文凯还割掉了尸体上的手指,把尸体的脸部划至分不清生前长相。完成这些的时候已到凌晨四点多。
  白文凯闭上眼睛,想要竭力平复那骤然猛烈的心跳,然而,太阳穴仍然在突突跳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脑中破裂而出。兴奋得有些颤抖!这就是他此刻的感觉。
  窗外开始下起小雨,白文凯在此之前就看过天气预报。
  日期:2017-12-06 11:39:38
  现在该是考虑抛尸的时候了。白文凯知道有一个地方非常适合抛尸,把尸体抛在那个地方,警方几乎没有找到的可能。就算能找到,相信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尸体上的痕迹早已被自然抹掉。

  不过,如果把尸体抛在那个地方的话,需要先等一个来月。在这一个来月的时间内隐藏尸体对于白文凯而言,并不算是什么困难事。因为没有人会去在意一名**的死活。就像20世纪活跃于美国的连环杀手里奇韦曾经说过的那句名言:从1973年开始,我专门找**下手,因为我恨她们,而且我也不想花钱买乐。再说,哄骗她们上我的车很容易。我还知道我杀死她们后,没有人会去为她们报案。
  **在中国本就属于见不得光的行业。**们会向家里人隐瞒自己做这个行业的事情。至于她的那些同事,以及那些前去潇洒的嫖客,只是为了利益及发泄欲望而暂时在一起的罢了。他们都是自私自利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发泄欲望,他们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做着交易买卖,他们甚至听到丨警丨察这个词都会很下意识的感到害怕,没有理由因为某位**小姐的失踪而前去报警。
  日期:2017-12-06 11:40:32
  可是,如果把尸体抛在那个地方的话,或许就永远都没有其他人能够看到他的“这个作品”了。他愿意看到自己的“作品“就这样躺在那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沉陷腐烂吗?不,他想让世人看到他的“这个作品”!
  因为,“好”的“作品”不该被埋没。

  …
  日期:2017-12-06 20:01:40
  2011年10月23号早上9点半,茂市泽北路23号烂尾楼楼下。红色的警戒线已经拉开,那意味着这里发生了一起新的刑事案件。
  泽北路位于茂市东北部,原先是个开发区,不过发展得并不好,近年来逐渐被荒置掉,街道旁多是一些烂尾楼和废弃的工厂。

  在今天早上9点初的时候,警局接到一名中年男子的报警电话。报案人声称在泽北路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
  当时还下着雨,听说几天后,还会有台风刮过。不过即使这样,遇到了这种案子,茂市警方得知消息后,还是很快便出警赶到了尸体发现处。
  日期:2017-12-06 20:04:03
  尸体被发现于烂尾楼楼下的手推车上,手推车是废置工厂遗留下来的,生锈并裂了几个口子。尸体躺在手推车上,穿有内衣丨内丨裤,脖部有勒痕,脸部被用刀划至分不清生前长相,一脸血肉模糊,右手手腕缺失,左手手指缺失,左侧腹部被开膛并拖出体肠至左肩。即使不是第一现场,但仍令人惨不忍睹。
  白文凯身为基层刑警,在发生了这样的一起案件后,也赶了过来。他的眼睛有些红肿,头发也略显凌乱—因为昨晚他根本就没有合眼睡过。
  他想看看大家发现尸体时的神情,因为,他觉得这很有趣。另外,他也想听听大家对案件本身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如果那对他不利的话,他会想办法进行误导。
  “在这种天气下遇到这样的案子,真倒霉!”一名老刑警穿着深绿色的雨衣下警车左右看道:“妈的,就算有什么痕迹,大概也被雨水抹掉了。”
  日期:2017-12-06 20:07:13

  的确,雨水会抹掉很多痕迹,比如手推车的车轮印迹。开车过来抛尸时,白文凯知道,面包车开动时对地面形成的压力是很大的。在平坦的水泥路上开过并经历一场大雨或许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泽北路不是平坦的水泥路,泽北路废置多年,路面陈裂有泥,很容易留下面包车的车轮印迹。即使经历了一场大雨,相信也不能完全抹掉。所以,白文凯并没有开面包车经过泽北路,而是把车停在附近,然后找个废弃的手推车将尸体移到泽北路的烂尾楼楼下。手推车不像汽车那样,不会对地面形成太大的压力。况且,手推车是从楼下走廊移到泽北路烂尾楼下的,相对于大道而言,走廊并没有太多的泥土,所以,不会留下清晰的车轮印迹,在经历了这场恰到好处的雨后,想必不会给警方留下任何明显的车迹线索。

  事实上白文凯过来抛尸的时候,为了防止脚下的自然分泌物残留在现场供警方比对,脚上还穿有一双塑料脚套,而踩着的则是一块自制的方形木板。
  身为刑警的白文凯当然知道,警方可以通过对鞋印的足迹长宽和压力情况等方式判断出嫌疑人的年龄、身高和体态等特征,从而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
  其实,足迹鉴定本就存有误差,只能得出个大概。不过白文凯身高1米8,就算得出个大概,对他来说风险也很大。因为这座城市人们的平均身高为1米69左右,1米8的人群并不多,相对而言容易排查,这会增加白文凯犯罪暴露的风险。
  所以白文凯选择通过踩自制方形木板的方式,减少这些风险。
  统计学表明,一个人的身高多少,会影响到他脚的长宽,所以才有了足迹鉴定这门刑侦技术。则通过嫌疑人的脚印模拟出嫌疑人的脚长宽,从而推测出嫌疑人大概性的身高。

  在踩上方形木板后,警方就无法勘验并模拟出嫌疑人的脚长宽,因此也就无法推测出嫌疑人的身高。由于方形木板是自制的,事后就烧掉,所以也不怕警方事后排查来源。
  日期:2017-12-06 20:08:34
  穿着雨衣的警员赶到现场后,认真的蹲下,试图仔细的去搜寻现场可能留下的物证,并不时传来照相机的“咔嚓”声。
  白文凯在穿上雨衣后,也从警车上走了下来。
  “昨晚没睡好?”一名老刑警见到白文凯眼睛有些红肿疲劳后,冲他说道:“琶塘那边的事儿,应该叫外市的刑警去的。你看你,生物钟没调好吧?“

  “没事。”白文凯回复的很简洁。
  由于下着雨,尸体不能一直躺在露天处,所以很快便被移上了警车,打算移去解剖室进行解剖。
  看着那被移上警车的尸体,一名姓罗的年轻刑警提出了一个疑问:“凶手抛尸的时候,为什么选择抛在烂尾楼楼下?而不是楼顶?如果抛到楼顶的话,尸体肯定不会那么早被发现。“
  那名姓罗的年轻刑警白文凯认识,叫罗文,是个挺上进的小伙,经常拿着笔和笔记本记录着各种问题,他看上去有些书呆。

  日期:2017-12-06 20:09:15
  白文凯从罗文的身旁路过,冷淡道:“因为炫耀。”
  白文凯只说了这么四个字,但罗文当然能听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是的,炫耀。凶手喜欢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当然,这里指的注视并不是指凶手本人,而是指他的“作品”。
  如果凶手把他的“作品”放在烂尾楼楼顶的话,那么,被发现时肯定会晚很多。从犯罪风险控制上说,这有利于凶手,但凶手本人内心里可能有着别的想法,确切的说应该是渴望,凶手非常渴望看到别人发现他的“作品”时的反应。想到这里,罗文的后背难免有些发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